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28章 山寨的困境
    周天雷、云飞燕的家跟大家的木屋看上去没啥区别,粗大的原木做墙,屋顶用的是茅草盖的圆顶。

    进门一个客厅,用木头打的桌椅,很粗糙,桌子腿连树皮都未刨去。

    然后左边有个篱笆墙的隔断,是卧室;右边是厨房,木板架子上堆了些锅碗瓢盆。

    请来帮忙的两个妇人正在忙碌着切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鸡汤香味,一只硕大的瓦罐里正炖着鸡。

    “好香。”一进门,萧隽就随口夸奖着。

    周天雷接话道:“自己家养的鸡,她喜欢侍弄这个,不过,就喜欢养不喜欢吃。你们来的突然,家里没啥吃的,就让人杀了两只。她可不忍心杀,躲出门去了。”

    云飞燕啐了一口:“尽胡咧咧,我人都敢杀,会不敢杀鸡?说出来让人笑话。来来,俩弟弟坐,山里头比不上你们财主家,没啥好招待。”

    拿出一摞粗瓷碗来,给每个人面前冲上茶。

    “呵呵,二当家有了这个外号行走江湖可就不便了,不敢杀鸡云飞燕。”萧隽笑呵呵的道。

    那云飞燕愣了下,也是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脸,还居然还有些红了。

    “山寨与山寨可不能比啊。我在横山山寨住过几天,横山三义你们知道吗,老大霹雳刀王义、老二神探子吕义、老三铁疙瘩许义。”萧隽感慨了下。

    “当然,二十八家绿营结盟时候我们见过。那王义是个老江湖,在绿营中小有名气,当年也是个出过风头的人,武功心机都在一般人之上。只是前些年,盟主翟虎爷带着八金刚占了伏虎寨,成了二十八家绿营的盟主,王义才慢慢消停了,没啥动静。江湖上还是靠拳头说话啊,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管用。哎,梅先生咋会认识他们的?”

    这是云飞燕第一次开口称他为梅先生。

    “嗯,当年给人顶缸,去他们山寨做了一段时间的人质。其实也不算人质,王义见我武功比他们高,用计把我困在山寨,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专门拨付了一栋楼安排人伺候着。”

    萧隽把这段历史含混过去。

    云飞燕大惊小怪的说:

    “听说王义建了一个销金窟,让老婆训练了一批绝色的小姑娘,专门用来结交江湖好汉。原来你还有过此等艳福啊?”

    萧隽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他只是想用外面豪华的生活条件诱惑他们,让他们生出离开这老鸹山的念头。

    “那里山清水秀,山景水景都是绝佳。物产也丰富,山上飞的、水里跑的、地里长的要啥有啥,就是田亩少了些,粮食不够吃,每年要从外面买不少粮食。就是这样的条件,他们也有烦恼,说是每年上缴二万五千两纹银连见翟虎爷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后来我说,还是手下兵弱将少,就让他们在外面招募人口,把人口弄的多多的,兵练的强强的,这样你们在绿营中才有说话的资格。”

    周、云二人一时低头不语。

    老鸹山在二十八家绿营中属于最末一等,平时都是任他们自生自灭的,还是绿营结盟的时候去过伏虎寨一次,。

    刚结盟的那年,来过一名金刚级的人物,草草的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走了,以后都是派一个小喽啰来山寨传话,山寨里每年上缴的粮食也是他们自己送上门去。

    “唉,没出路啊。当年我和小师妹在师父门下学艺,县上的一个衙役看中了小师妹,给师父下聘礼要娶她。

    那衙役是县上都头的侄子,仗势欺人,师父在他们地盘上开武馆,也不得不低头。我一怒之下,杀了那衙役,从此和小师妹流亡江湖。

    师父被抓进去蹲了半年大狱,花光了家产才出来,不到半年就死了。我们一路躲躲藏藏,到处是通缉我们的缉捕文书,没奈何,只能来到这老鸹山落草为寇。

    后来,没活路的人越来越多,这山上就聚集了好几百人。没田没地,山上也没啥吃的,看不到一点希望,都在混吃等死。梅先生有啥好法子教教我们,给我们指条明路。”

    周天雷满怀期待的看着萧隽。

    “你们想想,山寨里穷,虽说有百余青壮,平时都吃不饱,怎么练兵?不练兵,没有好武器,别人又怎会畏惧你?这么多人都指着你要吃饭,每年还得上供,你在哪里去弄粮食?你们两人远走高飞吧,又不忍心舍下这么多靠你们吃饭的人。这个问题无解啊。”

