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36章 初识杨宁
    “萧兄弟果然信人,再见到你感觉真好。”杨三爷一步踏进会客厅,笑容满面。

    萧隽立起身来,也笑着说:“杨大哥,非是我守信,实在是被人追杀,无处藏身。只能进京投奔大哥,托庇于你保护了。”

    “哦,是黑龙会在追杀你?还是我们那件事?”杨三爷一边饶有兴趣的问,一边到主位上坐下,又挥手让其他人也坐下。

    萧隽这时才注意到,跟随王爷的还有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长着一双跟杨三爷一模一样的凤眼,皮肤白皙,要不是留着一道整洁异常的胡须,萧隽差点把他当做女人。这人坐到了王爷的下首,看上去地位跟副将秦卫相当,不过进门到现在还没说话。

    “哦,忘记介绍了。这是我们羽林卫情报司的负责人杨宁,秦副将、蓝先生看来你们都认识了。跟大家隆重介绍下,我的救命恩人萧隽,不是他,我早已命丧黑龙会之手了。”

    好年轻的一个人,想不到他竟然是情报司的大头目。萧隽不禁多看了他一眼,拱手为礼:“杨先生好。”那人也是微微一礼:“萧先生远来辛苦。”

    秦卫很是惊讶的问道:“大将军,我们怎么没听说你前段时间历经过生死?”

    那杨宁在一边插话:“大将军说的是前几个月在会稽府养伤,那次是这人救了你?”

    “是的。那次我受重伤,半道昏迷在路上,是萧兄弟救了我,而后又被黑龙会追杀到客栈,又是萧兄弟打退了杀手。后来他一路护送我到会稽府。被几个杀手穷追猛打还受了重伤,丢人的事,回来哪好意思说。”杨三爷独自嘿嘿笑了几声。“好了,不说我的事了,说你吧,萧兄弟,说你怎么被他们盯上的。”

    “那天在舞柳庄,你帮我剖析了我练的那套功法的问题,我怕我的那个,那个朋友跟着练,就匆匆告辞而去。当时心急,误上贼船,被人沉到江底差点送了命。”萧隽也不掩饰自己江湖经验不足,描述自己当时窘态时也跟着哈哈大笑。

    “后来赶到山谷,见到我那朋友。我才知道我练的是黑龙会当年疯长老的功法。后来,我那朋友带我见她父亲,也是黑龙会的一个长老。她父亲答应我帮我找一套内功功法解决我关元穴真气冲突的问题,还说让我加入黑龙会,又要我默写疯长老的功法。”

    杨宁和杨三爷异口同声:“骗局!”

    萧隽有些羞愧:“是个骗局,我当时昏了头。因为就是我一人练成了那套功法,他们认为我掌握了他们所不了解的窍门,后来功法默写出来,人就被他们囚禁起来了。”

    杨三爷哈哈大笑:“我猜你那朋友是个女人,你中了他们美人计了。我说你当时那么匆匆的走,原来是为了一个女人啊。”

    “不是美人计。我那朋友也被他们骗了,她误信他父亲和他们族长。后来知道真相之后,就帮我逃走。”

    “这女人倒是有情有义,她跟你一起逃了?”这回是秦卫插话了。

    萧隽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深深哀伤:“没有,她和他大师兄结婚啦。”萧隽长长的叹了口气。

    “萧兄弟,我猜她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别难过,天涯何处无芳草。”杨三爷宽慰道。

    萧隽又把如何摆脱黑龙会追杀,到石磊庄子上隐姓埋名做枪棒教头,后来挑了伏虎寨被翟虎爷悬赏五万两银子的事说了一遍。

    “那个县城一定是黑龙会的巢穴所在,囚禁你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总部。你从里面逃出来到东门城墙用时多少?还有,他们知道你和王爷的关系吗?十三公子后来你是否碰到过?”问这话的是情报司大头目杨宁。

    萧隽一一作答,但是他隐瞒了若兰父亲在县衙做书办的事情。虽然梅长老设计害他,他还是不想因为对梅长老不利而伤害若兰的心。

    “大将军,我是这样分析的。十三公子被萧先生一剑打败而且用的是他自己成名绝技,这么丢脸的事他不一定会回去详细说。萧先生蛰伏了一个月之久又出现在伏虎寨。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一个人被追杀首先是应该到最安全的地方。对于萧先生来说,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是大将军你这儿。萧先生没有往你这儿逃,他们有可能会想到大将军你有可能没有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甚至,我们可以更大胆的假设,他们有可能不知道萧先生和你的关系。”

