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带着两个侧妃一起向萧隽行礼:“见过萧叔叔。”

    萧隽回礼。

    紧跟着王妃上前,拉着杨宁的手臂,亲热的说:“宁儿,你这孩子真能作怪。走走,跟婶娘去里屋,让他们去叙叙旧。”说着,就把杨宁拽走了。

    王爷上前挽着萧隽的手往客厅里走,一边说着:“萧兄弟,一听说我这侄儿要来,我头都大了。他就是存心来搅局的,就是不想让咱们兄弟痛快。怎么样,你大哥这手厉害吧?哼哼,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哎,你怎样,在情报司待着没少受我这侄儿的气吧?”

    “杨大哥,这十几天待下来真长了不少知识。杨首领这人智计过人,心思缜密,而且严于律己,驭下极严,说实话,我们情报司的人见他如同老鼠见猫。一开始我还奇怪,这么年轻就身处高位,现在是真服了。”

    萧隽知道,皇家的事情他们不说自己便不能随便打听,所以杨宁到底是不是皇子还是个谜语,虽然他很想知道。

    “哦,我还以为你见到我要抱怨,正想着如何把你要回到羽林卫里来呢,真人投注:没想到你对他评价如此之高。”

    萧隽笑着说:“严是严,可也是真能学到东西。我就呆在情报司,暂时不想到其他地方去。”

    萧隽这是说的心里话。

    “你能这样想我就安心了,生怕委屈了你。一会还要来几位客人,到时我给你介绍,都是以后要见面的人。咱们先到客厅喝茶。”

    不大一会,门房吆喝道:英国公齐晟到。

    三王爷忙领着萧隽到门口迎接。三王爷介绍说,这齐晟是世袭的爵位,他父亲跟随着太祖爷,就是我父亲南征北战,打下了现在的江山,他也是我父亲最信任的将领。

    开国后,论功行赏,就授予他英国公的爵位。他去世后,便由齐晟世袭了爵位。齐晟他们这些功勋之后平时赋闲在家,但每隔几年会到边塞统兵戍边一两年。

    英国公齐晟属于高大威猛型的,声如铜钟,在门口说话屋里的人耳朵都震得嗡嗡响。

    “杨老三,这就是你那救命恩人啦,看上去不像练武之人嘛,倒像是个书生。来来,小伙子,下场咱们练练。”

    齐晟把袖子一挽,向他招手道。

    三王爷忙摆手制止:“老齐,你学的是万人敌,我这萧兄弟练的是江湖功夫,不是一回事。一会万一伤着你,我不好向嫂夫人交差。”

    “我呸,杨老三,你不用剑空手跟我打,我照样让你躺地下。小伙子,别听他的,让我看看你的真功夫。”

    齐晟和三王爷交好,两人性格相投,随便惯了,一急,连杨老三都喊出来了。

    “梅兄弟,去吧。注意手下分寸,别伤了他。”

    三王爷实时的改称萧兄弟为梅兄弟了。

    萧隽打小在山里长大,本来就没有啥等级观念,再加上本身人随和,看到这些在别人眼里视为天神一般的人物并不那么敬畏,不卑不亢的态度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

    “国公既然喜欢热闹,那我就陪国公走一遭。”

    萧隽今天穿的依旧是月白色的长袍,他将前幅下摆撩起塞进腰带里,就那么轻轻松松的站在院子中等待着齐晟的进攻。

    齐晟力大势沉,一个虎步跨上前来,两只蒲扇大的手如鉄钳一般就来抓萧隽的手臂,萧隽一个侧身让了过去,反脚一勾,勾住了他的脚,手却向他后背推过去。

    那齐晟庞大的身躯在空中翻了个圆圈,却是双脚落地,稳稳的站在地上。

    “咦,真见了鬼了。小子,你怎么做到的?”

    齐晟惊奇的看着自己莫名其妙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还稳稳的落在地上。

    萧隽微笑着说:“雕虫小技,不过是借力而已,国公,是你自己的力量在空中转了一圈。”

    边说便放下衣襟,一抬眼却见王妃和杨宁他们都站在楼上看热闹。

    那齐晟吼道:“管家,驾车回去,把我们家三个小子都给我接来。”

    “老齐,你干嘛,自己打不过人家准备上阵父子兵啊。”三王爷调侃道。

    “上个屁的阵,我让我那三个小子都过来拜师。杨老三,你说这小子能当师父我还不信,这一动手我就有底了。我都让你坑怕了,从小你就坑我。”

    三王爷尴尬的笑了笑,拍拍萧隽的肩。萧隽恍然大悟,原来这二人在唱双簧,其实早就算计好了。

    萧隽也不在意,拱手道:“国公,不是在下不肯教,实在是最近手头一大堆事,实在是没时间。”

    齐晟蹬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说道:

    “你一个小校尉能有多少事。没事,一会我跟我干闺女说……”

    齐晟的腰被三王爷捅了一下。马上改口道:“我是说小伙子你成亲了吗,没成亲我把我闺女许配给你。”

    三王爷大笑道:“老齐,你失心疯啊,你闺女才三岁就许配人?”

