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27章 追踪又至
    “梅先生,外面有人找。”

    石磊用两根指头顶着托盘。托盘里是一碗香喷喷的肉丝面,这是今天萧隽的早餐。

    除了有时候石大官人邀请共进晚餐,一般萧隽都是在房里用餐。石磊则亲历亲为,按时按点给他送饭。而且,待他吃完后再将碗筷送到厨房。石磊美其名为跟先生聊聊天,放松脑子。

    石磊不喜欢喝酒,但他喜欢一边坐着看萧隽喝酒,他的口头禅是喜欢喝酒的人都是有故事的。

    只是可惜,萧隽从来不讲他自己的故事,所以,他又认为这梅先生是很有程度的人,崇拜感与日俱增。

    至于,梅先生来的时候编的来历,什么护院镖师,什么护主不力,现在想来都是假话,梅先生再没说过,他和父亲也从未问过。毕竟,每个人都是有内心秘密的。

    其实,萧隽对石磊充满着感激,如果不是他整天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找他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渡过这段失去若兰的日子。他认为,自己最黑暗的日子已经渡过去了,虽然,还是依然心痛。

    “是谁找我?”

    萧隽不以为然,一边吃面一边问道。石磊经常故作神秘,连他父亲有时找他商量事情石磊都会说:

    “那边有人请你过去一趟。”

    他不过是想引起人的注意,找人说话而已。

    “庄口饭铺的小二。”石磊怎么也不能把小二和梅先生联系在一起,他估计是听说庄丁训练有补助,来求助梅先生说情的。

    谁知,这梅先生一听便撂下筷子,站起身来就出门了,出门时还说了句:“我不吃了,你拿走吧。”

    这么好奇的事怎么能少的了石磊,他远远的看着,两人在嘀嘀咕咕的说话,那小二还在描述着什么,完了,梅先生从腰囊里抽出张银票塞到小二手里。小二千恩万谢的走了。

    然后,梅先生走了回来,对充满好奇的石磊说了句:“收拾下,我们去老鸹山走一趟。”

    “现在吗?”石磊兴奋的问。“对,现在就走。”

    小二说的是,昨天傍晚,一个光头老者带着五个年轻人到了饭铺,吃了饭,就留宿在店里,店里的床位不够,他和老婆孩子还是到别人家借宿的。

    那个光头老者吃完饭后,又切了点菜点了两壶酒,独自一人和小二聊天,后来说话随便了,就问到梅先生你的踪迹。他们早上一走我就赶来报告了。

    “他们是往哪个方向走的?”萧隽问。

    “往东,他们从东边来的,又回到东边去了。”

    萧隽明白了他们是怎样追踪的。

    每到一个分叉口,就在前面村子上打听有没有看见这样装扮的一个人,如果没有,再到另外一个村子上打听。

    一个旅人,这些点是必须要到的:客栈、饭铺。在这些地方干活的人,人头熟,是不是外乡人一眼就能看得出。

    这办法虽然笨,可有效。只能说幸亏自己在被追杀中积累了经验,预先埋下了店小二这步棋。

    萧隽开始一直向东,然后转向北,这条路在西边。他们现在回去核查北边了,当他们发现北边没有踪迹时,一定会再到这里来。

    所以,萧隽要换地方了,此地不可久留。

    走之前,萧隽想到老鸹山和庄子之间的关系还需要确定下来。

    按照萧隽原来的设想,是让老鸹山上大多数老弱病残的人下山来自食其力,由庄子提供耕地、农具,确定一个合理的租金比例。

    农忙时大家都下地干活,农闲时大家集中训练。一旦山寨吃饭的人口减少,对附近村子里粮食索取也就相应的减少了。

    这样大家的日子都好过。

    这个想法是和石大官人反复沟通过的。石大官人还说了,现在有大量的抛荒地没人种,耕地是没有问题的,少收租甚至前几年不收租都可以。至于农具,可以先以租借的方式,到粮食有收成时,把铁器折换成粮食。

    萧隽甚至还想过,下一步可以让周天雷和云飞燕到庄子里担任教头,或者考虑到绿林总寨那边,保留老鸹山山寨,只留少量的人,让山寨和庄园互为犄角,进可攻退可守,这样匪患就可以得到无形的化解。

    当然,这些问题的化解有个前提:那就是山寨和庄子之间相互信任的问题。

    这是萧隽答应周天雷到山寨做客的原因,首先要建立良好的个人关系,下一步才可能谈及信任。

    可是,现在没时间了。

    走在去老鸹山的路上,萧隽对石磊说道:“我得从庄子里离开了,有仇家昨天已经来这儿打听了。必须得走,不然也会连累你们庄子的。”

