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41章 点面结合
    “三叔,今天婶娘怕我坏了大家的气氛,影响大家的情绪,一直不让我出来。让我陪着三位婶娘在里面吃饭,我也很配合。但三叔,你不记得我们最初的约定了吗?如果你坚持这么做,那我可就回去了。校尉,走吧。护送本首领回家。”

    杨宁从屏风后面转出来,先向大家作揖行礼,然后面对三王爷说了这番话。

    “哎呀,大侄子,大侄子。都怪老齐不好,出的什么馊点子?说什么江湖上的事,喝酒喝酒。你还是继续陪陪你婶娘,你看你多久没到我这儿来了,你尽尽孝尽尽孝。”三王爷一脸的讨好相。

    英国公齐晟一边咳咳,一边说:“大侄子大侄子,我的三个臭小子马上就到,还要拜师呢,你现在把主角带走了,那哪成啊。我们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连一直不说话的三皇子也从座位上下来,拉着杨宁的手,在他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杨宁伸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凤目一瞪:“你敢,你敢威胁我!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那我就再呆一会。”杨宁又溺爱的捏了捏三皇子的脸。

    杨宁掉头,旁若无人的又回屏风后面去了。

    “哎,大侄子。你得给梅校尉时间啦,他还得给你几个弟弟当师父呢。”

    齐晟冲着他的背影吼着。

    “那不干我的事,休息时间他愿意教谁是他的事。”

    齐晟、三王爷面面相觑。

    “哎呀,各位,我来晚了,失礼失礼。”

    秦副将恰到好处的出现,打破了尴尬。

    “罚酒罚酒。”

    “好好。我罚我罚。”秦卫连喝了三杯,用手抹了下嘴,然后说道:

    “今儿发生一件怪事,有人倒卖河南道颍川府的假路引,这路引上的大印逼真的很难分辨,可只卖十文钱一张。我怀疑其中有什么猫腻,正安排羽林卫对所有的客栈、车马店、酒楼进行盘查呢,到现在还没出结果。”

    “这定是有人混进来了,倒卖假路引是看看这路引是不是有效。如果买假路引的人能进来,那么有目的的人自然也可以持假路引进来。

    不仅客栈、车马店、酒楼要盘查,只要是最近来好几个陌生人的地方都要查。别有用心的人不可能为了一两个人进城费那么大劲去伪造假路引。”

    这是三王爷的分析。

    “是,大将军,我明早就下令取消羽林卫休假,逐户排查。”秦卫答应着。

    “齐叔,弟弟们拜师的事以后再说,我也得赶回情报司去布置了。这事事关重大,不是一般毛贼做的。校尉,跟大家道别,我们就走。”

    杨宁隔着屏风交代完,立即从那边走了。

    萧隽不敢怠慢,向大家作了个揖,匆匆的跟了出去。大家这下都没再挽留,也都无心继续喝酒。酒宴就怎么散了。

    杨宁到了办公地点,下车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说完,独自进了办公室。

    不一会,一个个信使从房子出来,骑上马四下散去。

    又过了会,杨宁穿着黑色大氅从里面出来,告诉护卫和马车夫,让他们先走。自己却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马,跳上马,向萧隽做了个手势,让他跟上自己。

    两人一前一后,远远的跟着马车,走了半柱香的时间,到了一座府邸。

    杨宁跳下马,将手中的缰绳扔给等候的侍卫,背朝着萧隽说了声:

    “我到了,你回吧,明早准时。”

    又指着两名护卫说:“你们两人跟着校尉。通知甜水胡同的羽林卫,加双岗双哨,你们二人在内宅守卫。”

    萧隽知道推辞无用,也不多费口舌,只是说了告辞两个字便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萧隽起床。一个侍卫报告说半夜里来了通知,事情搞清楚了:

    颍川府的官印毁损,知府怕上面追究责任,找民间匠人私铸了一枚。又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竟然盖了十几张空白的让人拿到京城城门口检验下,就这样十文一张给卖了。刑部已经派人连夜出京,锁拿相关人等去了。

    草草和两名侍卫用过早饭,三人一起赶到杨宁府邸。一名侍卫说:“我们来早了,离首领出来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梅校尉,你到门房里坐,我让他们给你奉茶。”

    “你们去忙吧,我就在这里等。”

