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48章 西山庄园
    英国公齐晟一大早便将正要出门的萧隽堵在家里。

    他是来送礼的。

    送的是整整一马车的酒,他说这是他自己庄子今年新酿的酒。他的酿酒师傅可是在京城都挂上号的,几个有名的饭庄都是用他家的酒。

    萧隽便好奇地问:“英国公,你一个公侯级的人物,居然还在郊外有庄子?还卖酒?”

    齐晟那打雷般的大嗓门就嚷嚷起来:

    “我这庄子算啥,杨老三在郊外有上千亩地,好几个庄子呢。你以为我们这些王爷公侯都靠俸禄吃饭?那一大家子人还不得饿死?哎,我听说老萧有个庄子要卖,那个顺平侯萧侯爷,你要有兴趣我帮你打听打听。便宜,老萧急等着用钱。”

    萧隽一听姓萧便有了兴趣。

    到京城后他就被杨宁绑的死死的,除了他跟杨宁闹翻那次休息了一天,还有在家养了三天伤,就再没休息过一天。

    当然也没时间打听爷爷萧家和外公王家的事。

    只是跟三王爷吃饭时,三王爷问过他,他这个萧家属于哪一支?有西京萧家、潞州萧家以及辽东萧家。萧隽答不上来。

    薛神医只是告诉他,他们萧家是北方大族。因为父亲有过一段不堪的历史,又不能以父亲的名号去询问,所以他在三王爷面前也没提。

    “那行吧,什么时候见见。贵了,我可买不起,我身上就三万两银子。”

    “别什么时候了,就今晚。晚上我在东兴庄摆上一桌,正好让你见见我那三个小子。至于老萧,我叫人跑一趟,晚上叫他来就是了。”

    萧隽没敢告诉杨宁晚上去东兴庄赴宴的事。好几次,都是因为他在,最后不欢而散。

    下班后把杨宁送回家,急急赶到东兴庄。齐晟带着三个孩子已经到了,打过招呼,齐晟一把拖住他,介绍道:“萧兄弟,喏,这就是我说的老萧,顺平侯萧侯爷。”

    萧隽这才看到,角落里还站着一人,那人看上去五十多岁,满脸堆笑,近乎谄媚。

    “萧侯爷好。

    ”萧隽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猥琐的人与侯爷两个字联系起来,猛然醒悟,此人为顺平侯,难道是前朝降将的世袭爵位?

    “梅将军好,久闻大名,幸会幸会。”

    萧隽虽然才提拔的偏将,属于将领这一级,可偏将与将军相差甚远。只有市井中人无知,故意讨好别人才会称偏将为将军,官场上的人可不会这么称呼。

    显然,这个萧侯爷不属于前者,他是故意为之。

    “我听说北方萧家有多支,不知萧侯爷属于哪支?”

    “潞州萧家,祖上是潞州人士。”

    “他父亲也算是前朝周家皇帝麾下的一员猛将,想当年也算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后来,降了本朝太祖爷,太祖爷赏了他一个顺平侯,从此,潞州萧家再无豪杰。”

    齐晟说起话来,丝毫不给顺平侯萧智远面子。

    萧智远丝毫不恼,频频点头道:“皇恩浩荡,天下承平,正是我辈安享太平的日子。”

    齐晟懒得继续和他扯下去:“你把你那庄子的情况跟我萧兄弟说说,报个实价。下面还有其他事,一会杨老三和秦卫也快到了。”

    “我那庄子在西山,真人投注:有两百户人家,八百余亩旱地。有三处泉眼,水源是不成问题的。庄园占地三亩多地,依山而建,夏季避暑,冬天赏雪都是很好的去处。这庄子原本是太祖爷赐给我父亲的,以奖赏他弃暗投明的大义之举。无奈到了我手里,经营不善,坐吃山空,府里已入不敷出,只得出售以解燃眉之急。我也不玩虚的,实价五万两银子,现货交易。”

    萧智远话刚说完,萧隽还未接口,那边齐晟蹦起来吼道:

    “老萧,你他娘的真敢开口,还五万两银子,你那八百亩旱地都荒成什么鸟样了?每年收成加起来能有两千两银子不?连庄园的维修费用都不够。你坑人还坑到我梅兄弟头上啦?就两万两,多一个子都没有。”

    “国公,你可不能冤枉人啊,光那个园子,二万两也不够啊。”

    “都说什么呢,什么园子,什么两万两?”三王爷带着秦卫走了进来。

    “老三,你来的正好。老萧在讹人,他那西山的破园子居然开口五万两银子,你说他黑不黑?”

