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21章 若兰許嫁
    “好了,你的事情说完了,现在该我说了。”若兰调皮的用手弹了一下萧隽的脸。

    “其实吧,我是有婚约在身的人。”若兰语气沉重的说。

    果然,萧隽吃惊的追问:“什么?”

    若兰扑哧笑了一声,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我属于那种指腹为婚的人,在我还在我娘肚子里的时候,我爹就把我许配给了我们族长的儿子,那时,他也在他娘肚子里。后来我们入同一个师门,在一个师父指导下练功。他是大师兄,我是小师妹。不过呢,我这个小师妹常常欺负那个大师兄。本来,我们两家大人已经商定,今年底让我们完婚。

    要不是那年我路过这个山谷,看到一个少年笨拙的模仿着一个简单的动作,一遍又一遍,一练就是几个时辰,但脸上神情却是如此平和,没有一丝焦虑、急躁。

    又过了几个月,我又来到这里,居然还是那个动作,你脸上的神情依然是认真、一丝不苟。我后来想一定是从那时起我就喜欢上了你了。再后来,我常常趁你睡着的时候坐在你身边,看你睡觉,看你一呼一吸……”

    说到这里,若兰甜蜜的看了萧隽一眼:“上次我说给我点时间我来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说的是解除我和大师兄的婚约问题。现在问题解决了。”

    “怎么解决的?”萧隽紧张的问。

    “简单啰,这次我们到漠北追杀一个人,就是大师兄带队,我们一起五个师兄妹。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在他面前碎碎念碎碎念,说我喜欢上一个人,现在脑子里都是他的身影,吃饭的时候是他,喝水的时候是他,睡觉的时候做梦都是他,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中邪了?

    大师兄很痛苦,一开始一言不发,后来也不知怎么想的,想开了。他就说,你要是真想清楚了,真是非他不嫁,那我们回去就解除婚约。现在只要回去跟双方父母说声就行了。其实,大师兄人真挺好的,这么多年一直让着我,有什么好东西都想到我,每次出远门都会给我带礼物。当年练功时贪玩被师父责罚,面壁三天,他也陪着我面壁。哎……”

    若兰幽幽的叹了口气。

    良久,还是萧隽开了口:“那你父母会同意吗?”萧隽还是放心不下。

    “当然,我爹爹最疼我,从小到大从没打过我,我要什么就给什么,就是族长伯伯也是很疼我的。”若兰很自豪的说。

    “现在的麻烦是怎么说服他们同意让你加入我们,如果你能加入我们,那就是一家人了,更加不会有什么问题。唉,主要是我们入会手续太麻烦,认定很严格的。”

    “什么会?黑龙会吗?”

    萧隽从若兰的话中早已想到:大师兄带着四个师兄妹去追杀一个人。上次到辽东也是,这不就是杨大哥告诉他黑龙会的杀手风格嘛:一旦接单,追杀到底,不死不休;

    还有若兰告诉他今年已经完成了五个任务,进入休整期,这不也是每年要做的杀手任务吗?刚才又说漏嘴说出入会两字。

    “咦,你怎么知道,我没告诉过你啊。我一直在说家族、族长,用的都是我们内部的称呼啊?”若兰惊奇的问。

    “我听说过关于黑龙会的一些传说,我猜出来的。”萧隽想了下,还是暂时不说出杨大哥为好,毕竟他们是死对头。

    “哦,这样啊。要加入我们会,首先要调查你父母和亲戚,还得调查你。所以这一套手续走下来挺麻烦的。哎,对了。江湖上是不是流传着对我们黑龙会不好的传说啊?别听他们的,不就是说我们为了钱杀人嘛,说我们不讲江湖规矩,几个打一个嘛,那是不了解我们这样做的正义性。我们又不是贪图享乐花天酒地才这么做的。”

    萧隽想说:不就是为了复辟前朝嘛,想想还是忍住了。

    一个王朝和另外一个王朝相互战斗,目的都是为了谁能享有皇权,又不是为了老百姓生活的更好,让社会进步的更快,做不到这个,谈什么正义性呢?

