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24章 一路往东
    历长老不像他统领的三队,擅长马战。

    这三队是家族里特意抽调子弟专门训练的马术。毕竟,有的暗杀目标马上功夫了得,以步战对付马战,明显吃亏。所以,家族里就有成立一支马队的想法,这四人是首批马术合格可以投入实战的力量。

    历长老见萧隽不顾后面三人的追杀,却直接扑向自己,差点让自己措手不及,不得暗暗佩服萧隽的心智。

    他立即跃下马来,挥舞着双刀护着身体严阵以待。他听梅长老说过,这小子与若兰对阵一百多招,一出手便让若兰弃剑认输。虽然他认为梅先生有些夸大其词,但面对萧隽气势如虹的战意,还是谨慎为妙。

    萧隽从离他三丈远的地方直冲过去,没做丝毫停留。

    刚才一击得手并没有让萧隽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轻松击败眼前的四个人,特别是对手里还有一位长老级的人物。

    即使可以打败他们,后面的一队二队追上来,自己还是寡不敌众。现在还不是拼命的时候,自己目前的任务是逃命。

    所以,萧隽刚才用眼神诱使历长老迎敌,等到历长老做出防备,自己却扬长而去。

    历长老见萧隽逃走,发现自己中了计,又羞又愧,连忙收起双刀,跳上马来,跟着追了上去。

    萧隽毫不怜惜马力,将马打的飞快。紧跟其后的是三个骑术超群的年轻武士,落在后面的倒是历长老。

    跑了半个时辰,也没甩掉追兵。这样下去,马总会有力竭的时候,自己迟早还是会被缠斗上。

    机会来了。

    远远的路边出现了一棵树,萧隽故意放缓了速度,后面三人一看萧隽慢了下来,以为坐下马没了力气,更加奋起直追。

    萧隽到了树下,突然从马背上一手勾住了树,马窜了出去,萧隽却停了下来。后面三骑手见突起变故,紧急勒马,几声嘶叫乱着一团。

    萧隽却从树上跳下,凌空直扑离的最近的骑手,将他从马上斜踹出去。跳上他的马,一剑挥向左边的武士。

    那武士见机到快,没有挥剑格挡,而是偏转马头,让马头生生的受了一记重击。那马头骨破裂,冲出几步后,轰然倒下,将那骑手压倒马下。

    萧隽继续策马奔驰。现在追兵只有两匹马了,萧隽盘算着。

    “砰啪,砰啪”又有烟花升空,这次是两只。

    萧隽估计这是紧急求救援兵的信号。

    他回头望去,两匹马又跑起来,后面跟着一个光头施展着轻功,正是历长老。

    那个被马压住的骑手受了伤,正坐在死马上休息,刚才的求救信号就是从他手里发出的。

    真是阴魂不散,不死不休。

    萧隽算算,从早上跑到现在,已经有三个时辰了。人倒没事,可马这样下去可不行,没吃没喝的,看样子顶多还能跑一个多时辰,可大队追兵就在后面。

    得想办法换马,萧隽看了看地形,这里距离五虎镖局的镇子还有半个时辰的路,不如先到五虎镖局再说。

    这个时辰正是镖局马夫外出牧马的时候,如果那些马夫不偷懒的话,应该正在河边。

    想到这里,萧隽加快了马速,后面两名骑手吸取了教训,不再跟的那么近了,只是远远看着,不让萧隽从视线里消失。

    萧隽伸手在马袋里摸了下,摸出块肉干和一牛皮袋清水。昨晚到现在都没进食,又饥又渴。

    谢天谢地,镖局的马夫还是遵守着他留下的规矩,正在河边牧马。

    萧隽跑过去,拿出两百两的银票塞给马夫:“告诉大小姐,我牵走了两匹马。”

    将自己马的鞍鞯换到镖局马上,扣好。那马夫刚反应过来,挥动手里银票喊:“你不回镖局看大小姐?”

