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33章 菅一的藏宝图
    庙外众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敢走进庙门。

    吕义听到这些人报名号,都是江湖鼎鼎有名的门派和人物。唐门、五岳剑派、丐帮自不消说,就是淮西五合庄朱之瑜,人称淮河大侠,那都是等闲难得一见的大人物。

    这些人都不敢正面与庙里那人对阵,而自己却自不量力,刚才差点被这两人当着诱饵前去诱敌。看来这宝藏即使能找到,自己也没份,弄得不好小命还得搭进去。

    担心萧隽回来追查小菊的事,自己借口出门探查萧隽的踪迹,拐了横山山寨的存银原本想找个山高水远的地方隐姓埋名,逍遥一生。

    半道上碰上了八公山的老胡,两人过去有些交情,老胡便竭力邀请他加入寻宝行动。自己也是一时财迷心窍,竟然跟着来了。

    此事看来凶多吉少,想到这里,便萌生退意。借口到庙后去探查,想溜之大吉。

    吕义绕道庙后,随地撒了泡尿,见老胡他俩并没有跟上来,撒腿便往树林里跑。刚进树林,便被树上跳下一人一脚踹倒。定睛一看,萧隽站在他面前,斜着眼睛看着他。

    吕义见萧隽来者不善,知道他已经得知了事情真相,忙跪下磕头,求饶道:

    “萧先生,别听他二人挑拨,我怎么会唆使五金刚去害小菊。萧先生,我冤枉啊!”

    萧隽冷冷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吕义磕头如捣蒜:

    “萧先生,冤有头债有主,你挑了伏虎寨,杀了五金刚,已经报仇了。你就放过小的一马。我把身上的银子都给你,你再去买十个小菊也够了。”

    说完,抖抖索索的解开外袍,取出腰囊,拿出一叠银票。

    “这里有三千两银子,是我一生的积蓄,我都给你。”

    萧隽也不客气,将那叠银票塞到自己腰囊里,刚想让他滚,忽然看到他穿着新的外袍,内里却打有补丁,一伸手,将那补丁撕扯下来,里面掉出了五六张五千元一张的大额银票。

    萧隽坏笑道:“你自己刚才说的把身上的银子都给我,我就不客气了,滚吧。”

    吕义面如死灰瘫软在地。

    萧隽意外得了几万两银子的横财,心情一高兴,便放过了吕义,随即又回到庙宇边上继续看热闹。

    他打定主意,两边都不插手,他想见识下这些天下闻名的名门大派的武功到底是怎样的?

    二十多人已经将禹王庙围住。外面的人不敢冲进去,里面的人也不出来,一时成了僵局。

    这时,那丐帮的严长河叫道:“放火,放火,把庙烧了,看他怎么躲。”

    众人都觉得有理。于是,不断有人砍下松枝运到庙墙四周,点上火,开始烧庙。

    就在这时,灰土土脸的吕义躲在淮西大侠朱之瑜的身后,指着萧隽大声喊道:

    “穿黑色大氅的那个人身上有五万两银票。二十八家绿林总瓢把子翟虎爷发出盟主令,谁杀了他,提上人头可领赏金五万两。”

    立即,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不怀好意的转向了萧隽。现银五万两,人头五万两,加起来便是十万两,这比那什么藏宝图靠谱多了。

    性急的便开始蠢蠢欲动。那丐帮严长老一挥手上的枣木棍,喊道:

    “这人是里面姓菅的那小子帮手,先拿下他再说!”

    说完,一个三步赶蝉到了萧隽身边,舞动枣木棍封住了萧隽的上三路。而余下的众人纷纷丢下手里的松枝,拿起家伙争先恐后的扑了过来。

    唯有唐门的唐九带着三个门人站在原地没动,全神戒备着庙里的人。

    萧隽感觉到一股大力向自己涌来,那丐帮严长老内力深厚,棍未到,棍风已扫到萧隽的脸上。

    萧隽感到这是自己出道以来遇上的最强大的对手,不敢大意。右脚一用力,人斜飞出去,然后直奔庙后树林,众人一起跟着身后狂追。

    这时,庙宇房顶上飞起一人,一扬手,一把铁莲子飞了出去,直逼唐门四人。

    这唐门出身的人听音辨器的功夫都是从小开练的。虽然他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庙门,防止里面的人冲出来,没想到那人在屋顶上,但是,铁莲子一出手,他们立即做出了闪避动作,

    一个个就地翻滚虽然狼狈,但也堪堪让开。唯有一名弟子的脚踝被击中,腿一瘸一拐的。

    那人像只大鸟几起几伏便进了松林,接着,一声马的嘶叫,然后一阵马蹄声响,那人竟径直下山去了。

    唐九跺脚,大声骂道:“一群乌合之众,到嘴的肉居然飞了。”

