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32章 梦境还是现实?
    “施主,能否施舍点银两?”

    萧隽愕然抬头。只见一个慈眉善目却又有些嬉皮笑脸的大和尚站在面前,头上虽有戒痕,却穿着普通的农家衣裳。

    他一脸慈悲双手合十道。

    “你一个出家人在外行脚,不化米饭化银两干什么?”

    现在世道艰难,很多人又抹不开面子乞讨,便改扮为和尚骗吃骗喝。萧隽想,这也是个假和尚。

    “有银两自然就有米饭,还能在这小店住宿。本来可以开一次口的事,为什么要两次呢?”

    那和尚一脸的奇怪,好像觉得萧隽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见这假和尚有趣,萧隽便存心逗他:“天为房地为床,庙宇是家乡。即使你不愿意露宿,到附近庙宇挂单也是可以的。出家人嘛,这客栈不是你住的。”

    假和尚笑着摇头:“施主,你着相了。”

    “何为着相?”

    “刻意即为着相。”

    “何为不刻意?”

    那假和尚随即在萧隽面前坐下,叫了声:“小二哥,上付碗筷,再来一壶酒。有上好的牛肉也来两斤。”

    “哦,原来这就叫不刻意。酒肉和尚嘛就是酒肉和尚,你这出家人不持戒吗?”

    “有酒亦喝得,有肉亦吃得,无酒无肉亦过得。何必持戒?只有那些无酒无肉时,时时挂念的人才要持戒。”

    这道理竟说的萧隽无言以对。

    “时时挂念,时时挂念。”

    萧隽喃喃的念着。“大和尚,假如心中放不下一个人该持什么戒?”

    大和尚瞠目结舌,一脸的苦相,也是喃喃自语:“放不下一个人该持什么戒?我一心想着佛祖是不是放不下?我一心想劝化人是不是也是放不下?”

    这和尚自己痴呆了会,马上反应过来了:

    “施主,你错了!你执念太深,我差点被你绕进去了。我放不下佛祖,放不下有缘的人,是种理想,是一种精神上的需求。而你执念于女人,我们的境界是不同的。我执念的是别人,而你执念的是你自己。”

    “大和尚,你在妄言。我执迷于女人难道不是精神需求?”

    萧隽已经醉眼惺忪,但是,内心中已经知道,这是个真和尚。

    “阿弥陀佛。因为你自私,所以你想到这个女人应该是你占有的。她归于别人所以你难受。这跟精神需求是不一样的。”

    这和尚夹起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随即又倒了一大杯酒进去。

    “你想过吗,真人投注:她如果跟了别人也许会更幸福!而跟着你,就是苦难。你失去她你痛苦,而她则会幸福。如果这个道理你没想过,你就是自私!”

    现在的萧隽犹如醍醐灌顶,这番话犹如一把大锤猛然的击中了他心口:

    我是个自私的人,我从来想到的是自己。我从来没想过,若兰她如果跟着我,她需要背弃的是她的理想、信念、还有她的家庭,而跟着我她会幸福吗,我能给她幸福吗?

    萧隽立起身来,走在桌边双腿跪了下去,他低着头双手合十:

    “大师,弟子活到二十一岁,经历了很多磨难。今天经过大师点化,弟子彻悟了。从此愿意一心皈依我佛。还望大师不嫌弟子愚笨,我愿从此拜在大师门下,终日洗心革面。”

    那和尚似乎被萧隽的举动吓住了:

    “哎,施主,你先起来。我们说话归说话,今天的饭钱和住宿费用还是得你付,和尚真的身上没带银子。”

    “往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后种种譬如今日生。大师,请收留弟子。”萧隽虔诚的磕下头去。

    “孽缘,孽缘啊。”那和尚单手虚扶了下萧隽,萧隽如腾云驾雾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施主,你第一天到伏虎寨,我正好路过,我亲眼目睹了你杀人。当天晚上,你进伏虎寨先放火后杀人,我还是在你边上;今天,你放走那些人,我也看见了。虽然你练的功法和你的剑让你暴戾,但是你还有一颗善良的心,这点善心就是与我佛结缘,这才是我来点化你的原因。”

    这和尚此时露出庄严宝像,一口一莲花:

    “你尘缘未了,还需经过诸多磨难方可顿悟。愿你今后长持这颗善良的心,切勿在红尘中迷失本心。今日我传你几句佛号,常常念诵,方可化解你的戾气。你记住了,第一句:般若波罗蜜多…….”

    “昨日红尘一觉去,缘来缘去终有时……”

    那和尚唱着偈句,径直去了。

    ……

    “客官,客官,该醒醒了。都打烊了,我扶你去房间睡。”

    萧隽醒来,客栈的饭厅里已经空无一人。他一把抓住店小二的手问道:“那大和尚呢?”

