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31章 血洗伏虎寨(下)
    萧隽将剑扛在肩上,转过身去,慢慢走到那白布横幅那里。

    将插在地上的两根竹棍拔起来,还好整以暇的将那横幅卷了起来。然后,又随手将它丢弃了。

    这时候,才听到寨门上嘈杂声四起。紧接着,一阵阵清脆的锣声响起,“强敌来袭、强敌来袭!”

    警告声响彻了整个寨子。

    就在一片杂乱声中,那萧隽居然走了,扛着剑慢慢悠悠的走了。

    议事厅里,翟虎爷坐在主位上,剩下的六金刚或坐或立,都在听寨门上的一个小头目惊魂未定的描述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地上担架上躺着的是裹成粽子状的老五和死人老三。

    翟虎爷刚听到那人使的剑,眼光和二金刚对视了下,像是在探究什么,二金刚沉稳的点点头。

    是他,就是他!

    黑龙会总舵传下的追击令描述的就是这个模样。随身的佩剑是把黑色的未开刃的重剑,虽然没有说使用的是哪个门派的武功,但他杀了两个黑龙会里的年轻杀手,都是一击毙命,随之远遁。

    剑是他,杀人的风格也是!

    翟虎爷沉思了会,接连下达了两个命令。

    快马通知最近的黑龙会联络点,让他们附近快速布网,全力搜索;

    老大和老八上寨门加强戒备,老二领着剩下的金刚带着人去附近搜索,附近的几个村子一定要跑到,要造成一种气势,只有这样才能挽回许些面子。

    命令都发出去了,翟虎爷却蹲下来检查着老三和老八的伤口。既然是钝剑,何以有这么重的创口?两支手臂都飞出去了,说明这人一定是天生的神力,而且剑使的稳准狠。

    翟虎爷自忖自己如果拿着这样的一把剑,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

    面对这样的对手,唯有偷袭才是最有效最安全的办法。所以,翟虎爷马上形成了自己的对敌方案,改装打扮,以喽啰的身份跟着老二出去巡查。

    翟虎爷一直是个很谨慎的人!

    刚到寨子口,却看到寨子上的守卫鸦雀无声,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看着外面。

    而外面却传来的滴滴答答不紧不慢的马蹄声,一匹马驮着一个人的尸体回寨子了,那人口中流着血,也一路滴滴答答的。

    那匹马半柱香之前刚刚离开寨子,那人也是。这是刚刚派出去的信使。

    更诡异的是,刚才杀死两大金刚的那个人居然又回来了,走了之后又回来了!

    这回他没有什么横幅,只是他手里拿着半块西瓜,正站在那里专心致志的吃着西瓜。

    远远的,依旧是一大圈围观的群众。

    翟虎爷心里莫名其妙的颤抖了一下,他感到有些心虚,这种感觉好久好久没出现过了。

    忽然间,寨门上“伏虎寨”三个大字显得异常的刺目,他还记得,这个寨子刚设立不久,一个穿着道士服打扮的仙风道骨模样的江湖术士,摆出天机不可泄露的神秘悄悄告诉他,这寨子名字要改。大王的名讳为虎爷,而这寨子叫伏虎,犯冲啊!

    翟虎爷大笑着让人把他打了出去。

    那时,二十八家绿林寨子刚刚输诚,翟虎爷正感觉如日中天,他恰恰是认为自己的名字与寨名相得益彰。

    可刚才为什么会发虚呢?是对手摆出的这幅无所顾忌成竹在胸的样子吗?不对,是自己目前所得到的太多,一旦拥有的太多,就越怕失去。自己首先输掉的是气势。

    翟虎爷一下就厘清了思路。

    他收回了关闭寨门,据寨死守,以静制动的命令。

    以老二为首的四金刚带着十人为一队的巡逻队上去了,不对,是十一人的巡逻队!

    老二做了个手势,其余三金刚会意,成扇面包围那个正在吃西瓜的人。无论你有多高的武功多快的身法,当你被人围在中间时,你的前后左右都是人,你总逃不掉别人的一击。

    萧隽好像也懂这个道理。

    他扔掉了西瓜。当包围上来的人全神戒备,以为他会拔剑冲上来的时候,萧隽却做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动作。

    他转身发力,一溜烟的往回跑了,居然跑了!

    人的动作是有本能反应的。假使你遇到敌手对阵,而对手忽然跑了,你的第一反应当然就是穷追不舍。

    所以,四大金刚也是常人,他们的反应都是一样,追!跟着屁股后面追!