    一扭头,看到挑起事端的吕义正在一边发愣,手一扬,一柄薄薄的飞刀笔直的插进吕义的咽喉里,吕义没有丝毫反应便仰面倒地。

    萧隽急速的在树林中纵跳攀越,很快,身后追赶的人越来越少。众人眼见的追上无望,骂骂咧咧的都回去了。

    萧隽到客栈取了马,不敢在此停留,连夜继续北上。

    这一日,赶到黄河渡口,却见一人一白马也在那里等候着。

    那白马萧隽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庙里那人的马。

    萧隽牵着马走了过去,微笑着对那白衣白衫的年轻人说道:

    “你这人好不讲义气,我替你解了围,你却自顾自的一个人跑了。”

    那人上下打量了萧隽下:

    “你便是那身价十万两的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有十万两的身价,居然还敢去凑热闹,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过,你能从那么多人追杀中毫发无损的逃出来,说明你也许是艺高人胆大。你又不是见义勇为,我为啥要和你讲义气?你追上我,还是为了藏宝图?”

    “倒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那什么藏宝图毫无兴趣,我是追踪一个仇人到那里的,正赶上了那场热闹。你倒要感谢我那仇人,真正来说,是他救了你。不然,你不是变成烟熏的就是变成火烤的了。”

    那人大笑:“这样解释倒也合理。想烧烤我倒也没那么容易,知道了他们在外面放火,我早早的便上了房,我一直在等烟雾大一些的时候冲出去。就凭他们这些人,想杀我还得回去练练。”“

    ”哈哈,别人为了藏宝图追杀我,为了十万身价追杀你。哎,那翟虎爷为啥悬赏五万银子买你的人头,这件事可是轰动了江湖,好多年没有这么大一笔悬赏花红了。各种版本的故事都有,什么杀子之仇的,什么夺妻之恨的,还有宝贝被抢一说。”

    萧隽坦言:“倒也没什么传奇。翟虎爷手下的头目侮辱了侍候我的一个婢女,那婢女上吊自杀了。我找上门去,将那伏虎寨的大门堵了两天,将那头目打成了残废,替我那婢女报了仇。后来又制造了些恐慌气氛,让里面的山贼都四散而逃,将他好端端的一个寨子给废了,让他丢了面子,他才对我恨之入骨的。”

    那人用满是欣赏的眼光看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原来如此。有血性,够男人,还有手段,当浮一大白。这样吧,河对面镇子上有个酒楼,那里的黄河鲤鱼做的是一绝,咱们为你的故事喝上一杯。我叫菅一,草菅人命的菅,一诺千金的一。”

    说罢,伸出了手。

    “我叫萧隽。落木萧萧的萧,隽言妙语的隽。”

    两人相视大笑。

    菅一上酒楼,一口气点了三条黄河鲤鱼,分别是红烧、清蒸、还有鲜鱼羹。

    他说道:“我特别喜欢这里的黄河鲤鱼,肉质细嫩,却无土腥气,无论清蒸还是做羹,异常鲜美。我每次经过这里,必然到这里吃鱼,都成习惯了。萧兄弟,你如果到京城可以到这个地址来寻我,我带你到京城转转。如果我不在家,就跟看门的留下你的住址,我来寻你。”

    他说了一个胡同的地址,让萧隽记下。

    萧隽记下了,答应道:“我到京城本是和朋友一个约定,待我安定下来,必然来寻你。”

    菅一端起酒碗,重重的和萧隽碰了一下,微笑着说道:“萧兄弟,你我二人投缘,不如我们叙个年齿,结为异性兄弟如何?”

    “好啊,我也觉得菅兄弟豪气干云,对我的胃口。我今年二十一岁,菅兄弟你呢?”

    “我也二十一,我们同年,我是七月生人,你呢?”菅一的神情有些紧张。

    “我比你大两个月,真人投注:我为兄你为弟,以后你得叫我大哥了。”萧隽笑嘻嘻的说。

    “哎,本来以为我能做哥的。好吧,今日咱们以酒为誓,改日带猪头去关帝庙烧黄纸。大哥,你听说过这个吗?”

    菅一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很机巧的木质玩意,说道:“这个就是他们追杀我的真正原因。这是唐门这两年开发出的一种新型弩,一扣这个扳机,可以射出一支箭,可以连续射出五支,靠的是机簧力量。这箭虽说也是袖箭,但威力可就大多了。十米开外能直接洞穿人的咽喉。他们一直秘不示人,我费了很大功夫才弄到一支。根本没有什么藏宝图,他们都被唐门的人忽悠了。”

    “哦,原来是这样。他们可为了所谓的藏宝都制定了分赃方案。”萧隽大笑道。

    酒毕,两人把臂下楼,各自上马,相伴往京城而去,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再未遇上狙击。

    快到城门口的时候,菅一说:“大哥,我们就在这里分手,我还得去另外一个地方,就不陪你进城了。我过几天就回,到时你可要来寻我。”

    萧隽与他击掌为誓。

    京城,我来了!萧隽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卷一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