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42章 龙阳之癖
    “你家的厨子真是不错,这早点三天都不重样,还各有各的滋味。”

    萧隽大口大口吃着羊肉馅的包子,一边忙里偷闲的夸奖着。

    杨宁坐在对面,他面前只是一碗白米粥,一块茯苓糕。今天早上起,杨宁把他的早点也搬到客厅和他一起吃了。

    “你早上就吃这么点?”

    萧隽和杨宁无形中已形成了默契,私下里说话越来越随便,但是公共场合杨宁还是冰冻三尺的脸。

    杨宁没接他的话:

    “今天上午我要进宫见父王,一会你把我修改过的报告誉清给我带上。”他指的是萧隽起草的情报司设点的计划。

    “哦,我昨晚又加了一条。今后情报司各地的人员都要把当地舆情作为报告的一部分。”

    这么多天过去了,萧隽总算对情报司的运作有了一定的了解。情报司名义上挂在羽林卫名下,实际上又不完全隶属羽林卫。他们挂军职,受羽林卫辖制,但是又有直接对皇上的密报权。

    他们出具的报告,有的送羽林卫大将军处,但有的也不送。比如这次提出在京城搞户籍制度变革的建议就没送羽林卫。

    难怪三王爷、秦卫他们作为羽林卫的最高领导却要时常忍耐杨宁的臭脾气。看来杨宁不仅有直接的密报权,还肩负着身为皇子代父监督羽林卫的权利。

    “很好,这个建议很重要,以后朝廷就有了一明一暗两条线作为舆情来源了。”

    萧隽知道,他说的明线是各地官府上报的邸报。

    到了办公室,萧隽先看了小陈放在他桌上的邸报摘要,这小陈是杨宁指定接替他专门负责邸报摘要的。

    看完之后,萧隽将邸报摘要连同誉清后的情报司设点制度一起送到杨宁的办公室。

    “你准备下,一会随我进宫。”杨宁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

    “我需要面圣吗?”萧隽吃惊的问。

    “不用,你在宫门口等我,我汇报完了一起回来。”

    “哦,那我带本书打发时间。”

    马车直接驶入了宫城。宫城也分外宫和内宫,车马进入的是外宫,到内宫只能步行,或者乘坐太监们抬的轿子。

    杨宁拿着厚厚的牛皮纸袋子进宫了。

    萧隽在宫城里转悠了会,没什么风景。便坐上马车,打开随身带的书翻阅了起来。马车夫老耿则和守门的侍卫们在聊天,看的出来,他和侍卫们很熟悉。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有人敲了敲马车。萧隽抬头一看,吓了一跳。一个长相酷似杨宁的少女站在马车前问道:

    “这是我二哥的马车吧,我二哥来了吗?”

    “你吓了我一跳,你和你二哥是双胞胎吧,他和你的唯一区别在于他留着一溜小胡子,他把胡子剃了就和你没区别了。连说话都这么像,你简直就是女版的杨宁。”

    萧隽啧啧称奇。

    “哼,你说我二哥的坏话,你说他像女人,我告诉他去。”

    那少女眼里有一丝狡黠,话说的生气,可脸上却没有一点怒意。

    “我说实话有错吗?”萧隽觉得这少女还挺亲切。

    “你不怕我二哥啊,别人都说他挺凶的。”

    “没有啊,他不过是面冷而已,心倒是挺好的。我挺喜欢和他在一起的。”

    “真的吗?不跟你说了,我找我二哥去。”

    那少女突然有点慌乱,掉头走了。

    不大一会,杨宁出来了,萧隽好奇的打量着他。

    “看什么?贼头贼脑的。刚才见到我妹妹啦?”

    “是啊,太像了。你们是双胞胎啊?”

    “不是啦,只是长得像而已。喜欢我妹妹吗?”杨宁边上车边问。

    “嗨,怎么会谈得上喜欢不喜欢。”萧隽顺口应答道。杨宁放下门帘,不再说话。

    “你父王对我们的报告有什么想法?”

    “话真多,走,回去。”

    隔着马车,萧隽知道杨宁的脸又是冷冰冰的,大概他父王没有同意他的想法,萧隽这样想着。

    回去的路上,正走着,忽然闻到一种熟悉的香味,没错,是兰花香味,猛一转头,却是一老头推着一板车兰草在叫卖。

    萧隽的心一下疼痛起来。

    将杨宁送到办公地点,真人投注:萧隽悄悄的溜出了门。纵马找到卖兰草的那老头,将那一车兰草全都买下,嘱咐他送到甜水胡同,栽种在竹林里。

    还叮嘱他说,家里还有多少,都一并送来,只需要帮他栽种即可。

    自己挑了一盆紫色的,又悄悄回到了办公室,将它放在办公桌上。凝视着那盆紫兰,萧隽的情绪一下低落到极点。

    若兰,若兰,你现在还好吗?

