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35章 蓝雨卿其人
    萧隽到了城门口,却被守门的兵士拦下了,说是进城需要路引。萧隽问,何为路引。带班的小头目解释道,为加强京城防卫,凡是带刀剑的武人进城,必须要到当地官府开具身份证明,即盖有官府大印的路条。那头目脸上长了颗黑痣,痣上长着几根毛,很是显眼。

    萧隽争辩道:“我千里迢迢,走了半个多月才到京。难不成还得回去到衙门开路条?”

    那带班的头目答道:“这是规定,既然有规定,都得按规矩来。没有路条,我也不好通融。要不,将你的剑暂且扣下,待你到城里寻到保人再来取剑?”

    萧隽说道:“这位官长咱们借一步说话。”伸手摸出五两银票,塞到那头目手里。那头目看了看手里的银票,扭头喊道:“来人,将这人扣起来,送到营里好好盘查盘查。”

    萧隽忙说:“等等,等等。我好像想起了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银票你不认识,这个该认识吧?”从腰囊里拿出杨三爷给他的银牌递过去。

    那头目接过来正反面查验了下,立正,行了个军礼。双手将银牌递过来说道:“长官,你有这个干嘛不早点拿出来,属下失礼,耽误大人时间了。”

    萧隽对这个办事认真不卑不亢还不贪财的小头目顿生好感,待会见到杨三爷得好好夸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头目倒也机灵,又是一个立正答道:“迅字营第三十七哨伍长赵大标。”

    “赵伍长,你很好。这五两银子就留给你们弟兄们加餐吧。”

    “谢谢长官赏赐。”

    萧隽问明了去铁狮子胡同的路,拍拍他的肩膀,牵着马离开了。

    到了铁狮子胡同,就见胡同口摆着两个重若千斤铸铁的狮子,张牙舞爪的,暗道,原来这就是这胡同名字的来历啊。

    走进去,看到一座占据半个胡同的大宅院,拱形的门道,两扇褚红色的大门敞开着,门道上却没有任何标识。门口站立着一排羽林卫的兵士,另有一队兵士在胡同里来回巡逻。

    萧隽走过去,将马拴在门口的拴马桩上,拿出银牌交给带队的哨长。那哨长接过银牌看了下,递给萧隽,问道:“长官,有何公干,是否需要属下帮长官递手本上去?”

    萧隽答道:“哦,我忘带手本了。烦你进去通传下,就说萧隽来拜访大将军。”

    那哨长将萧隽引到门房,拿出一本空白的手本摊在桌上,说道:“长官,大将军府的规矩,所有访客都要递交手本。”

    萧隽执笔写下自己的名字,那哨长很有礼貌的请他稍候,将手本送了进去。过了会,一个穿着蓝色长衫书生模样的人快步走了出来,一进门房便拱手行礼:“萧先生,三王爷早就交代过,只要是萧隽先生到访,一定要速速禀报王爷,他要亲自到大门口迎接先生。今天不巧的很,王爷上朝到现在还没回,只得请萧先生先随我来。我叫蓝雨卿,是王爷的书办。萧先生请。”

    “蓝先生请。”萧隽客套了番,便随蓝雨卿走了进去。

    走过门道,迎面则是一堵高大的影壁,上面雕龙画凤。这影壁立在这儿,隔断了外面的视线。绕过影壁,左侧是个大花园,太湖石的假山,木雕的亭台,人工湖的边上是一大块绿草地,草地上还有几只仙鹤在悠闲的漫步。

    蓝雨卿介绍道:“正面这栋楼和后面的楼是大将军府办公的地方,王爷在后面小楼里办公。右侧这排房子是吃饭休息的地方,这排房子过去则是王府。大将军府和王府是在一起的,共用一个大门,平时车马进出则是走边门。王爷是很节俭的,皇上赏赐给他好几座府邸,让他搬迁王爷府,他一直没搬。”

    萧隽频频点头,心里却哑然失笑,杨大哥还节俭?他可是很会享受的人。这排场、这奢华已经远远的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更何况像他这种来自小地方的人。

    蓝雨卿很会察言观色,萧隽脸上一个微小的表情立刻被他捕捉到了。他补充道:“真的,我们王爷与其他王爷、王子相比,算是低调的。”

    萧隽愕然,却不再敢把表情显露出来了。这蓝雨卿是个人精,就这份洞察人心的本事就可以让他任何时候都能立住脚,这需要在宦海中浸润多久才能修炼出来?他很好奇,想知道这个蓝雨卿在大将军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蓝先生跟随王爷很久了吧,你是隶属大将军府还是王府?”萧隽直截了当的问。他知道跟这种人打交道,你要是藏着掖着反而会被他轻视,他能从一个微小的表情就能推断出你心里真实的想法,何况是绕圈子说话来掩饰自己真实的意图呢?

