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29章 小菊之死
    萧隽赶到横山,已是半夜时分。

    他没有贸然行动,只是蹲在后山上查看院子的动静。

    夜深人静,整个院子里一丝响动都没有。

    他就地打了个盹。天色微明的时候,他醒来了。

    按照以往的时间,这是他出门晨练的时候。

    基本上他一出门,小菊便会起来,梳头洗脸,然后做早饭,等着他回来一起吃早饭。

    可现在那栋小楼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暗笑,他不在家,这小菊也开始偷懒,早起的习惯也改了。

    东边的天际都已经露出鱼肚白了,他看见王义的妻子开了门,往地上倒了盆水,然后坐在院子里拿着把木梳在晨光里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铁疙瘩许义站在自己家的后院,手持两把铜锤,还是在按照他传授的身法在练习,不过,除了动作熟练了些,还是没啥长进。

    这也是个有毅力的人,萧隽暗自赞许道。只是他的资质太差,心法传给他也很难练会;

    又过了会,看到小雨出现在阳台上,将洗好的衣服正挂出来晾晒,看那些衣服就知道那栋楼里只有她自己。

    可是自己那栋楼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这小菊怎么啦,不会出门了吧,她又能去哪儿呢?

    一直看到王义吃完早饭拎着刀去晒谷场指挥着团丁训练,那三个孩子开始在院子里哼哧哼哧的练功、打闹,而王义的老婆打扮好出门去老家训练新来的姑娘,还是没有看见小菊的身影。

    又观察了会,他确信院子里没有看到任何陌生人,除了没有看到二当家吕义之外,没有任何异样。

    萧隽从山里出来了。他借着树木和院墙的掩护,跳上了小楼的阳台,是小雨负责的那栋楼的阳台。

    既然自己住的楼没有动静,小菊有可能会到小雨那里与她作伴,即使不在,小菊也一定会告诉小雨自己去了哪里。

    楼上没人,萧隽听到楼下有碗筷的动静,顺着楼梯悄悄下去,只见小雨正背对着他一个人在吃早饭。

    他走到她身后,悄悄的叫了声:“小雨。”小雨猛然回头,看见萧隽站在那里,真人投注:楞了会,慢慢的眼圈红了。

    很快的,她用手背擦了擦眼睛,低声说道:“公子,你怎么才回来啊,你去后山等我,我带你去见小菊。”

    萧隽已经预感到有什么不妙。回到后山等了会,只见小雨拎着个篮子从院子里出来。

    萧隽迎上前去问道:“是不是小菊出了什么事?”

    小雨低着头不说话,眼圈又红了,走了几步,小雨指着前面一座新坟说道:“小菊就躺在那里。”

    “怎么回事?小菊死了,她怎么死的?”萧隽急了,抓住小雨的肩膀用力摇晃着。

    “你走了不到半个月,寨子里来了几个人,听说是从伏虎寨来的,叫什么金刚,晚上寨主他们在一起喝的酒。

    半夜的时候,就听到你住的那栋楼上小菊喊救命,后来又是哭声。三寨主过去敲了门,结果两句话没说完被人给踢出来了,后来就没动静了。

    第二天早上,那人骂骂咧咧的出门走了。我们跑过去,小菊已经上吊死了。入殓时我们给她换衣服的时候,她下身淌的血把裤子都浸透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好多伤,真的好惨哪。

    后来,管家告诉我们说,等你回来就告诉你小菊是得病死的,谁说漏了嘴就打死谁。”

    小雨说一会哭一会,断断续续总算把事情说完了。

    萧隽的脸变得铁青,握剑的手青筋暴露,那剑像是要从剑鞘里跳出来,发出嗡嗡的声音,分明是嗜血后的欢快。

    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想杀人,想品尝人血的味道!渴望着鲜血四处喷溅的绚丽!

    萧隽站在坟前,一字一句的说道:“小菊,你阴魂不远,你一定会看到,那个害了你的人我一定会让他后悔生在这个世界上。”

    “公子,你这番心意小菊一定会收到。你惹不起他们的,听说那寨子里有很多人,连我们大寨主都怕他们。”

    小雨扯着他的衣袖说道。

    “小雨,小菊对我的情分你还不知道吗,都怪我当时走的时候没带走她,都怪我没有早点回来,我对不起她!

    你还想留在这里吗?如果你不想呆在这里,回去收拾下东西,这里有点钱你拿着,这山翻过去往东走,有个庄子,你到庄子上找客栈住下来。我晚点来找你。”

    小雨连连点头:“公子,你带我走,求你带我走,这里我一刻都待不下去,再不走就是迟早和小菊一样的下场。”

    萧隽又回到院子里。

    这次他进的三寨主许义的楼。

    许义看见他倒是没惊吓着,只是埋怨道:“萧先生你怎么才回来?有两件事要告诉你,一是总寨传下来号令,说是要查访你,发现你的踪迹要立刻上报;二是小菊死了,被五金刚强奸折磨后上吊自杀的。

    这两件事都是发生在你走后半个月前后。五金刚刚走不久,号令就传下来了,估计是怕你去寻仇。”

    萧隽阴沉着脸说道:“你把五金刚来的情况详细的跟我说一遍。他怎么会去我住的小楼?”