    小二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什么大和尚?”

    “就是刚才陪着我喝酒吃肉的大和尚?”

    “客官,你进门时已经醉醺醺的,后来又要了五壶酒。然后一个人自斟自饮,喝到四壶多的的时候就趴在桌上睡着了。掌柜的一直不让我叫醒你,说是等你醒了送到房间去,我这是真的困的吃不消了,才来打扰你的,这都到子夜了。客官,你做梦了!”

    萧隽愣怔在那里,口里念出了:“昨日红尘一觉去,缘来缘去终有时。”

    一路向北。

    这一日来到八公山。这里的豆腐闻名天下,传说是汉武帝叔叔淮南王刘安发明。

    萧隽在一家挂着杏黄酒旗的酒肆要了个临窗的座位,点了几个豆腐菜和一条淮王鱼,要了壶酒,自酌自饮。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个大和尚的慈眉善目却又嬉皮笑脸的面容。

    说是梦境,那佛号清楚的记得,那两句偈语也时时浮在心头;

    说是现实,大和尚踪影皆无,谁也没见过。

    正品味着大和尚说自己尘缘未了的话,忽然看见几个头上带着斗笠的人,从街道上匆匆而过,其中一人的身形极其像横山山寨二当家吕义。

    “真是善恶有报,疏而不漏,没想到在这儿撞见了他。”

    萧隽暗道。结了账,萧隽紧了紧身上的黑色大氅,将翻领帽遮着头,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

    这件黑色大氅是在路上一个成衣铺买的,腰上的悬剑太过醒目,用这件大氅刚好能够掩饰。

    “这件传闻到底是真是假?没听说淮南王刘安富可敌国啊?别是咱们被人当枪使了,胡大哥。”

    这是吕义的声音,萧隽练了疯长老的功法之后,有异于常人几倍的听力。虽然吕义的声音很低,但萧隽听的真真切切。

    “吕兄弟,这事多半是真的。你想啊,淮安王刘安身列仙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典故,说的就是他。我们这八公山的名号也来自他手下八位炼丹士。这炼丹,可不是一般人家练得起的,必定要囤积大量的金银珠宝作为日常开销和炼丹的材料。所以说,这批宝藏价值千万之说只少不多。”

    吕义低声笑道:“咱们兄弟一场,承蒙胡大哥瞧得上咱这三脚猫的功夫,邀我来助拳,到时候拿到宝藏,兄弟我也不贪,分兄弟十几万银两,到时找个地方做富家翁去。那个破寨子我也不想呆下去了。”

    “银子的事好说,自然见着有份。只是到时候,还要借助兄弟神探子的大名,我们能抢先找到宝藏,多分一份也是情理之中。”

    边上另一个声音说道:“咱们兄弟还是抢先拿到藏宝图再说。好几拨人马呢,听说连五岳剑派、四川唐门都有人来。虽然说好,不管是谁拿到图都是大家分享,可保不齐有人存了私心想独吞。”

    “管他哪里的,强龙不压地头蛇,谁也得给咱们地头蛇的面子。”

    “到了到了,就是前面那座禹王庙。门口松林里拴的那匹白马就是那个人的,他还在庙里。大家小心了,这人一手暗器功夫十分了得,”

    这是那个姓胡的地头蛇说的。

    这座山是八公山其中的一座,山坡松林里有座禹王庙,供奉的是治水的大禹。

    萧隽从他们的对话中把事情也了解清楚了:庙里的这个人身上有刘安的藏宝图,他们和另外几帮人约好抢了藏宝图,然后大家平分宝物。但是,这人会暗器功夫,他们对他有所忌惮。

    吕义他们三人伏在土坡下商量:由轻功好的吕义到庙门前叫阵,将那人引出庙来,然后姓胡的和另一人躲在庙门两边前后夹击。

    还未开始动作,就听得松林里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姓菅的,老老实实从庙里出来,把东西交上来。我们已经把庙团团围住了,你现在是插翅难逃!”

    庙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唐门松字堂堂主唐九在此,兄弟们,都报上名号,让姓靳的见识见识。”

    这是最先开始说话的那人。

    “丐帮长老严长河在此!”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松林里传了出来。

    “五岳剑派衡山伊东堂主在此。”

    “淮西五合庄庄主朱之瑜在此。”

    ……

    松林里声音此起彼伏,竟然埋伏着二十多人。

    “一群狗在外面狂叫什么,打扰大爷清梦。要什么东西自己进来拿,还要大爷送到你们手上不成?”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庙里传出,竟然把外面这些有头有脸的人全然不放在眼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