    “三岁怎么啦,三岁就不能许配人啦?”两人正吵吵着,门房又开口嚷道:

    “徐凤仪徐先生到,三皇子到。”

    一个中年文士手持一把折扇大踏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十三四岁的英俊少年。

    “徐先生好,三皇子好。”

    三王爷和齐国公一起拱手为礼。

    那姓徐的先生回了礼,上下打量着萧隽,夸奖道:“果然一玉树临风之少年英雄,难得的是眉宇间的俠气和书卷气能相得益彰。难得难得!”

    萧隽躬身:“谢谢徐先生的夸奖。见过徐先生,见过三皇子。”

    那三皇子也长着一双杨家独有的凤眼,只不过他身上的书卷气更重些,虽然只有十三四岁,却文质彬彬像个大人。

    他客客气气的和萧隽见过礼,眼光却一直寻梭在萧隽的眉宇间,仿佛要找出老师说的侠气和书卷气是如何融合的。

    “徐先生是大儒,三皇子的老师。他的相术可是得到了邵梅花先生的真传,梅兄弟可要向他多请教。来、来、来。都屋里请。秦副将在羽林卫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要等一会。我们先开席,不等他。”

    三王爷的筵席也是分餐制。

    每人面前一个食几,菜的分量不多,吃几筷子就被撤下,换上新菜。而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个侍女负责传菜倒酒。

    萧隽被强拉到主宾席坐下,而杨宁没有出现在座中,想必是被王妃绊住了。

    三王爷端起酒杯说道:“今天算是给我救命恩人梅兄弟正式接风,这第一杯酒我先敬梅兄弟,梅兄弟请。”

    萧隽端起酒杯:“杨大哥,只是顺手之劳的事,不足以让大哥挂念于怀。这杯酒我敬大哥,我先干。”

    说完,一仰脖子干了杯中酒。

    席上响起齐晟铜钟般的声音:“我说杨老三,我提个议。今天的酒宴咱们别让那些娘们上来唱啊跳的,咱们就听听这些江湖故事,你先来。说说你怎么被人追杀,又是怎么被梅兄弟救了。咱们今天就听这个。大家说好不好?”

    “好!这个提议好。”

    首先附和的是徐凤仪,他虽然是大儒,却没有腐儒的味道,和这帮浴血沙场的汉子很是合得来,而且酒量又大,号称斗酒不醉。

    三王爷、英国公一帮武夫请客常常邀请他来,而教授太子的也是位大儒,忠实的儒家信徒,对他们则是敬而远之,各自形成了自己的圈子。

    王爷正要开口,王妃带着两位侧妃各自拿着酒杯从屏风后面转出来。先向大家道了个万福,说道:

    “王爷且慢。我等姊妹三人先来敬酒,然后安心听王爷讲故事。”

    王妃们先向大家集体敬了一杯,大家一起站起来回礼。然后三人又倒上酒,齐齐走到萧隽面前行礼道:“我们三姐妹谢过叔叔对王爷的救命之恩。”然后一起又干了。

    萧隽连忙回礼,口里连连说道:“不敢不敢。”也是干了杯中酒。王妃们再次行礼,这才退了下去。

    徐凤仪见王妃们退下,忙目视三皇子。

    三皇子会意,端起酒杯离席,走到萧隽面前先行了个礼,然后说道:“侄儿也谢过先生对叔叔的救命之恩。”

    徐凤仪知道,今天的王府夜宴很快就会传遍京城,这个梅先生的大名事迹也会在人们口中津津乐道。更重要的是,这件事会传到当今皇上的耳朵里。

    如果敬了酒,萧隽和三王爷都会对他有好印象,而大家也会认为三皇子贤德孝顺;但是如果这杯酒不敬,至少在皇帝上那儿会落到个不懂事不孝顺的感觉。

    孝顺,在皇上那里,是一个砝码,很重要的砝码。

    他徐凤仪教授三皇子可不是想仅仅培养一个谦谦君子的王爷,他传授的是王霸之学。而且,他从萧隽的面相上看出他将贵极人臣。

    这种贵相,自然不会是落到皇太子身上。因为萧隽注定了他不可能和皇太子走到一起,那么他只能依靠三皇子的力量才能登顶。

    更何况,羽林卫的出身和武功高强,这都是三皇子未来都要借助的力量。

    他们都忘了一件事,萧隽的身份现在还是保密的,王爷说出这个故事必将会落到有心人耳朵里,他们会简单的推理到这个梅先生就是知道黑龙会老巢的萧隽。

    但是,有个人没忘。所以,他又出来搅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