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47章 营救若兰
    萧隽进入到正常的工作状态,真人投注:花了五天时间拿出了一万多字的关于绿林状况的分析报告,送到了杨宁桌前。

    杨宁亲自起身给他泡了杯从她父王那里抢来的贡茶,然后说:

    “都是被你惯坏了,现在见不得长篇大论。你就坐在这里跟我说说这份报告的意思。”

    萧隽便从报告的第一部分说起。

    绿林的成因。人员是从哪里来的?惯匪、犯罪被官府通缉的人员、失地的农民。

    杨宁插话道:“还有不事耕作的二流子、无赖。”

    “是,这部分人已经包括在失地农民里面。”

    第二部分,绿林的现状。

    萧隽分别以伏虎寨、横山山寨和老鸹山山寨作为代表,介绍了山寨的构成。

    这部分杨宁没有异议。

    第三部分,朝廷的对策。

    萧隽提出了剿抚结合的策略。第一阶段,发动宣传攻势,对于归降的一律赦免,既往不咎;第二阶段,武力与宣传相结合的方式。首恶必究,从者赦免。第三阶段,武力镇压。诛首恶,从者开办俘虏营,强制劳动。第四阶段,以县为单位建立民防组织,建立民间防御力量。这部分的思路主要来自于石磊的父亲,前知府石大官人,萧隽特意在报告中注明了。

    杨宁马上启动了跨越思维模式。

    “剿匪的部队只能以羽林卫为主,边军是不能动的。以羽林卫带府军,按照一带十的比例,虽然战斗力会弱些,但是通过实战练兵,会很快形成战斗力。以后再将有经验的府兵训练民团,如此一来,羽林卫、府兵都有了晋升的机会,他们的积极性都会调动起来。”

    两人相互启发,相互补充,很快将方案扩充到两万字左右。

    萧隽按照商讨的结果,最终完成了报告。

    然后,他向杨宁请假,说和菅一有个约定,来京后一直没机会与菅一会面,既然没事,他想去见见。

    杨宁慢吞吞的说:

    “菅一正在筹建新的铁器工场,估计你去他家也找不着人。哦,还有件事,黑龙会已经知道了你在京城,只不过还不知道你已加入了羽林卫。菅一他们抓了黑龙会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说她认识你,她的名字叫梅若兰。”

    “谁,梅若兰?为什么你不早说?”

    萧隽一下懵了,半天没醒过神来。

    “告诉你有什么用,黑龙会成员都是朝廷钦犯,都是死罪要杀头的,钦犯赦免只能是皇上下旨。不过,你放心,她没受什么苦。因为她说认识你,菅一打了招呼,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问。她和你什么关系,你这么激动干嘛?”

    “她救过我的命,她、她是我心里最挂念的人。”

    杨宁垂下眼敛,“跟她一起被捕的人已经招供,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他们的大师兄,也就是她的丈夫。他们已经成婚几个月了,你还在挂念她?”

    “恩太重,不敢忘。能让我见见她吗?”

    萧隽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她。

    杨宁沉吟良久。“你跟我来!”

    杨宁起身,转身到后面房间。过了会,她披了一件猩红色的大氅出来,手上却拿着一件黑色大氅,扔给萧隽:

    “穿上,扣上帽子,别让别人看见你的真容。记住,在那女人面前不得泄露你的身份。”

    萧隽跟着杨宁的马车,来到一个有羽林卫巡逻的胡同。进了胡同,一路上都有人盘查,看得出,这里戒备森严。

    马车进入了一个门洞,杨宁下了车,径直走进了一个房间。不一会,出来一个穿校尉军服的军官,向萧隽行了个礼:“梅偏将,请跟我来。”

    杨宁却留在屋里没出来。

    萧隽跟着他又过了两道门,进到一个四周都是高墙的院子。院子里有好几排房子,每排房子的墙头都有一个大大的“死”字,特别的触目惊心。

    那校尉带他走进一间牢房,打开了门,示意萧隽进去,自己却站在门口守卫着。

    萧隽进门,房间里就是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人背对着他,头发披了下来遮住了头。

    萧隽站在那里,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用发涩的声音问道:“是若兰吗?”

