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37章 甜水胡同
    “我不同意萧先生去羽林卫。羽林卫有羽林卫的职责,萧先生去了羽林卫,不过是最终多了一名将军。羽林卫已经有这么多将军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而现在对朝廷威胁最大的是什么?当然是复兴盟。这股暗黑势力一直梦想着复辟前朝,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彻底剿灭他们。

    而萧先生是最熟悉复兴盟黑龙会的人,他和他们已经交过两次手,他去过他们的老巢,他和黑龙会的杀手有过感情纠葛,他还认识他们的长老,听过他们族长的声音,试问,现在情报司有谁比他更熟悉黑龙会?所以,他应该来我们情报司,谁有异议?”

    杨宁没等大家想出反驳意见,接着开口说道:

    “既然没有反对意见,那么大家都认可他去情报司了。萧先生,有句话我得说,你如果选择做客卿,就轮不上我说这话。但你选择了做羽林卫的校尉,那就不能再按照江湖规矩来。你面前这位,叫大将军,而不是杨三爷,更不是杨大哥。

    即使你们俩有八拜之交那是你们俩私下的事,在我们这些有官职的人面前,你只能称为大将军。蓝先生是王府的人,他叫大将军叫三王爷都没问题。而我们作为下属,只能叫大将军。

    这,就是规矩,这就是法度。你以后在我手下当差,按规矩,我有将军衔,你应该叫我杨将军。但我们是特殊部门,再说我也不喜欢被人叫将军。你可以叫我杨首领,或者直接叫首领。”

    一番话说的萧隽冷汗涔涔,忙起立拱手道:“大将军,杨首领。受教了。”

    这人还得加八个字的评语:杀伐果断,毫不留情。萧隽暗自嘀咕,这以后怕是自己有苦头吃了。

    三王爷干咳了几声,无可奈何的说道:

    “萧先生这不是刚来嘛,再说我们刚才是叙旧,后来才说到职位上来。好吧好吧,那就这样吧,以后场面上咱们遵守规矩法度,私下里咱们还是老规矩。走,走,都前胸贴后背了,吃饭去!”

    秦卫也是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唯独蓝雨卿高深莫测的微微一笑,以后怕是有好戏看了。他走上前,对着三王爷行礼:“三王爷,为梅先生准备的欢迎宴会我就不去了,我现在就去安排梅先生住宿的事。杨首领、秦副将、梅校尉,告辞。”

    三王爷知道他的习惯,也不勉强他。

    这顿接风宴是在京城最有名的老字号六必居里吃的,最后是以索然无味结束。

    原因很简单,因为杨宁不喝酒。一起就四个人,三个人喝酒,一个人看。何况这人还恰恰是你顶头上司;是顶头上司也罢了,可他偏偏在你喝酒吃肉时总盯着你看,在心里琢磨你;

    看就看吧。当你酒兴最好时,他又跟你说喝酒对职业行为的影响,有哪些因酒误事的例子。

    这道理说的无比正确,偏偏谁也无法反驳。

    所以,萧隽和三王爷、秦卫一来一往干了四碗之后,将碗反转扣在桌上,坚决不喝了。

    被请的客人不喝了,作为主人和请来陪客的人自然只好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一场欢宴就这样不欢而散。

    那杨宁分手告别时,全然不看三王爷的脸色,还特意叮嘱萧隽道:

    “以后上班时间中午不得喝酒,即使休息时间喝酒也不得超过两碗。”

    萧隽有种好无奈的感觉。

    甜水胡同的宅院不大,却很精致,里面亭阁楼台小桥流水一样不缺。

    宅子分前后院,前后院进门处各有一道大理石的照壁。最让萧隽喜欢的,是后花园修竹林中的一座亭阁,里面摆着一张美人醉的睡榻,可卧可躺,看书饮酒两相宜。

    而亭阁的四周围着碧纱笼,可阻挡蚊虫飞入。

    这家宅子原属朝中致仕的工部尚书,门楣上还有三个遒劲的柳体字:尚书府。这尚书与三王爷有交情,临行前将这宅子送给了三王爷,三王爷自然也不会亏待他,给他包了五万两的程仪。

    宅子到手之后,三王爷一直没想好它的用处,就一直闲置在那里。

    羽林卫有个因伤致残的侍卫退役,就让他夫妻二人搬到这里负责看守打扫,隶属王府职员,按照王府一般管家待遇发薪水。

    这侍卫姓李,瘸了一条腿,由此得了个雅号:铁拐李。铁拐李夫妻二人的工作就是每天侍弄花草,擦拭灰尘,所以,整个宅子一直都是整洁如新。

    因为萧隽提出了要求,管家侍女一个不用。蓝雨卿过来查看后,除了被褥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也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添置的,只是交代铁拐李夫妻二人尽心侍候好新主人。又将李嫂正式纳入王府仆役编制,月例银十两。