    老六平时不是个很勇敢的人。

    遇到强敌时,他往往要磨蹭一下,等着其他弟兄们上去之后,他才会跟着往上冲。

    但是,这种人往往都有个习惯,对阵溃散的敌人时,他的勇敢就表露无遗。现在,老六就是冲在第一个的人。

    萧隽突然就掉头了,没有任何征兆的忽然就掉头了。

    不是急停再转弯,而是高速奔跑中突然掉头,以同样的速度。然后就和老六撞上了!不是人撞上了,是他的剑撞上了老六的身体,从中间撞上的。

    萧隽的奔跑变换了种姿势。原来他是剑尖斜指上前,现在是剑身在后,因为剑尖上还拖着老六的身体。

    这一突然的变故,让各人反应各异。

    老二和混迹在喽啰堆里的翟虎爷在启动奔跑的刹那间就明白了,那人绝对不是来表演完吃西瓜,然后撒腿就跑,从此消失的主,。他一定留有后手!

    所以,翟虎爷跑在喽啰队里最后一名,而老二也掉到了喽啰队里。

    当萧隽掉头时,他俩不约而同的刹住了急速奔跑的脚步。

    其余的人却没有怎么快的反应,老四和老七在萧隽的剑从老六肚子中穿过去的时候,已经与萧隽擦肩而过了。

    而萧隽拖着老六的身体正好与一群五六个喽啰迎面撞上。萧隽突然停下,好像他一直站在那儿似的。

    他使出了一招学自十三公子的“长江七叠浪”。一招使完,没等战果出来,他又发力向靠的最近的老二冲了过去。

    五个喽啰都是咽喉中剑,喉结被重剑的剑尖击的粉碎,而表皮只是擦破了。

    老二这时犯了一个绝对的错误,是个机警过人的人都容易犯的错误。他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挽回败局的机会!

    如果是老大在此,他看见萧隽向自己冲过来,第一反应是翟虎爷就在边上,他应该摆出防守的姿势正面对阵萧隽。

    当萧隽攻击他时,他只要注重防守就行了。这时候,装扮成喽啰的翟虎爷就可以在一边偷袭得手。

    而老二的选择时首先自保,逃避成了第一选择。他斜斜的飞起落在一边,把翟虎爷和另外两个喽啰正面让给了萧隽。

    翟虎爷看到老二让出了正面,自己正直撄其锋,也下意识的飞起避开了萧隽的剑锋。

    他比老二飞的更远,远远的落在老二后面。

    翟虎爷一直是个很谨慎的人!

    萧隽诧异的看了翟虎爷一眼,挥出一剑,打倒了面前的两个喽啰,直接跳到山上,扬长而去。

    没有谁再有勇气跟着追下去了!

    整个伏虎寨的气氛有些沉闷。大家都见识了萧隽鬼魅一般的身法,十步杀一人的气势,没有人再敢出寨门。

    只是固守在寨子上,弓箭手全部上寨门,严阵以待。

    可是,到半夜的时候,却炸营了!

    整个上半夜,大家精神紧张、恐惧的毫无睡意,可平平安安,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下半夜,外寨的两栋房子着火了。于是大家又爬起来奋力救火。还边救边骂:好不容易睡下了,是谁他妈这么不小心?

    火被扑灭了,大家又回到自己的房子接着睡。

    恐惧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有人突然惊呼:“孙老四死了,有人杀死了孙老四。”

    “赵小虎也被杀了。”

    ……

    然后,此起彼伏,各处都发现了尸体。算来已有十来个人被杀了。

    于是,一人反应过来:那人进寨子了!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山寨炸营了!

    谁也不敢再睡,真人投注:全都聚集在寨子门前,惶惶不可终日。有人喊了声:“这地不能呆了,我们跑吧。”

    几个胆大的打开寨门,溜了出去。老大和老八竭力喊话,让大家冷静冷静,可他们的声音淹没在上千人之中。

    一晚上跑出去了一两百人。

    第二天天刚亮,萧隽又出现在寨门口的路上,这回他没站着,而是在路边大石头上坐着吃煎饼果子,一口一口,吃的很认真,依然是旁若无人的样子。

    没有人再敢出门挑战。

    寨子里死一般的寂静,没人敢大声说话,空气中压抑的好像能拧出水来。

    一转眼到了中午、下午。

    萧隽只是中午消失了一会,他不知在哪里弄来的荷叶包的牛肉和一壶酒,居然在大石头那里喝了起来。

    太阳越来越往西,寨子里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他们不知道这夜幕降临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一个家伙背着包袱小心翼翼的出了寨门,小心翼翼的慢慢从路上走过,他的眼睛一直看着萧隽,只要萧隽做出任何一个表情,他马上就往回跑。

    可自始至终,萧隽根本就没看他一眼。

    这个勇敢的探路者让大家终于弄懂了萧隽的心事:他不是来灭寨子的,他是来让大家散伙的,只要寨子里还有人,他会一直坐在那儿。

    而大首领,整个绿林的盟主,一天都没看到人了!

    连值守寨门的老大和老八就是上午露了一脸,从此再也没看到。

    寨子门大开了。

    大家三五成群的轻轻从萧隽面前走过,生怕弄出大的动静惹恼了这个杀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