    石磊睁大眼睛说道:“我就知道早上那小二来的有问题。梅先生,你武功这么高,怕他怎地,他们来了,我们一起上。我虽然武功差点,但我肯拼命,庄子里的人也可以的。”

    “小磊,谢谢你。你得记住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不是谁武功高就能决定一切。能杀人的不只是武功,那个店小二不会武功,但他可以将昨晚来的五个杀手都毒杀了。

    所以,以后行走江湖,千万记住我说的道理。

    那五个杀手,一对一我都有把握打败他们,但是一起上,我必败无疑。诸葛亮神机妙算厉害吧,那为什么说三个臭皮匠就抵得上一个诸葛亮呢?人多力量大,千万别迷信个人的力量。”

    萧隽知道石磊热心肠,正义感强,但是他没在江湖上吃过亏,就怕以后行走江湖,一吃就吃个大亏,一辈子起不来的大亏。

    石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道:“那先生也不需要离开呀,他们走了以后还可以再回来。”

    “我还有事没做完,做完之后我会去京城。我教你的功法你要继续练,等都练熟了,你到京城羽林卫大将军府来找我,记住了,我不姓梅,我姓萧,叫萧隽。以后你来京城了,我会告诉你我的故事,你不是一直想听我的故事吗?”

    “萧隽。”石磊默默的念叨着这个名字。

    “还有,我和你父亲有个计划,是关于山寨和庄子的,你回去之后可以向你父亲细细打听,以后,我不在,这件事主要靠你去完成了。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你觉得云飞燕这人这么样?”

    石磊迟疑了会:“她啊,太风骚了吧。”

    “我可不这么看。一个人,不要看他说什么,要看他是怎么做的。我感觉,她的外表只是一种伪装,别人常常会被她的伪装迷惑,这也是她行走江湖的一种武器。你想想她身边的人就应该明白,她丈夫是个正直甚至有些古板的人,如果她真是那样,他丈夫怎么会留她在身边?”

    “女人就会骗人。”石磊有些不屑的撇撇嘴。

    “好吧,看看你们的缘分,我是说如果你认云飞燕做个干姐弟,以后的事就好办了。”

    石磊没说话,看得出他很为难,这事父亲那里估计也过不了关。

    老鸹山山寨不同于横山寨子,这真是个山寨。

    沿着长长的山路上去,在四面环峰中间有块坡地,坡地里零零散散盖着一些原木柱子为墙的木头屋子,没有田地,只是在屋前屋后零零散散的种着一些蔬菜,还散养着鸡鸭鹅之内的家禽。

    这种寨子说是易于防守,还不如说是易于逃跑。如果有人走山路攻上来,上面居高临下,随便垒几个大石堆,滾点石头下来,下面仰攻的人就避无可避。但是避开这条山路,从四周的山上往下攻,那么寨子就毫无用处了。

    不过,除非结下深仇大恨,估计谁也不会费这么大事。本钱花的太大,完全没有价值,即使把整个寨子烧了,只要人跑了,几天之后又会盖出新的房子,成为新的寨子。

    这也是匪患难以根治的原因。

    对付这种寨子,有效的办法就是在山脚下驻扎一支小部队,配上强弓硬弩,封锁个几个月甚至一年,只到他们粮食耗尽,衣食无着,只能乖乖的投降,这也是最小的代价。

    这是萧隽兵法书看多了带来的“后遗症”,每到一地就喜欢琢磨地形,哪里安营扎寨、哪里排兵布阵,哪里可以安排狙击,哪里可以设伏。

    一边走一边和石磊搭着话,石磊看上去没那么兴奋,大概是想到萧隽要离开的缘故吧。

    很快有哨卡将萧隽他俩上山的消息传了上去,那夫妻俩出现在已经出现在半山腰,亲自来迎接了。

    “周寨主,寨主夫人,不速之客,打扰了。”萧隽如是客套着。

    “梅先生,石公子,果真言而有信,也不事先派人通知一下,好让我们准备准备。”周天雷脸上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大当家、二当家,小弟陪梅先生前来拜访,这厢有礼了。”石磊场面话说的中规中矩。

    “哎呀,我说早起就听到喜鹊叫,定是有好事临门。没想到是两位俊弟弟上门看姐姐啊,这才几天不见,就想姐姐了吗?”

    云飞燕还是那么夸张,撩起人来肆无忌惮。

    石磊听到路上萧隽的分析,心里对云飞燕这种做派已经不是那么反感了。

    倒是周天雷憨笑着责怪道:“师妹,别一天到晚的开玩笑,吓着两位贵客。”

    云飞燕不理周天雷:“看到两位俊弟弟啊,姐姐心里开心极了,像喝了蜜一般。走道累着了吧,来,快随姐姐到屋里喝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