    对付这种人精,要么什么都不要说,要么就直截了当的说。

    “王爷封王时我就跟着他了,算来已经近十年了。我平时负责王爷的往来文书,两边的文书一般都是我处理,但我的俸禄是在王府账上支取的。大将军府一般是公职,而王府则私人性质多一些。”

    蓝雨卿自然知道萧隽问这话是什么意思。王爷当时交代说这萧隽任何时候来,他都要到大门亲自迎接。虽然没说这是个什么人,但他知道,这人肯定是王爷极其看中的人。

    一般能让王爷到大门迎接的,要么是显爵重臣,在朝廷有重大影响力而且年龄比他大的;要么是高才或是立有大功的人,看这人的年龄,不像是满腹谋略的智囊人物。那就是一种可能,他是立下大功的人!而且还不是王爷的属下,更像是朋友。

    他问这话,说明他有意在王爷手下谋职,但是对大将军府和王府的体制不是很清楚,所以,蓝雨卿一语道破了大将军府和王府的本质区别。

    他这是主动向萧隽表示善意。蓝雨卿对于王爷亲厚的人一向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他把是否会影响到自己的地位当着判断敌人和朋友的唯一标准。在这种情势没有明确之前,适当的表示下自己的善意,给对方留下好印象,也是为今后是否能结盟先打下一个基础。

    数十年间,他能在王爷心中占据重要的位置,靠的就是这种纵横捭阖的能力。

    几年前,曾经有个满腹韬略的谋士来投靠王爷,王爷很欣赏他的才智,但这人目高于顶,心胸又狭窄,对王爷善待夸奖的人都有排斥心理。蓝雨卿不动声色,一直在其他谋士面前夸奖这人的桀骜不驯,说他有古之大才的风范。只攻一点,不及其余。

    蓝雨卿一脸真诚的提供了炮弹,点醒了众人将视线集中到此人的狂妄上。这些饱读诗书的人在历史书上找到了很多因为桀骜招祸的例子,不约而同的都在王爷面前轮流赞颂此人高调的个性,最后,成功的引起了王爷的反感,逐渐疏远了此人,最后,将他贬黜到下面的一个县去做县令。

    没有人知道,真正布局谋篇总领全局的竟然就是这个平时一团和气见人三分笑整天忙于事务性工作的不起眼的书办。

    这是蓝雨卿的杰作之一。

    蓝雨卿知道自己的长处就是善于处理杂务,而短处则是引经据典出谋划策,所以他从来不在战略问题发展方向上插话。结果,反而倒是他成了王爷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成了实际上羽林卫和王府的大管家。

    蓝雨卿将萧隽请到会客室,亲自端茶送水,然后请萧隽稍坐。他知道,自己名义上只是王爷的书办,由自己陪坐显然不够隆重,这也不是王爷的待客之道。所以,他立即去请来了羽林卫的副将秦卫。王爷不在,秦卫便是这座将军府中地位级别最高的人。

    秦卫是功勋之后,烈属之子。他靠着自己踏实肯干和对帝国的忠诚,从羽林卫的伍长做起一直做到营将。王爷很是器重他,将他从羽林卫调出,送去戍边三年,在增加实战经验立下屡屡战功之后,直接将他提拔为副将,负责羽林卫的日常工作。

    秦卫和大多数实实在在做事的人一样,不善言辞。跟萧隽客套话说完便找不到新的话题了。

    这当然是蓝雨卿的拿手好戏。

    蓝雨卿只用了一句话就勾起了秦卫的谈兴。“萧先生的佩剑好像很特别嘛。”秦卫是武人,对于武人来说,武器是永远谈不完的话题。

    于是,萧隽便开始谈论此剑的来历。这剑是他从一堆不起眼的废材中淘出来的,这是他内心认为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秦卫在感慨一段故事的传奇,而蓝雨卿则是从他只言片语提到杨大哥时感到震惊,果然,他与三王爷有着不同凡响的交情。

    蓝雨卿只是引起话题,剩余的时间他都是闭着嘴不再插话,他是一个很认真的听众,尽管他对武器之道一点兴趣都没有。

    “重剑无锋。”萧隽用这四个字结束了自己的故事。

    “重剑无锋?”秦卫端详着戎氏重剑,用手感受着剑的温度,咀嚼着萧隽的话。

    这正是三王爷跨进房间的时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