    正感伤中,忽然有人敲门。萧隽收敛心神,调整了情绪,说道:“进来。”

    门开了,门口出现了怒气冲冲的杨宁。

    进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这是杨宁第一次进他的房间。

    只见杨宁怒气冲冲的问道:“上班时间,你跑哪去了?出门报告了吗?”

    “出去办了点私事,来回不就半个时辰嘛,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

    萧隽的心情也不好,就顶撞了他一句。

    “你你你还敢狡辩?有没有规矩?”杨宁怒气更甚。

    “你的方案你父王那里没通过,也不能拿我撒气吧?”萧隽的火气也大了。

    杨宁气的没话说,一转眼,看到办公桌上的那盆兰花,一下歇斯底里的爆发了:

    “办公桌上不许摆放私人物品,这是规定,你是新人啊?滚,带上你的东西给我滚,以后都不要来了。”说着,杨宁的眼里居然有泪水在打转。

    萧隽二话不说,拿起那盆兰花,嘴里嘟囔着:

    “滚就滚,你就是请我我也不来了。”

    砰的一声,摔门走了。

    身后的房间传来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走道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出来张望。

    萧隽走到马厩,跳上马,走了一截路,想想杨宁没带护卫,又调转马头,守在马厩里。

    过了会,杨宁也出来了,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刚哭过。他上了马车,马车便往自己府邸方向驶去。

    萧隽远远的跟在后面,直到看到马车驶入府邸。

    第二天一早,萧隽还是在老时间赶到杨宁府邸,只是远远的看着。杨宁比预定的时间出来晚一点,萧隽还是远远的跟着,直到看到杨宁进了院子。

    调转马头,一时茫然,不知道该去何处,心里一下有些失落,空空荡荡的。

    信马由缰的在街上走了会,忽然想起与菅一的约定,到情报司上班之后,没有一点空闲时间,而晚上又找不到地方。想来菅一该怪他了。忙找出地址,策马向菅一家奔去。

    到了菅一家,问了门房,说是菅一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来了。萧隽想到,那天与菅一分手,他说几天后就回来的,想来又被其他事情绊住了。

    本想留下地址,想起杨宁说的保密要求,只告诉门房,等菅一回来,就说一位姓萧的故人来过,下次有时间再来寻他。

    这下真没地方去了,胡乱的浏览了下市容,回到家中,老李告诉他,刚才情报司的小余来过,让他回来之后到情报司去。

    萧隽点点头,说知道了。

    回到后院,蹲在地上,痴痴的看一株株兰草错落有致的散布在竹林里,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看了会兰花,就躺在美人醉的睡榻上拿起一本书胡乱的翻看着,满园的兰香让他心烦意乱。

    老李进来,说小余又来了,在前面客厅等着见你。

    萧隽出去,小余迎上来说道:

    “梅校尉,你还是回司里去吧,一上午,杨首领都在乱发脾气,逮着谁骂谁,我都被他骂了两回了。这么多年,从来没看他这样过,梅校尉,知道你们俩闹了点别扭。你就低个头陪个不是,这事不就过去了吗?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这是大家伙的意思。连王偏将也这样说,让我来劝劝你。”

    王偏将是情报司这个点军衔仅次于杨宁的人,跟萧隽交道打的不多,仅仅是点头之交而已。

    看着小余嘴角露出的似笑非笑的神情,萧隽猛然醒悟,糟了,让大家都误会他和杨宁的关系了。

    大家看他们整天进出形影不离,一定是以为他俩有断袖之癖。怪不得平时上下班、中午吃饭的时候,看他的眼神总有些怪怪的。

    是啊,两个大男人成天在一起,难怪别人这么想。

    送走了小余,萧隽回去的路上,为这个想法感到震惊。又想起杨宁平时的一举一动,特别是昨天在办公室里失控的表现,一个想法突然从脑海里冒出来,这杨宁该不会本来就是有龙阳之癖的人吧?

    他不饮酒,不合群,有时候举手投足间有种阴柔的感觉,越想越像,是不是自己也给杨宁一种错觉,让他以为自己是和他有同样爱好的人?

    萧隽一下背上冷汗涔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