    萧隽说道这里,故意停了下来,他想让这夫妻二人有个思考的过程。

    没想到一旁的石磊沉不住气了,接话道:

    “师父,你就别卖关子了,你路上不是分析的头头是道,我都觉得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你直接告诉他们嘛。”

    云飞燕少有的认真:“梅先生,给我们指条活路,我们夫妻二人永记恩德。”

    周天雷也是一脸的恳求。

    “这点子说出来,怕是你们寨主做不成了,所以呢,你们二位如果还是想过着一呼百应的日子,这话不说也罢。如果两位实在是感觉到肩上的担子太重,这个点子你们不妨听听。”

    “鬼才想当这个破寨主,每天一睁眼就得想这几百号人今天吃什么,这日子我是受够了。”

    云飞燕这话说的斩钉截铁。

    “那就让他们都下山,自己干农活自己养活自己。”

    见周、云二人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具体的做法,你们和他们父子谈,点子是我出的,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的他父亲。”

    作者按:网上有几家小说网未经许可擅自刊登本小说,本书首发在创世中文网,请到创世支持正版阅读。

    萧隽怕周、云二人以为石大官人心怀叵测,产生嫌隙,首先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再说呢,以后主要打交道的是石磊,也得让他锻炼锻炼。

    石磊长这么大,家庭的事情还真没插过手,他理了理思路,期期艾艾的说:

    “这件事,我们是这样想的。我们提供耕地、种子、农具,你们的人出劳力,等打下粮食之后呢,再付租金。当然,这租金也可以分年付清,总之是,先养活自己,其他的都好说。”

    周、云二人对视了一眼,云飞燕开口道:

    “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啊。都下山吧,这里面一些人是有案底的,万一官府追究怎么办?还有些家庭,没劳力,自己养活自己都困难。

    也肯定还有些人,宁可自己少吃点,也不愿下地干农活,甚至还有人根本就没干过农活。这些都是棘手的问题。

    我们得跟寨子里的人商量商量,梅先生,不得不说,这是个解决我们目前处境的一个办法,我们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萧隽笑道:“世上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几百口子人的生计活路,我们四个人喝喝茶就解决了?又不是神仙。办法还是要靠大家想。只要想改变,总归会想出办法来。二当家的,你的饭好了没,这鸡汤味直往鼻子里窜,都快流口水了。”

    这次的经验对萧隽是很重要的,以后他遇到的很多类似的事情都是按照这个经验来解决的:

    不能仅仅是武断的拿出自以为对双方都有好处的方案,而是要和双方认真的沟通,了解各自的需求,最后才能皆大欢喜。

    “哎,小磊,你不是说给两位寨主带了礼物吗?怎么不拿出来?”

    石磊打开麻袋,从中取出两副铁质弓箭和一捆箭矢,递给周天雷,说道:

    “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这真是军队里使用的制式弓,父亲有个朋友在军中管后勤,托他偷偷弄出来的。”

    周天雷接过弓箭,试了试弓弦,连声赞道:“果然好弓,这礼物也太贵重了。”

    “咦,我还以为那天梅先生是在唱空城计,没想到你们庄子还真有这东西。”

    云飞燕一边摆放碗筷一边惊讶的说。

    “实不相瞒,那天这弓箭还没送回来。我是用竹弓涂上墨伪装成铁弓来糊弄你们的。谁知周寨主答应比武,我也就免得出丑了,说实话,这弓箭我射不准,没练过,一点准头都没有。”

    云飞燕哈哈大笑:“你这人倒也实诚。来来,喝酒。”萧隽只喝了两碗便打住了。

    周天雷问:“是不是这土酒难以进口啊,是我们寨子里自酿的苞谷酒。”

    “不是,一会我下山还要赶路,去别处办点事。可能会有段时间不能住在庄子里了。你们的事以后多跟小磊联系。”

    “梅先生要离开啊,哎,如此高深的武功,岂是做枪棒教头的料,只可惜,刚刚和梅先生熟识又要分别了。”

    周天雷擦着一双满是厚茧的手,不无遗憾的说。

    “师父,你可别忘记你说的话,一年之后我可要去找你的。”

    小磊的眼中满是依依不舍。

    “有时间路过附近,可记得来看看我们。”

    云飞燕收起轻浮的模样,真诚的邀请道。

    萧隽心里一阵温暖,这就是朋友之谊吧。

    “如果这一年,你们能把寨子安顿好,而我又找到了好去处,到时候我一定来接你们。”

    “这可是你说的,那就一言为定了。”

    三人一起到山脚下送萧隽,萧隽走出了很远,看见他们三人还站在那里目送着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