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30章 血洗伏虎寨(上)
    伏虎寨原本是个几百户人家的山村。这村子也是坐落在一个狭长的山谷里,一条道路和一条小溪将整个村子分成两半,前后约有五里多长。

    几年前翟虎爷带着八金刚来到这里,一眼就看中了这里的地势。

    这些人住下以后,一方面以开武馆为名四处招募徒弟,一方面偷鸡摸狗,打架斗殴、调戏妇女,弄得整个村子乌烟瘴气。

    翟虎爷以保护村子安全为名让每家每户摊丁交粮,在村子入口处修建两道竹制栅栏中间填上大石块和泥土,变成了一道寨门。

    然后,翟虎爷安排人每天在村里巡逻,在寨门处站岗,然后让进出的村民交保护费。

    一开始,家里有年轻女人都躲了出去。再后来,不愿投靠他们的又不堪保护费之重也搬了出去。最后还是有些年龄大的舍不得故土,还是坚守在自己家里。

    翟虎爷最后使出毒招,让人放火烧了一家人的房子,又在夜里杀了另外一家的老两口,这下,村里人都害怕了,再也没有人愿意留在村里。

    翟虎爷鸠占鹊巢,将村民都赶跑之后,又让手下一百多徒弟修建了一个内寨。翟虎爷带着八金刚住在内寨,而徒弟们驻扎在外寨。

    等到山寨成了规模,翟虎爷就开始征讨之路。方圆几百里的山寨都在他们征讨范围之内,因为翟虎爷武功太高,一连打服了好几个名气大的山寨,其余的审时度势知道自己无法抗衡,都只好臣服于他。

    然后,翟虎爷开了个绿林大会,当仁不让的被推选为盟主。

    说是结盟,实际上是给各地的绿林寨子议定每年的年供,按寨子大小核定每年要上缴的银两和粮食。这样,除了寨子的日常开支外,伏虎寨还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和粮食。

    规模大了,引起了官府的警惕,派出了几千府兵讨伐。谁知翟虎爷早已接到密报,府兵还在调集中,他已经知道了出发路线、行军队列一系列的情报。

    他发出盟主令调动各山寨人马在半路上设伏,将几千府兵一举击溃,从此更是声名大噪,各地好汉纷纷来投,寨子的人马也发展到千余人。

    后来,官府干脆与他暗通款曲,默认了他的势力范围,两方和平相处,只是瞒着朝廷。

    这些都是在横山山寨时,听王义他们聊天说的。

    伏虎寨防卫严密,光守护外寨的弓箭手就有四五十人。而且平时大门紧闭,一个人想要攻打寨子根本就没可能。

    要想进入寨子,只有两种办法,一个是找机会混进去,这个机会比较难找;还有就是从山上趁黑溜进去,上山下山对于萧隽来说就是轻车熟路。

    可萧隽想的是要堂堂正正的杀了五金刚,堂堂正正的为小菊报仇雪恨。

    他想到翟虎爷是绿林盟主,在绿林道最看重的是面子、威信,就在这面子上开动了脑筋。

    这天,翟虎爷正坐在房间阳台上喝茶,踌躇满志看着这个他一手打造的山寨。二十八家绿林寨子现在加起来,手里可以调动的人马就有两万人之多。

    这点人马还是不够的,还得向外再继续扩展,这里只需要留下一个金刚在此坐镇就可以了,自己可以带着七大金刚往淮西一带发展,在那里再号令个几十家绿林山寨,自己成为总盟主。

    到时候,手头有个五六万人的兵马,周皇爷起事的时候,自己至少能弄个先锋大将做做。

    想到这里,不仅暗暗佩服周皇爷布闲棋下冷子的功夫。

    自己原本是周皇爷手下的一个侍卫首领,可周皇爷慧眼独具,认定自己是个帅才,就让自己带着八个侍卫对外号称是八大金刚潜身绿林,几年间就成就了这么大的一份事业。

    吃香的喝辣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比起其他几个同僚来,这占山为王的感觉可是真好。

    正在美美的喝着茶,沉浸在巨大的成就感之中。在寨门带队执勤的三金刚匆匆上来,报告说,寨门外的道路上来了一人,打着一条白布横幅,上面写着:誓杀五金刚,以血还血。

    这人把出寨的路堵上了,后面还跟着一群围观的百姓在看热闹。

    “去,把老五叫上来。看看他最近又在哪里干了什么坏事,这家伙总是管不住裤裆里的玩意。”

    翟虎爷的好心情全被这家伙给败坏了。

    五金刚满不在乎的出现在翟虎爷面前:

    “一个月前,受虎爷的号令,到横山寨子里催银,酒喝的多了点,睡了那里一个团练教头的女人。那女人受不了我这活儿,第二天上吊死了。大概这团练教头面子下不来,为了泄愤,跑到我们这儿撒野来了。”

    “你这东西,什么女人不好睡,偏偏招惹自家人的,还指着他们练兵呢。去吧,叫上你二哥,一起去看看,给个几两银子打发他走。”

    翟虎爷一听是个小小的团练教头,连个山寨头领也算不上,也没当回事。老二机警,武功又是几个兄弟中最高的,叫上老二是以防万一。

    翟虎爷一直是个相当谨慎的人。

    “不用叫二哥,这家伙既然是指名道姓要杀我,我就去给他点教训。让他输得心服口服,知难而退。再给他点银子打发他回家。”

    五金刚明白翟虎爷的意思,自从寨子扎稳之后,翟虎爷对下面的人马纪律要求严了些,比如不许在附近村子欺负女人,不准买东西不给钱,等等。

    按照翟虎爷的说法就是,我们是鱼,老百姓就是水,水干了鱼怎么活?老百姓都跑到别处谋生去了,我们还吃什么喝什么啊。盗亦有道的道理都懂吧?