    杨宁眼波流转,真人投注:像是怕众人跟不上他的思维,稍微停顿了下,又继续说道:“那么,完全有可能,他们的巢穴还在那个山城,或者说只是转移分散了一部分的人员财物到别处。我们都知道,要经营一个据点有多困难,何况是他们经营这么多年的一个巢穴。那么,我们现在要做两件事,一是抽调精干的人员逐步渗透到那个山城,最好把县城管户籍的换成我们的人,通过户籍资料查找可以刨根问底;二是萧先生进大将军府的事要严格保密。现在知道萧先生身份的只有我们五个人,在座的四个加上门口带队的哨长。后天有批军官要轮换去戍边,加上这个哨长的名字。此外,萧先生要换个名字,以后外出要向我报告,我派出人手保护萧先生。”

    思维敏捷、处事果决、办事缜密。难怪这个年纪就能担任情报司的大头目,萧隽听完杨宁这番话,立即给出了这个十二个字的评语。

    “对黑龙会巢穴的渗透要稳,宁可不成功,也不可打草惊蛇。这么多年我们寻找它已经花费了太多人力物力,宁儿,你分析的完全有道理。别说有七成左右的可能,即使是一成,我们也不能放弃。至于萧兄弟改姓名的事,这个要听萧兄弟本人的意见。改是稳妥;不改,我们偌大个羽林卫还护不了一个本身武功就很高的人安全,那不变成了笑话?”

    “原来我在石家庄做枪棒教头的时候,用的就是梅先生的假名,不如还是用梅傲雪的假名。”萧隽是个从来不愿给人添麻烦的人,再说他对假名真名并无所谓。

    “那就这么定了。”杨三爷果断的说。“蓝先生,你安排人把甜水胡同那宅子收拾出来,给我萧兄弟安个家,把管家婢女都配齐,在我账上支五千两银子做置办费用。秦将军,你拨一哨人马负责萧兄弟的安全。”

    蓝雨卿点头答应。秦卫应答道:“萧先生,不,梅先生,明天你随我去校场,自己挑选,看中那哨就是那哨。”

    萧隽拱手答谢道:“杨大哥厚意我领了。宅子我收了,但管家婢女一个也不要,有了山寨的经历,我发现自己心软,受不得别人的好,我就不能和女人相处,到最后总是我对不起别人,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说到这里,萧隽自己都感觉到有些凄然。

    忙振作了下,转向秦卫:“秦将军,也不用一哨的人保护。如果你允许,我想问你要一个人,这个人是个伍长,叫赵大标。让他带着他的一个伍来就行。”萧隽便把早上在城门口的事说了一遍。

    “哦,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没被提拔?秦将军,明天让人查下这个赵大标的历史,如果清白,就将这人提拔为三十七哨的哨长,原来的哨长降为什长。谁让他不能知人善用,就把这个三十七哨调来护卫萧兄弟。”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解决完我们去喝酒吃饭。那就是萧兄弟的身份问题。萧兄弟,你自己选,一个是挂客卿名,待遇等同蓝先生,平时你来去自由,有事的时候你当差;还有一个,你查访到黑龙会的巢穴,这可是立了大功。授你参将衔,等于是连跳五级,羽林卫还没这样的先例,略高了点;授你校尉衔,略低了点。反正你还年轻,待以后立了功再升也不迟。至于俸禄,校尉的薪俸是每月一百两,王府另外再每月拨你四百两,这不是我额外给的,是我请你给王府卫队当教头的酬劳。你看如何?”

    没等萧隽答话,秦卫在一边接腔道:“梅先生,你虽说读过书,但你是个武人。做客卿的都是满腹诗书的书生,整天之乎者也的有啥意思?来我们羽林卫吧,天天舞枪弄棒,操练士兵,这可比你当什么团练教头枪棒教头有意思多了,这可都是真正的士兵!”

    “我还没进过军营,我想尝尝当兵的滋味,我还是去羽林卫做个校尉吧。至于俸禄,这个杨大哥你就别考虑多了,我在逃亡路上黑吃黑发了一笔小财,足够我挥霍的,我就一个人,没什么开销。再说,我一个校尉,拿着将军的薪酬也说不过去。”

    “行,就按照你的意思办。”杨三爷爽快的答应了。

    “你们都说完了吗,那我说说我的意见。”一直再听他们说话的杨宁开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