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38章 杨宁的笑
    “杨首领,早上好。”

    萧隽站在杨宁的桌前,规规矩矩的打着招呼。

    正在翻阅一堆邸报的杨宁带起头,用他那双凤眼瞄了萧隽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翻阅着:

    “校尉,早。”

    站在桌前等了会,看杨宁依然专心致志的在读邸报,萧隽抬起头打量着房间的摆设。

    桌前有两把会客椅,桌面上一个笔架一个青花瓷的笔筒,边上堆着厚厚一叠邸报,然后手边是一只紫砂杯,里面的茶水冉冉的升腾着热气。桌面整洁干净,如同面前的这个人。

    靠着墙的是一排木柜,木柜都锁着,估计是什么档案资料之内的。除了墙上有幅山水画,再也没有其他装饰了。

    办公室的内间还有道门,门带上了,不知道门后是什么。

    打量了一圈,再定下神来。看见杨宁已经放下手里的邸报,正打量着他。

    萧隽赶紧站直,目视前方说道:“杨首领,在下,哦,卑职梅傲雪前来报到。”

    萧隽似乎捕捉到杨宁嘴角一丝稍纵即逝的笑意,很温暖的感觉。他笑的真好看,可惜绝大多数时候脸是黑着的。

    杨宁很快收敛了表情,淡淡的说:

    “请坐,校尉。说下基本情况,关于我们情报司的。这个点,是我们在京城办公的几个点之一。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我们需要分散办公。这是我常驻的点,你今后的工作就是协助我分析情报。喏,看到这些邸报了吗,你每天下班前,要将这些邸报中有价值的情报摘抄出来,写在另外一张纸上,连同原件一起送到我的办公桌上。”

    “杨首领,我能请问下,你说的有价值是什么,以什么来判断?”萧隽试探的问道。

    “没有标准。每个人的观点不同,对价值的判断是不一样的。只有这样,情报分析才有意义。集大家智慧之所长,往往能从一些小事情中发现大的线索。”

    “明白了。”

    “你的办公室在斜对面,缺什么找小余。”

    “是。”

    见杨宁又埋下头去,萧隽知道是结束谈话的时候,站起身来起身告辞。

    “以后报告事情,不必自称卑职。还有,以后也不要在我面前自称梅傲雪这个名字,我不喜欢。”

    说这话时,杨宁依然没有抬头。

    萧隽撇了撇嘴,没回应。走出去后带上了门。

    这是一座外表普普通通的四合院,终日大门紧闭着。门口的门房有两个跨着刀剑的人在执勤,盘查每一个进入的人。而进去之后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它四周的房子全是经过改造连在一起的,有二三十个房间,每个房间的门都是关着的。

    每道门的外表都一样,门上也没有任何标记。当萧隽进入自己办公室里,发现里面的陈设跟杨宁的也是一样。甚至连墙上的山水画、桌上紫砂杯都是一样。推开里屋的门,是张床,休息的时候用的,别无他物。

    萧隽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然后回到办公桌前,收敛心神,拿起桌上的邸报读了起来。

    邸报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朝廷邸报,一类是情报司内部邸报。朝廷邸报又分上传和下达的,都是抄送件。上传的主要是各地官府、军镇写的各种报告,政事、经济、民情、灾事、匪患以及战事、军费、器械购置等等。下达的则是各种批复、命令、训斥等等。

    而情报司的主要是各地工作报告,下达的没有,估计从另外渠道已经传走了。

    朝廷的邸报占了约八成,而情报司的只有两成。

    萧隽先将朝廷的邸报大致浏览了一遍。发现了一个问题,大多数上报的报告文章冗长,连篇累牍的都是废话。

    比如宣化府府一份当地发生蝗灾要求朝廷减免税赋的报告,有上万字。前面引经据典说了一大堆发生灾害对民生影响的后果,又旁征博引历年灾害后赈灾情况,文章中间又称赞朝廷圣明,最后才是蝗灾影响的实地调查情况。

    萧隽抽出一张纸,提笔写到。摘要:宣化府发生蝗灾,受灾若干亩,影响百姓多少家,请求减免受灾县两年赋税。

    想想,又写到。析:该知府心系民生,忧心忡忡。是个尽责的官。唯性格懦弱,办事拖拉。

    第二份邸报是广西柳州府的上奏。内容也是如此。开始通篇花了三千字对朝廷歌功颂德,再用五千字表扬自己治理当地有方,最后两千字是报告成绩,今年风调雨顺,朝廷征购的粮食按时完成任务。