    李嫂很是欢喜,原来夫妻俩的生活,靠的是丈夫一人的俸禄二十两银子,日子已经过的很滋润了。现在又增加了十两银子。就开始规划着,再过几年,就能给乡下务农的儿子置田买地,娶上一门亲,给李家传宗接代的美好前景了。

    蓝雨卿把宅子里的事安排好,又在胡同口花了二百两银子买下了一个四合院,添置了一些日常用具,这是给即将驻守在这里的羽林卫士兵准备的。

    明日起,这个甜水胡同将会有羽林卫士兵一天十二个时辰日夜巡逻,保护一位武功很高强的羽林卫校尉的安全,这待遇是羽林卫一般的将军都没有的。

    蓝雨卿想到这些,心里有种预感。这个姓萧的年轻人未来还真不好说。也许是高山仰止,也许是万丈深渊。反正不会跟自己在同一地平线上。

    他意识到,这个人或许是考验自己纵横捭阖能力的真正试卷。

    这是萧隽住在京城家的第一个晚上。

    不能不说,这位前工部尚书是很有些匠心的,而且很会享受生活。

    后院里,只是在院子中间孤零零的盖着一栋楼。这栋楼上下两层,共是十六间房间,上下各八间。

    主卧和书房在二楼中间偏右的地方,然后是夫人和两个小妾的卧室,夫人的房间紧挨着主卧,两个小妾在另一边各占一间,也是挨着的,然后其余是儿女和服侍他们婢女的房间。

    楼下有个小厨房,平时烧点宵夜什么的,正餐还是在外面的大餐厅。厨房隔壁还有间单独的洗浴间,中间的浴桶足足可以塞下三个人。

    楼的左边是个长长的池塘,最具匠心的就是这个池塘。不知在哪引来的活水,在另一端还有个暗渠,池塘的水一直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流淌着。

    所以池塘的水一直很清澈,可见度有半人深。水面上有稀稀疏疏的的睡莲,开着几朵洁白的花。内外院的池塘是连着的,外院的池塘则是满塘的荷叶,荷花开的正艳。

    从内外院塘中两种不同的植物,真人投注:就能看出主人在设计上是很用心的。

    这前尚书一家人都是狂热的钓鱼爱好者。楼下的一间杂物间居然摆放着二十多杆钓鱼竿和各种辅助工具,钓椅钓櫈、篾制的鱼篓等等,估计皇宫里也没有这么齐的钓具了。

    塘边还修建了各式造型各异的钓位。萧隽的脑海里显现出一家人围在塘边举行钓鱼比赛然后大呼小叫欢声笑语的场面。

    萧隽蹲在池子边研究了半天,只看到水下半米处不断有水涌出来,却不知道这水从哪里来。想不明白,干脆脱了衣服下水,在池塘里痛痛快快的游了两个来回。一时间,感觉到自己又回到了故乡的溪流中,这个感觉不错。他漂浮在水面上,闭着眼睛遐想着。

    楼的右边,有个小小的演武场。边上放着一个兵器架,架上空空如也。想到在杂物间里也没看到过任何兵器,萧隽想,这尚书平生爱文不习武,这个演武场大概是为孩子们修建的,估计还没排上用场就因病致仕回老家了。

    演武场一直到后花园种的是各色各式的修竹,看来这尚书不仅是为了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风雅,可能还是为了随取随用的钓具。

    每当有风吹来,竹叶便发出沙沙的响声,催人好梦。

    萧隽就是在这竹叶沙沙响中,彻底的进入了梦乡,进入京城后的第一个梦乡。

    “梅校尉、梅校尉,外面有人找。”

    萧隽的美梦是在铁拐李的呼喊中醒来的。

    披上衣服,推开房间的窗户。萧隽探出头去,询问着在楼下的铁拐李。

    “是情报司的余书办,他说奉杨首领的命令,来接梅校尉到班上任。”

    萧隽心里暗骂,这不是故意折腾人嘛,昨天才到京城,又刚置了新家,一大堆事呢,怎么地也得放几天假吧。咋这么喜欢虐人啊,真是个变态!

    “好吧,让他等会,我就下来。”萧隽想到,既然到了京城,暂时也没其他地方安身,没其他事可以做。既来之则安之吧。

    余书办是个岁数相仿的年轻人,个头不高,眼神灵动,显得很是精明。

    “梅校尉,今天第一天上班,首领让我来接你认认路,他在司里等着你呢。我姓余,给几位首领跑腿打杂的,您叫我小余就成。”

    “小余,你们都是这个时辰点卯啊?”萧隽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虽说我们隶属情报司,除了外勤,我们坐班的都是和羽林卫一样的作息时间,值班留守的早上还要听号声参加晨训。”

    “还要值班?”

    “是啊,像校尉您这样的,属于首领级的人物,每月都有几天要带班执勤的,那几天都得呆在司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