    萧隽不敢久留,他向梅先生说起过薛神医。今天幸亏走的是直线,杀手们一直跟在后面追,要是兜圈子的话,恐怕杀手们早已埋伏在镇子上等着他了。

    安然无事的通过镇子。

    这让萧隽明白了一个道理:逃亡,最怕的是途中有人埋伏截击,所以要跑直线,一直跑下去,至多,是被人盯着不放。

    想到这里,回头看看,远远的跟着一人一马。

    另外一个骑手大概是在马群那里等历长老。落单了,这家伙落单了。

    路过一个村子,萧隽在视线不到的地方跳下马,将马拴在树上,自己却窜上了屋顶,故技重施。

    那骑手有些心焦,不时的前后看看,即怕跟丢了萧隽,又想等着后面的同伴。

    当他走过来转弯看到树下拴的两匹马,猛的勒住缰绳,可萧隽已经从后面窜上马去将他的脖子扭断。

    萧隽将马猛抽一鞭,那马拖着尸首冲下村边的河道上去了。

    “杀人啦,杀人啦。”终于有村民经不住惊吓,喊了起来。

    第三队两死一伤,还有两个。

    萧隽默念着。最好前面有岔道口,把光头长老和另一个骑手分开。

    萧隽再度上路,跑了许久,也没看到有人跟上来。

    傍晚时分,萧隽看到前方有个大镇子,买了点馒头和一大块卤肉,又将马牵到客栈喂了草料和水。将鞍鞯换到另外一匹马上,继续赶路。

    两天两夜,一直在路上,一直走的是直线。除了在马上偶尔打了个盹,萧隽几乎未眠。

    第三天上午,萧隽偏离了大道,走上了一条乡间小道,过了两个村子,然后找了块坡地,让马吃草喝水,自己在林荫下足足睡了三个时辰。

    醒来时得意的想,这回即使有神仙指路,他们也休想这么快追踪上我。

    之前走的路一直是向东,这条乡间小路则是往北。向乡人打听了下,一直走下去再往西就是淝水了。

    萧隽很想现在就往京城去找杨大哥,可是还有件事未了。横山山寨还有个小菊在等着他,他答应要把她安排好的。

    他不知道若兰是不是跟她爹说过他平时在横山山寨做团练教头的事,以她爹的精细估计一开始向他爹介绍他情况时,他爹肯定会问她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不管怎样,现在他不能去冒这个险,很可能黑龙会已经在他小楼附近张开了天罗地网。只有找个栖身的地方,等躲过这段时间再说。

    这天,距离淝水还有三天路程时,路过一个大庄子,在庄头饭铺吃饭的时候,看见一张告示,上面说本庄大户石大官人招聘枪棒教头,管食宿,每月奉上俸银三十两。

    萧隽觉得这儿不错,算直线距离,到横山有三天行程,而在庄院里做枪棒教头平时又不会与外人打交道,先在这儿呆上一个月,然后偷偷的到横山取了小菊再去京城,从此,天高海阔,各自天涯。

    主意已定,便揭了告示,向小二打听去石大官人庄园的路程。

    那小二带他出来,指着山边那一溜白色院墙的山庄说道:“看见了吗,那边有吊桥有壕沟的就是石大官人的家,这一大片好地也是他家的,有钱着呢。”

    萧隽将那饭铺小二扯到边上说道:“小二哥,以后看到有生人到你饭铺打听我,千万别说,偷偷的来给我报个信,另外有酬谢。这个你先拿着喝茶。”

    将一锭五两重的银子塞到小二手里,小二看到银子,吓了一跳,悄声的问:“是官府的人麽?”

    “不是,是寻仇,在外面得罪了人,找个地方避一避。”萧隽宽慰他。

    “哦,不是官府的人就好办,官府的可得罪不起。”

    刚才萧隽进庄时就看见了,这个庄子最显眼的就是这家饭铺,一路过来没有人家,要走两三个时辰才能看到这庄子。一般人都会到这儿歇脚,喝喝水打打尖,饮饮马。

    萧隽牵着马,走到庄园外面,向守门的庄丁亮了亮手里的告示,说道:“石大官人在家麽,我是来应聘枪棒教头的。”

    那庄丁看了看萧隽的打扮,说了声:“壮士稍候,待我去通报管家。”

    过了会,一个穿着蓝布直缀的管家带着两个膀大腰圆的庄丁赶来,打量了萧隽一下,然后命令庄丁放下吊桥。

    “壮士哪里人,因何到庄,为何牵着两匹马?”

    萧隽拱手:“管家安好,本人乃肃州人士,大户家的护院教头,护送家主进京,不曾想被伏牛山上一伙山贼拦路打劫,家主死了,梅某一人寡不敌众,只得牵着家主的马跑了。不敢回去,只能流落江湖,路过贵庄,看贵庄正招聘教头,便前来应试。”

    萧隽在路上已想好说辞。提到自家的姓,便脱口而出为梅,心里又是一阵隐痛。

    “哎,你这是不祥之人啊。这样吧,我去问问老爷。”

    见到石大官人,那官人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自有一番官场气度。后来知道,果然是涿州府知府致仕。不是因为生病,而是与上司不和。不堪上司的勒索,便到吏部申请致仕,回到老家,继承家族的产业,做了一个田家富翁。

    石大官人一看萧隽儒雅的气度,便有几分欢喜,开口便道:“梅先生读过书?”

    “是的。家父是教私塾的先生,从小跟着父亲读书。”

    “哦,原来是书香门第。那为何又会舞枪弄棒?”

    “村里有个退休的将领,喜欢教人武艺,跟着他学了一些。”

    正在这时,只听得外面传来一声呵斥:

    “弃主而逃的不忠之人,焉能为人之师,真人投注:来来,先吃我一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