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49章 生财之道
    “我从小跟着父亲经常进山采药,有些药材很贱,随便什么地都能长。我想,种庄稼还不如改种药材,京城周围就没看到种药材的。城里的药铺卖的药材都是从外面运进来,仅仅这运费就能占到药材价钱的一半。”

    “这个点子不错。药材的销路没问题,我们情报司名下就有好几个药铺,还有太医院呢,他们都是在药铺采购药材。以后把种植的问题解决了,然后自己炮制,直接卖成品。就这么办,明年让我的庄子也改种药材。看你出点子的份上,我借人借钱给你,你先动起来。”

    杨宁的思路永远比人超前一步,她已经想到卖成品了。而且她知道萧隽连个管家都没有,所以,人也想到了。

    到了园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管家给他们开的门,萧智远已经到了。

    园子里还算是整洁,只是年久失修,很多地方都需要修缮。看来萧智远对庄子确实不太用心,他说的水源居然都在园子里,是园子里有三处泉眼,两处是冷泉,一处是温泉。

    萧智远见了杨宁也是吃了一惊,赶忙上前见礼。杨宁摆摆手说:

    “你别管我,我四处转转。你们谈你们的事。”

    两人在契约上签字画押,然后萧智远将土地地契,佃户名册一一交割,萧隽则是付清了三万五千两现银。

    萧隽这次与萧智远面对面坐着,总感觉他眉宇之间有些熟悉,就是动作也有些跟自己父亲想象。

    终于,忍不住问了句:

    “有个叫萧远桥的,你可知道?”

    萧智远警惕的扫了他一眼,摇摇头。

    “他十五岁的时候送到大国手王德芳门下学医,后来和王德芳的小女儿私奔,他在江湖上有个绰号叫毒手书生。”

    “好像有这么个人吧,你打听他干什么?”萧智远依旧保持着警惕。

    “哦,好奇,看萧侯爷也姓萧,便问问你们是不是一家的。”

    这时候,萧隽还没公开真实身份,他依然叫梅傲雪。

    “不不,我们家族没这个人。”

    萧智远连连摆手。

    老管家将园子的钥匙送上来,说道:

    “梅先生,这是园子里各道门的钥匙,都在这里。这里除了我,还有两个仆役。我老了,也该回家了。只是两个仆役人还不错,手脚也勤快,在这里干了十年。梅先生如果能用则用,不用我就打发他们回家。”

    萧隽看看萧智远,他将头扭向别处,不发一言。

    “老管家,你们愿意留下来就接着干,过去是什么待遇一切不变,我现在手头也没人,你们要走了,我还得去找人。”

    那老管家倒也爽快,马上行礼道:

    “谢新主家赏饭。”

    回头向那边两个站在那儿的仆役招手道:

    “还不过来给新主家磕头。”

    自始至终没看萧智远一眼。

    后来才知道,这老管家也姓萧,不过是潞州萧家的外支,而那一男一女两个仆役,是他的儿子和媳妇。

    萧隽心里对萧智远暗生不满,都是萧家家族一支,何以对族人凉薄如此。

    见萧隽不再多话,萧智远拱手告别而去。

    “老管家,你将村子里佃户都召集起来,在村口晒谷场集中,我有事要和大家商量。”

    杨宁在里面转了一圈出来,

    “我粗算了下,要将它们重新修缮,大概要花这个数。”

    她伸出两根手指摇了摇。

    “现在哪有钱弄这个。我刚才看了,园子里暂时只需做一件事。铺一条水道,将泉水引到外面河沟里,再把村子里的池塘改大蓄水。这样就可以保证浇灌的水源了。”

    杨宁点点头。

    不一会,老管家过来说:

    “佃户们都集中起来了,等着新主家给他们训话呢。”

    萧隽走过去,站在碾谷子的磨盘上。而杨宁也走过去,站在晒谷场的边上远远的看着。

    “乡亲们,今天起我就接手这个庄子了,就是你们的新主家。我一路看过来,看来咱们庄子很不景气,地里的庄稼像瘌痢头,稀稀拉拉的。过去怎么回事就不去说他了。我给大家找了个新的活法,咱们从今以后不种庄稼了。”

    萧隽摆手制止了下面的议论。

    “从现在开始,本着自愿的原则,鼓励大家种药材。怎么个鼓励呢,就是你栽种一亩地的药材,我给你一百五十斤粮食,你们每家一般都租种了八亩,十亩的土地吧,这样算下来,每家都会拿到至少一千斤粮食,足够你们一年过日子的。”

    有人在问:“这粮食是要以后还吗?”