    萧隽提笔写道,摘要:柳州知府完成粮食征购任务,求表扬。析:此人平庸,好吹捧,不可重用。

    如是,一上午处理了十几份邸报。走廊上静悄悄的,除了余书办偶尔传来的脚步声和敲门声,几乎没有任何动静。

    一时间,萧隽甚至怀疑这座院里办公的只有杨宁、小余和自己三个人在。

    中午时分,小余敲门问道:“梅校尉,您是到饭堂吃饭还是将饭菜送过来。”

    萧隽忙说:“去饭堂吃。”

    到了饭堂,总算看见吃饭的人有七八个人,大都文士打扮。像他这样剑不离身的只有一个穿着羽林卫军服的中年人。

    奇怪的是,大家看到萧隽这样一个第一次出现在饭堂的陌生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好奇。都是自己打自己的饭菜,端到一边自己吃。即使两人同桌,也是偶尔窃窃私语两句。

    杨宁没有出现在饭堂里。

    中午饭菜两荤四素。鱼香肉丝,红烧鲫鱼,其他的是时令小菜。主食是馒头、米饭。都是自己动手,吃多少拿多少。

    萧隽吃完,在院子里晃悠了下,然后回房时,看见小余端着食盘从杨宁的办公室出来。一个空碗,两个有剩菜的盘子。

    萧隽扫了一眼,马上分析出:杨宁中午就吃了两个素菜和两个馒头。难怪他身材那么好,原来就吃这么点。

    回到房里,在小房间里假寐了会。继续爬起身来将剩下的邸报处理完了。

    在房间里活动了下身体,萧隽拿着处理好的邸报到小余房间问道:

    “今天还有需要处理的吗?这些处理好的是我送给杨首领,还是交由你送去?”

    小余答道:“现在没有了。只要有需要你处理的,我都会及时的送到你桌上。这邸报送来的时间不确定,什么时间来的都有。你处理完了,自然是你送过去,只是什么时候送,杨首领没说。”

    “那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嘿嘿,一般来说,我们都是等杨首领离开后,除了值班的人,其他人就可以走了。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找你有事。”

    “哦,我明白了。”

    于是萧隽拿着一堆处理好的邸报,敲了敲杨宁的门,过了会,里面传出了“进来”的声音。

    萧隽推门进去,看到杨宁依然是早上的那个姿势,仿佛一天没动弹过。

    “杨首领,今天送来的邸报我处理好了。是放在你桌上还是明早给你送来?”

    杨宁没抬头,做了个手势让他坐下。

    “我看完这个就好,你稍等下。”

    萧隽坐在杨宁的对面,百无聊赖,东瞅瞅西瞅瞅,后来目光便停留在杨宁的小胡子上。修剪这么整齐的小胡子,早上该花多少时间啊,还不如剃干净了省事。

    正胡思乱想着,那杨宁把手中的邸报重重的往桌上一放,揾怒的说道:

    “有你这样盯着人看的吗?我脸上有花啊?”

    萧隽慌乱起来,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杨首领。我只是一时走神了。”

    那杨宁没说什么,又拿起邸报,想想又合上,将它放到一边。将萧隽的那摞邸报拿过来放在自己面前,随口问道:

    “第一天上班,这么快就处理完了?”

    “都处理完了。就是不知道是否符合杨首领的要求。你看看,不满意,我再回去改。”

    “嗯。”杨宁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一份。那是萧隽按照原来送来的顺序摆放的,是宣化府蝗灾的报告。

    “不错,这个摘要做得好。简单明了,一目了然。看这种又臭又长的报告最耽误时间,这个摘要一做,可就大大减少我的时间了。”

    得到了杨宁的肯定,萧隽有些得意。

    第一天上班,想出的点子得到别人的嘉奖,当然值得高兴。

    杨宁又拿起第二份柳州府的。想不到他看了萧隽的摘要,竟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正了正色。但嘴角还是有抑制不住的笑意,他正视着萧隽的眼睛说:

    “什么叫求表扬?应该说,柳州知府完成今年的粮食征购任务,希望得到朝廷的嘉奖或表彰。”

    不过,他又很快将那份邸报挥了挥说道:

    “算了,还是按照你的思路写吧,那是你的风格。反正这些东西存档之后,也许一百年都不会有人再翻看一下。”

    接着,他又拿起第三份。

    将萧隽所有的摘要看过之后,杨宁说道:

    “这些都放在我这儿,我再看看。另外,你的人物评价有些臆断,就凭别人的一份报告就可以猜度人心?这样吧,我这儿有各地主要官员的档案,以及吏部对他们历年的考评,你拿去对照着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