    “是我小兄弟要买园子啊,肯定是你老齐鼓捣的,他成天忙的早晚见不到影子,怎么想起这出?老萧,你开个实价出来,别虚头巴脑的,这里的人都是行家,值多少心里都有数。”

    萧智远看到三王爷,首先泄了气,一边行礼一边说:“三王爷既然开了口,卑职也不好再说什么,三万五,这是最低价。”

    三王爷回头看向萧隽,“你手头有多少现银?”

    “三万两。”

    “我明天让管家给你送两万两来,别推来推去的,这算是我借给你的,你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买了庄子,后面还有一大堆事,修缮,农具、种子,都是用钱的地方。”

    “那好吧,我就不客气了。萧侯爷,后天咱们西山园子里办交割。”

    “好好,到时一定恭候。”萧智远很有眼力价的起身告辞。

    齐晟客气都没客气,倒是三王爷客气了一番,萧智远坚持不受,告辞出门了。

    “萧兄弟的事毕了,该我老齐的了。三个兔崽子,过来行拜师礼。”

    只见齐晟的三个小子连滚带爬的跑过来,齐齐的在萧隽面前跪下叩头,口里叫道:“老大齐虎、老二齐豹、老三齐林拜见师父。”

    齐虎最大,十四岁,齐豹十三岁,齐林只有八岁。

    “一开始生两小子,叫虎豹正好,第三个还是个小子,没名字了,起了个谐音,齐林。”齐晟抠了抠头。

    “好了,你们都起来吧。我得事先给你们说好,练我的功夫就一个要求,耐心。我练成花了七年,而且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练功,你们还要读书、玩耍。所以,十年时间练成就算是不错的了。我教归教,练成练不成那得看你们的造化。”

    萧隽这段时间已经把疯长老的功法连成了七条线,还差五条就能全部打通。他相信,他找到了疯长老功法的钥匙。这把钥匙的功效就是解决有武功基础的人如何修炼身法。

    “好了。拜师也拜了。咱们开席!”

    到了与萧侯爷约定的那天,一早,去接杨宁上班的时候,萧隽就说,请一天假,今天要去西山,约好与萧侯爷交割庄子。

    杨宁听了,淡淡的说道:“你买的那庄子,与我的直隔了一个村子。自从父王赏赐给我,我还一次没去过,都是管家在打理。今天到办公室后,我处理点事情,然后一起去。”

    还是一红一黑两件大氅。

    上次去探监,回来后要把大氅还给杨宁,杨宁扫了他一眼,垂下眼帘说道:“这本来就是给你的,我在宫里定制的。”

    不过,这次护卫带了五人。

    上次去西郊遇刺,据说皇上得知之后发了雷霆之怒,将手中的杯子摔得粉碎。后来,便从皇宫侍卫中抽调了五个人,严令他们对杨宁贴身护卫,寸步不离。

    不过,杨宁还是每天等他上下班接送。

    一路到西山,果然多半是旱地,田里要么都荒着,要么稀稀拉拉的长着苞谷、高粱。

    萧隽没先进村子,绕着村子转了一圈。

    到了村西头,看见一老一少两个农人在地里干活,这一片的庄稼明显比其他地方长得好,满目绿油油的,便走过去问道:“大叔,这几亩地都是你侍弄的,庄稼明显比其他地方长得好。”

    那老汉没好气的说:“长得好有屁用,每年的租子要比别人多一倍。过去主家收租是按田亩收,现在是看那块地收成好定租。我这是从小侍弄庄稼习惯了,看不得地荒着,就是一贱命。”

    “大叔贵姓啊。”

    “庄稼人,啥贵不贵的,咱姓田。”

    “田大叔,以您的经验看,这旱地种药材怎样?”

    “药材,药材能种啊,本来就是山地。可种药材卖给谁啊,地里没粮食心里发慌啊。”

    萧隽和老田一个在田里,一个在埂上,聊的热闹。杨宁就在一边听着,也不插话。几个侍卫牵着马,远远的站着。

    “田大叔,要是能保证每家每户的口粮,这地里全部改种药材,药材有人负责上门收购。这卖的银子三七分,主家拿七,你们拿三。这样能行不?”

    那田大叔兴奋起来,说道:“那敢情好,有了粮食心里不慌,卖了药材还能分钱。哪有这么好的事啊?哎,我听说主家在着急出手这庄子,你该不会是新的主家吧?”

    萧隽笑笑,立起身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