    “唉,这事说起来让人寒心。五金刚是奉翟虎爷的命令下来催促各寨上交年供的,我们年供是半年交一次。

    那天晚上我们在大寨主家喝的酒,酒喝的都差不多了。五金刚就问,晚上我住在哪儿,有没有新鲜的货色晚上给我消遣消遣。听说你们这儿藏了不少好货,可别拿陈货来打发老子啊。

    这时,老二就说了一句,几栋楼你随便挑,就是东边的那栋楼你别去,那个已经名花有主了。

    老大也跟着补了句,就是就是,那个丫头已经赎身了,再说,我也劝你别去惹她,她的主人你也惹不起,我们都是他手下的败将。”

    许义摇摇头,又说道:“当时我就感觉不好,这不是在故意撩拨五金刚吗?他已经喝了那么多酒。

    我就接话说,那丫头早就和萧先生睡到一起了,已经是陈年货色了。那五金刚说什么叼萧先生,我今晚就要睡他的女人,看他能奈我何?

    说完他就摇摇摆摆的去敲你家门了。我当时就埋怨说,你们俩说那话干嘛,这不是故意招惹他嘛,我们还不拦下他?等萧先生回来我们怎么跟萧先生交代啊。

    老大就对我说,这是老二的主意,让五金刚睡了小菊,等萧先生回来知道这事,肯定会上伏虎寨找五金刚的麻烦。

    凭着萧先生的武功,一定会让伏虎寨元气大伤,至少也是个两败俱伤。那以后我们就不用每年交这么多银子了,这也是为了寨子好。

    后来,听到小菊哭喊救命,我就跑过去打门,我刚说五爷别这样,萧先生回来不好交代。话没说完,就被五金刚一脚踹出门外,在家躺了好多天。

    妈的,什么横山三义,看我被打了,两个人一个屁都没放,都躲在家里睡觉。”

    许义一口气说了半天,端起茶碗喝了一大口茶,又接着说道:

    “第二天,我听服侍我丫鬟说,小菊死了,是上吊自杀的。再后来,老大老二过来说,事情闹大了,等你回来就说小菊是病死的,免得你迁怒于我们。

    我心中有气,就和他们大吵了一架,说我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的恩人。老大安慰我说,不是不帮你,也不是对萧先生不讲义气,是我们三个加起来都不是五金刚的对手。

    大不了萧先生回来后,把月如接过来让她服侍萧先生,那可比小菊强多了。

    后来接到总寨的号令说是查访你的踪迹,老二就说打探消息这是他的强项,就出寨子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我估计吧,他是心虚,怕你回来找他的麻烦。”

    萧隽听他说完,暗想,除了这老三还讲义气,老大罪不当死,这老二下次碰到,至少要废掉他一身的功夫,脸色缓和了点:

    “伏虎寨怎么走?”

    许义答道:“伏虎寨我去过,也就两天的行程。萧先生你要去伏虎寨啊,我陪你去给你带路。这件事让人心冷了,不讲义气,还老是玩心眼子。

    萧先生你不知道,他们俩一直都想暗算你,想套出你的武功根基。我想明白了,从此跟他们割袍断交,这世上没有横山三义了。

    萧先生,从此我跟着你,给你牵马坠蹬,甘为马前卒。”

    萧隽一想,正好要把小雨护送到石磊那里,这家伙倒是个人选,还可以在庄子上训练下庄丁。

    于是就说:“你要是真舍得离开这里,那就收拾一下,我们就在后山下面的庄子里那家客栈会合。别跟王义说我来过了,我不想见他,我怕我忍不住会割下他脑袋。”

    半道上正遇见拎着篮子的小雨,小雨说是她假装到山上挖野菜,将包裹放在篮子里溜出来的。

    两人到了庄子上的客栈,要了饭菜正吃着,那许义也到了,一起吃了午饭。

    萧隽要来纸笔给石磊写了封信,让石磊把他们安置在庄上,又画了张路线图一起交给许义。说道:

    “这是我新收一个徒弟,他家有个庄子,你们去投奔他,就在那里住下。我这边事情了了,我就去找你们,如果我没来,一年之后,我这徒弟他知道我在那儿,到时候你们一起过来找我。许义,一会儿你去雇辆马车,务必安全的护送小雨到达目的地。”

    许义惊讶的说:“你不用我陪你去伏虎寨了,你又不知道路?”

    “你跟我说下就行了。不用你陪着去,你跟着我还得关照你。”

    许义想着,确实自己跟着去反而还是累赘,便默默的点了点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