    那人明显颤抖了下,慢慢回过身来,一张憔悴却又熟悉的脸:“隽弟,果然是你。”

    萧隽上前抓住若兰的手:“为什么,为什么要撇下我,和你师哥结婚,为什么不和我一起逃走?”

    若兰凄然一笑:“我不和师哥结婚,你就得死。没想到我和师哥结了婚,他们还是一直追杀你。他们骗了我,所有的人。”

    说着,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

    萧隽终于得知事情的真相,心里的结一下打开了。不是若兰不喜欢我了,她是为了救我才和她师哥结的婚。

    “若兰,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出去。”

    “不用了,隽弟。你的情意姐知道,我在这里和外面没什么区别,都是在坐牢,都是度日如年。”

    若兰笑的是那么苦涩,萧隽骤然发现几个月不见,若兰已经苍老了许多,眼角已经有一丝鱼尾纹。

    “你过的不快乐……”萧隽潸然泪下。

    “该走了。”那校尉在外面敲了敲门。

    “若兰,等着我,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出了大门。杨宁已经在大门口的马车上等着他。

    萧隽把自己的马交给马夫,自己掀开了马车帘,钻进了马车:“帮帮我,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杨宁似乎对他上了马车并不感到惊讶,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他。

    “好吧,你真的想救她,我帮你。出门的时候我让你别暴露身份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这个人你非救不可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皇宫,找你父王讨要一道赦免诏书?”

    “这事不能找父王,他最痛恨的就是公私不分。如果找他,今晚她就得死。”

    “那怎么办?”

    “事情我来做,你别管了,你也管不了。我向你保证她的安全。但是,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说。”

    “第一个条件,以后我无论做什么事,你都不许生我的气。”杨宁狡黠的一笑。

    “这算什么条件,我怎么敢生你的气。没问题,第二个条件?”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啊。至于第二个条件嘛,以后再告诉你。”

    第二天一早,萧隽早早的就来到了杨宁的府邸,在客厅里喝着茶等着。

    杨宁是随着早餐一起出现的。

    萧隽焦急的问:“怎么样啦?”

    杨宁慢条斯理的喝着粥,不接他的话。半晌,看着萧隽坐立不安的样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妥了。昨夜我让人去刑部大牢带了一个年轻的女死囚,将那女人换下,又连夜安排人把她送出京城了。”

    “送走了?”

    “干嘛,你还想留下她啊。我跟她也是谈了条件的。首先,她必须离开黑龙会,否则,再被发现踪迹,你的脑袋就保不住了。其次,走的远远的,越远越好,如果被黑龙会知道是你救了她,你也逃不过追杀。喏,这是她留给你的信,你自己看。”

    萧隽接过纸条,立即确认了若兰的字迹:隽弟,我走了,谢谢你和你的朋友。你的朋友说得对,人是有很多种活法的,一条路走不通了,何必还要走下去?为什么不试试别的路呢?我去找我自己的路了。从此,山高水长,不再相见。祝你幸福。若兰字。

    “你跟她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我告诉她,是你委托我来救她的,她说她不想出去。我就和她聊了会,才知道她对自己的家族、父亲、丈夫都很失望,她认为他们都欺骗了她。她还说对不起你,是她帮助他们欺骗了你。我告诉她,之所以失望,是因为有希望。当你对他们不再抱有希望了,为什么不隐姓埋名去过另外一种生活呢?”

    “她听信了你的话?”

    “当然,她说罢了罢了,昨日的梅若兰已死,今日就算做涅槃重生吧。”

    杨宁儿没有告诉萧隽的是,昨晚她是以女儿身见的梅若兰,还坦言相告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萧隽,今生已非他不嫁,只是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份情意;

    她还告诉她,萧隽一直都没忘记她,那香帕、那满园的兰花都是对你的思念。你这样自暴自弃又如何对得起他?

    更不能告诉萧隽的是,她已经将梅若兰安置在一个秘密的所在,只有在那里,她才会找到内心的宁静……

    ------

    请看书的各位书友花几分钟注册下,或是用微信扫一扫登陆,将本书添加到我的书架。我需要你们的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