    杨大哥认为自己代表着正义性,他不过是代表着当今朝廷的利益;若兰被灌输的是为了复辟他们的皇权而战斗,在这个问题上,萧隽想不通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

    “咦,你发什么呆啊,你练的本来就是我们黑龙会的功法,当然要加入我们黑龙会了。”

    “我不喜欢杀人,不喜欢被人杀,也不喜欢这个刀光剑影的江湖。”萧隽缓慢而又坚定的说。

    “那为了我呢,为了我们能长久的在一起呢?”若兰有点揾怒的问道。

    萧隽将她搂的更紧了一点:“若兰,我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我们现在这样,远离江湖,只有我们两人的天地。我们可以自由呼吸有青草味的晚风,聆听松针在风中沙沙的声响和小溪流水的潺潺,数着天上一颗一颗亮晶晶的星星,安然入眠。”

    “隽弟,你的想法是不现实的。父母亲养我们这么大可不是让我们躲起来享福的,我们总得有理想有抱负有目标吧?我们得为了这些理想抱负目标去奋斗,这样,我们活着才是有意义的。”

    萧隽又想起杨大哥的话:一个人来到世上,可不能白走一趟,即使不能青史留名,那也总得享尽荣华富贵,受到万人敬仰。

    一时间,萧隽痛苦的意识到:为什么杨大哥说这些话时,我热血澎湃,还想着竭力追随于他;而若兰说这些时,我为什么会有抵触情绪。难道仅仅是对黑龙会没好感吗?其实,仔细想想,他们的话本质上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有明确的目标,一个强调了价值观。

    看着萧隽迷茫的表情,若兰想,他毕竟刚踏入江湖,很多道理他还不知道,还是以后让他自己慢慢想吧。

    “睡会吧,我们都累了。”若兰闭上了眼睛,很快睡熟了,萧隽却毫无睡意,睁大着眼睛看着星空。

    第二天一早,萧隽睁开眼睛,若兰已经不见了。床上留着张纸条:我回去找我爹谈判,静等我的好消息。又及,你鼻子上面的荷叶包里有两只兔子腿,小心自己的舌头哦。

    若兰再次到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她身后跟着一个脸颊骨几乎没肉,长着一双波澜不惊眼睛中年人,若兰介绍道:“这是我父亲梅先生。”眼睛却背对着父亲向萧隽眨了眨。

    萧隽躬身,双手拱而为礼:“梅先生好。”

    梅先生微微颔首,算是答礼:“你就是萧隽?你把入谷来情形详细的描述一遍,不可遗漏。”

    萧隽就开始把爹爹得了瘟疫,让他去投奔薛神医,中途遇狼开始说起,梅先生打断了他:“是什么信物?”

    “一本叫《素书》的书。”

    “书呢?”

    “在这里。”萧隽拿出《素书》双手递给梅先生,梅先生接过来翻看了下,又还给了萧隽。

    “你年龄那么小,又没练过功夫,怎么抓兔子的?”

    “开始兔子不怕人,抓它也不跑。傻傻的,后来就很难抓了。”萧隽很奇怪梅先生为何会注重一些细节,但他很快明白,梅先生这是在考察他是否说谎,是否隐瞒了一些事实。

    很快转到功法上面,对每一招功法萧隽练了多长时间问的很清楚,后来又问他为什么要毁掉墙上的字迹。萧隽一一如此回答,只不过隐瞒了杨大哥的看法。

    “把你的右手伸出来。”

    萧隽伸出了右手,梅先生搭脉搭了一炷香的时间,这时间空气有些凝固,只是偶尔的若兰在一旁做几个鬼脸,现在的若兰又重新戴上了面纱。

    梅先生思索良久,半天没说话,想了会:“你把十七式从头到尾练一遍我看看。”

    萧隽练了一遍。梅先生又说:“若兰,你和他对练,就像平时师兄弟竞技那样。”

    “是,隽弟,你可要当心了。”若兰早已在一旁觉得无聊,一听这话立刻拔出剑了开始攻击。萧隽知道这是梅先生要考察他学的身法造诣,便全力施展出来,像一片风中的落叶在若兰的剑花下起舞。若兰的剑招比起十三公子更为繁杂,见机更快,往往一招还未使完就突然变招。

    “注意,我要还手了。”萧隽一个飘移,转到若兰的右侧,一剑斜斜的刺出,正是若兰剑招新旧交替之处,无法应对,若兰只得弃剑认输。

    若兰虽然输了,但是却很兴奋,骄傲的说:“爹爹,我没说错吧,我们师兄弟,包括大师兄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梅先生的眼神居然出现了一丝暖意,呵斥道:“不要乱说话。刚才她一起使出了多少招?”最后一句话是对萧隽说的。萧隽默数了下:“一起一百三十七招。”

    “嗯,不错。四个半招不算的话,应该是一百三十五招。”梅先生眼里的暖意更浓。他背着手,原地踱着步,想了一下:“你关元穴的问题我还得参详一下,这样吧,若兰,带他去城里找个客栈住下来。然后让他把整个功法都默写出来,我来找出最优的解决方案。”

    请登录,将本书加入我的书架,帮忙投推荐票!我需要你们数据支撑。

    周一加更一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