    萧隽谢绝了侍卫的好意,牵着马就立在杨宁的大门口。

    这里的房子全是类似的府邸,看不到民宅,想来是皇家地盘,巡逻的羽林卫也较其他地方频繁些。

    一个时辰到了,边门准时打开。杨宁的马车从里驶出。萧隽骑上马,跟在后面。惯常跟随的两个侍卫不见了,现在就是杨宁、萧隽和赶车的马车夫。

    那马车夫虽然看上去五六十岁,可两侧的太阳穴高鼓,一看就是练内家功夫的。

    到了办公地点,萧隽提前下马,将马栓好。马车停在门口,杨宁却不下车,萧隽连忙上前替他卷起门帘,但吸取了昨晚的教训,并不伸手搀扶他。

    那杨宁这才从座位上起来,一步跨下马车,目不斜视的进院门,萧隽赶紧跟了上去。

    还是像对着空气说话:

    “以后来早了就到客厅等候,我家不需要门神。另外,客厅里有给你准备的早饭。”

    萧隽觉得杨宁这人吧,实际上也很细心,关心人,但是为什么用这么冷冰冰的方式来表达呢?

    杨宁正走着,突然停住一个转身,萧隽正在胡思乱想,差点没和他迎面撞上,幸好自身功法练的人敏捷,生生的刹住了脚步。

    “我说话你没在听?”

    杨宁睁大着一双凤眼瞪着他。

    “听着呢。”萧隽赶紧的挤出微笑。

    “听着你干嘛不回答?”

    “我以为你在自言自语呢。”

    萧隽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竟然嬉皮笑脸的和他开起了玩笑。

    杨宁的怒气值猛然飙升,可不知怎么的突然又急剧下降。

    “惫怠的家伙!”

    杨宁嘟囔了一句,转过身去,嘴角有了一丝笑意。

    “哎,昨晚的事你怎么看?”

    杨宁的心情突然好起来,一反常态的主动和他说起了话。

    萧隽严肃起来:

    “我昨晚思考了一下,想出一个办法。你下围棋吗?棋盘上有很多点,有的点占住一个即可控制一片。京城就好比一张棋盘,如果我们找出这些关键的点,在这些点上布上我们的人,那么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在我们控制之下。

    再比如,全国十八省也可以按照类似的办法,我称之为棋盘理论。”

    “你到我房间来。”杨宁简短的说了声。

    “两杯。”这话是对进来冲茶的小余说的。

    “你的棋盘理论从道理上可行。但是,这些点很难找,你来看,这是京城最详细准确的域图。”

    “那就用最笨的办法,叫人从进京的各个城门开始往里步行,确定位置后在地图上标注,然后把靠的太近的去掉。”

    杨宁点头:“这是最笨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我想应该这样,以二十户为一里,十里为一保,十保为一甲,十甲为一营,有十营即可囊括整个京城。”

    “什么里保甲营的?”萧隽一头雾水。

    “户籍制度啊,改变过去几百户甚至几千户设个官衙的制度。改为按照户数管理,在民间选拔推举人才出任这些职务。

    比如二十户人家选举一个里长出来,也不需要设立官职。里长不补助,保长可适当补助,越往上补助越高。这样,就形成了激励机制。里长干得好就可以升为保长,作为人数最多的里长就会想着保长的位置,当上保长才能拿补助,这样多有积极性。

    其实大多数里长是当不了保长的,等于画个大饼让大家看着却吃不到。”

    杨宁的思维开始天马行空。。

    “我明白了,我们设的这些点再结合你的里保长制度,就会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

    “聪明。我这点面结合比起你的棋盘理论更加完善了,但是,这是受你棋盘理论的启示。”

    杨宁在萧隽的肩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这巴掌拍下去,杨宁身体明显一僵,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端起了茶杯。

    “这样,我抽调三个人给你,都由你指挥。一个人专门整理邸报,二个人负责建档。你以后工作的重点放在指导他们工作上,训练他们工作方法。你自己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思考战略问题上。齐叔不是让你教他的三个孩子嘛,这样你可支配的时间也多些。但是,你任何时候外出必须要向我报告。”

    萧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也太多变了吧?

    “看什么看,他们出了差错还是记在你头上。现在你去拟定设点的办法制度,我来起草户籍管理的制度,三天之后,把报告给我。”

    “哎,把茶杯端走,这可是我在父皇那里抢来的贡茶,他也只有五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