    所以,既然有这么多老百姓在围观,那么就得按照江湖规矩来单打独斗,打败他还给几两银子让他回家,这在老百姓眼里好歹是个侠义的形象吧?

    翟虎爷见老五听懂了他的话,也就挥挥手让他去了。他对老五是有信心的,整个二十八家绿林寨主中,能打败老五的也是屈指可数。

    老五扛着他的剑就出去了,老三也跟着出了寨门。他倒不是担心老五,去给他观敌料阵。这年头把各山寨都打的服服帖帖,很少有跟人动手的机会,难得有热闹看,怎么能错过呢?

    五金刚走到萧隽面前,把剑往地下一杵,说道:“你就是横山山寨那个姓萧的团练教头吧?那天酒多了,睡了你女人,哪知你女人性子真烈,是她自己上吊死的,可不是我杀的。嗯,对不起了。”

    老五觉得一个小小的团练教头,能从鼎鼎大名的金刚口中听到对不起三个字,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萧隽的眼睛红了,那是愤怒带来的激愤!这激愤中居然还带有一丝快感。

    他笑了,居然他还咧嘴笑了笑,只是这笑容看上去很有点邪恶。

    手里的戎氏重剑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情绪,又发出了嗡嗡的声音,握着剑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

    “你就是五金刚?”萧隽再次确认了下。

    “你不是要杀我吗?得看你的本事是不是能杀的了我……”

    五金刚的话音未落,萧隽出剑了。这一剑劈的是五金刚的右肩关节。

    五金刚剑出剑鞘挥手格挡,从出剑到格挡,只是一息的功夫。他的出剑速度一向很以为自傲。

    就听到咔嚓一声,一股从未感觉过的大力传来,手里的剑居然断成两截。

    而对方的剑势不减,毫无窒碍,生生击打在右肩关节上。只是一招,就是一招!

    五金刚吃惊的看着空中居然飞舞着半截手臂,那手臂上还握着半截断剑,这是谁的手在飞?

    五金刚的眼睛里只闪过一丝迷茫,紧跟着看到漫天的血雾。这回看清楚了,这血雾来自自己的右肩!

    又是一声“咔嚓”,又一只手臂飞上了天。五金刚在晕倒的那一瞬间,脑海里只残留着一个影像:黑黢黢的剑尖上流淌着的血和萧隽狰狞的面孔!

    他是被吓晕的!

    一旁的老三猝不及防的看着老五的手臂在空中一高一低的飞舞,他也有些迷茫,但多年的临敌经验使他本能的拔出剑冲了过来。

    只听得啪啪啪啪连响了四声,已经倒地老五两只腿关节两只踝关节被那支黑黢黢的重剑击的粉碎。

    老三远远的飞跃起来,凌空下击,剑尖直指萧隽的脑袋。他这是攻敌必救,迫使萧隽躲避,离开老五的身体。

    萧隽一个侧身闪过剑锋,反手将戎氏重剑的剑头插在五金刚两腿之间的大腿根部。

    “嗷”的一声惨叫,五金刚又醒转过来,疼醒的!

    在剑尖插下去的瞬间,萧隽反腿一踢将老三已经失去平衡的身体踢到在地。谁也没有看到萧隽是怎么出腿的,好像也没有人能在这个角度出腿,而且还是那么的有力。

    那老三也是反应迅疾,一个鲤鱼打挺刚想跳起来。萧隽手中的剑却飞了出去,穿过老三的胸膛,直接将他钉死在地上。

    从开始动手到二大金刚倒地,也就是五六句话的功夫,比五金刚和萧隽对话的时间还要短!

    萧隽慢慢走过去,拔出重剑,在五金刚的两边脸颊上反复擦拭着血污,一边仰天大笑道:

    “小菊,你看到了吗,我给你报仇啦!我说过,一定要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上,我做到了!哈哈哈。”

    五金刚又晕了过去。

    围观的百姓哪里见过如此惨烈的场面,平时让他们敬若天神一般的金刚,就在这一挥手一投足之间躺在地上像头癞皮狗。

    而那个愤怒的年轻人状如疯虎,吓得他们一个个四散开去,口里嚷道:

    “疯了,疯了,这人一定是疯子。”可又想继续等待下文,在远远处停留下来。

    萧隽一手杵着剑,一手戟指指向寨门,厉声喝道:“上面的,还不过来把人抬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