    “当然不用还。从明天起,我就开始往这里送粮,谁先栽种完,谁就来领粮食。庄子里还有许多荒地,谁开的荒归谁,一亩地按照两百斤发给。”

    “有人问,药材苗从哪里来?”

    萧隽一指山上,

    “自己上山挖。也可以由我提供。不过,我提供的药材苗是要收钱的,普通低档的一株一文钱。没钱也没关系,等药材收获了在那里扣。药材种好了,不用你们管,会有人上门收购。药材卖的钱,是你们拿三成,我拿七成。也就是说,卖了一百文,你们拿三十,我拿七十。”

    这样算账大家都明白,主家免费提供粮食、土地,拿七成还能剩下三成,而且越是贵重的药材自己也分得更多。

    又有人问:“那我们已经种下粮食了,该咋办?”

    这问题倒把萧隽问住了,让农民去毁苗他们还是接受不了的。

    “笨死了,间种懂不懂。在庄稼棵里先种下药材苗,庄稼成熟了,药苗也起来了。多施点肥就行。”

    说话的是田大叔。

    “就按照田大叔说的。大家再推举一个人负责验收,谁种了多少亩总的有人计数吧,到时按照记得数发粮食。我推举田大叔计数。”

    大家都没意见,田大叔也愿意效劳。

    大家都站在打谷场上议论纷纷,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都在盘算着自己能得到多少粮食,药材能分到多少银子,家里急需着置办的东西。

    而萧隽想着的却是赶紧回城里,大量采购粮食运到庄子里来。他们的热情一旦过去,真人投注:又会犹豫不决畏首畏尾,只有让他们看到堆积如山的粮食,他们才会安心的去种药材。

    现在,粮食就是他们的信心。

    没想到,杨宁去出现在他身边,说道:

    “走,去我庄子里,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我改主意了,今年就让他们开始种药材。嘿嘿,间种,我咋没想到呢。”

    杨宁的庄子看上去有生气的多。

    她的庄子比萧隽的大多了,四百多户人家分成两个村,光水田就有八百亩,庄民们的精气神也明显好于自己的庄子。

    萧隽摇头道:“你这里还真不能按照我的办法来,这样租种水田的就不干了。这么好的水田毁了也可惜。”

    “那咋办?”

    “只能是一个办法。让你的人划出荒地的位置,谁开垦谁耕种,种药材的还是补助。等大家看到种药材有甜头了,你的旱地就会排上用场。到时候,如果租种水田的感到吃亏,到时再给他们减租,大体保持利益均等。”

    杨宁儿看着他半天,突然伸手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

    “你这脑袋瓜都是咋长的?咋会想到这么多。看来把你留着搞情报分析是浪费了,应该让你去做情报司大掌柜的,多多为情报司开辟财源。”

    说完,马上闭嘴了。她想到,如果他去当大掌柜的,岂不是再也不能天天看到他了。

    萧隽也开始有些不自在,自从他怀疑杨宁有龙阳之痒,就开始刻意离他远些。

    他的细微表情杨宁看在心里。

    “哎,你这庄园我倒是发现一个问题,这么大的地方咋就没有一个园子呢?”

    “皇家在郊外,就是在这西山也有好多园子,休闲避暑用的。我们要度假去的地方多了去了。这里是父王专门划给我贴补府邸开销的。”

    杨宁的脸色有些不愉。

    “哇,你是大财主啊,什么时候咱们合作弄个啥?”

    “卖药啊。”

    于是,萧隽便说起在横山山寨两千两一丸药卖给王义的事。

    杨宁又眉目含情的瞟了他一眼,萧隽心里又是一咯噔。

    “想不到,你一个实诚人居然会干这种事。”

    “哎,也不是,后来听说黑龙会的伤药在外面,万金难求一粒。我还是卖便宜了。”

    萧隽有些烦躁,很明显的表现。

    回家以后,杨宁儿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中都是萧隽那紧张、防范、甚至厌恶的表情、动作。思来想去,一贯我行我素的杨宁儿做出了整个京城都传颂已久的动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