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51章 萧隽的心结
    “你什么意思嘛?”

    “只是触景生情而已。”

    “什么景,什么情?”

    “小时候戏文上看的。一人被发配充军,两公差押解犯人即将启程,好友赶来酒楼相送,浊酒一杯家万里,此去前程无知己。”

    “哼,你要见菅一我带你来了,你要喝酒我给他特批假期,我做错什么了?”

    “没有,是我错了。我这就出去好好反省。”

    说着,萧隽就要出马车。

    “给我坐着。”

    ……

    “国公,叫人给我收拾间客房。从今天起,我要好好行使一下做师父的责任。”

    英国公齐晟正端着把茶壶,在园中消食。萧隽拎着个包裹兴冲冲的进门来。

    “啊,快快有请。小兄弟,早饭可否用过?”

    “没呢,昨晚做梦,梦见一白胡子老头在我头上敲了三下,骂我说,即为人师,当尽人事。我现在头还在疼呢?一起床,我就立刻过来尽人事了。”

    “该不会欠了什么债,债主登门了?”

    “国公,你要这样说,那我可就换地方了。”

    齐晟一把薅住他的臂膀,“走,走,在老齐这里,多大的债主咱也不怕。”

    第二天一早。债主便上门了。

    “齐叔早,今早吃什么啊?灌汤包子,太腻了。让小厨房给我熬点粥,要新米,加点海参,海参要现发的。”

    “来不及?没事,到各大饭庄看看,他们做生意的早上肯定要备料。”

    “没事,我等得及。让人给我上杯茶,我就在你这客厅看会书。哦,对了,齐叔。中午先来个东兴楼的鸭子,西城麻老三的牛肉,再到御厨房去让他们蒸一道小羊羹,这个要趁热,冷了有膻味。”

    “大侄女,你宽坐。我这就给你办去。”

    不大一会,齐晟拖着睡眼惺忪的萧隽出来了。

    “国公,你这是待客之道嘛,哪有把客人拖起来吃早饭的。哦,首领早,你也来国公府吃早餐啊。”

    “咦,齐叔,他怎么在你这儿?哎,正好,我找他有事,那我们就不打扰啊。”

    齐晟连推带拉将萧隽送出门。

    “我的包裹,总得让我拿上包裹吧?”

    “没事,一会我让他们亲自送上门去。”

    萧隽在苦恼,他不知道怎么面对杨宁儿的感情,或者可以说,他对这段感情完全没有准备,他总觉得自己还没有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

    而杨宁儿也在苦恼。

    她初涉男女之情,完全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恋爱方式,即没人指点她,又没有参照对象可以借鉴。她只知道要真心实意的对萧隽好,要展示自己作为女人温柔的一面。

    但在她一手打造的情报司的下属面前,她又得保持着矜持,作为首领的矜持。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萧隽在逃避在抗拒,而杨宁儿一刻看不到萧隽,心里便没着没落。

    这天下班,萧隽独自来到胡同里一家小饭馆,这里的羊杂碎、羊肉冻卖的特别火。他要了两壶酒,点了几个菜,自斟自饮。实在是找不到人陪。

    忽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老板,打四两酒,一份羊杂打包带走。”

    萧隽忙抬头一看,居然是王府的书办蓝雨卿。

    忙起身,连拖带拉的将蓝雨卿按到对面坐下。

    “蓝先生,看来你也是一人饮酒,我也是,咱们两合起来不就有伴了。”

    “你是借酒浇愁,我是逍遥自在,这是不同的。”蓝雨卿目光锐利,一下就找出了根本问题。

    “蓝先生高人。”

    “谬赞。你们俩闹的鸡飞狗跳,羽林卫上下谁人不知,估计,当今皇上也在为他宝贝女儿犯愁吧?”

    “哎,情重难谢,蓝先生,一言难尽啊。”

    “情重何须谢?是长公主不漂亮?”

    “不是,她娇艳如花。”

    “是位高权重,高不可攀?”

    “那倒也没这感觉。”

    “是她这人性格强势,难以相处?”

    萧隽还是摇头“我们一直相处的很好。”

    “那就是你自身的问题了。”

    “蓝先生何出此言?”

    “你初识山谷女郎,本是少年心性,情犊初开之时,更何况已七年没有见人。你本是山村少年,真人投注:见着的又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女,初识之后,便惊为天人。这些是也不是?”

    “是。”

    “你对她一无所知便喜欢上了她,你以为是一见钟情,其实是你有交接朋友的需求。如果,她是男人,你们一样会成为好朋友。”

    蓝雨卿停顿了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让萧隽慢慢的在心里消化这番话。

    “在当时那种情形下,她是对你一见钟情还是同情你的际遇?是母爱的本性还是你让她痴迷沉醉?如果是真爱,何以两人不隐姓埋名浪迹天涯?她能为你离开她的组织她的家族她的家庭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萧隽目瞪口呆,他也在心里反复的问自己,他否定不了蓝先生的假设。

    “你放不下,只是你没有得到她,所以,你才会珍惜。而长公主为了你甘愿换上女人装,公开向你示爱,全然不顾别人的眼光。一个女人对你情深如斯,你还在矫情什么情重难谢?”

    这话,如五雷轰顶,一个一个的在萧隽脑门上炸开,宛如醍醐灌顶,顿悟说不上,倒是打开了他的心结。

    “放不下,只是因为你没有得到她。”

    ……

    蓝雨卿什么时候走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今夜不能再醉,他不能再让爱他的人受到伤害。

    杨宁儿怏怏的起身,梳洗打扮。早餐依旧会被送到客厅,那已成为习惯。虽然,陪她吃早餐的人已经几天没来了。

    刚下楼,一个婢女一脸喜色的跑过来:“长公主,那个人来了。”

    “谁来了?”杨宁儿无精打采的问。顿时醒悟,这个时间还会有谁来?

    匆匆赶到客厅,在门外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放慢脚步,缓步进入大厅。

    只见萧隽穿着她送他的黑色大氅,正精神奕奕的看着她。

    “宁儿,早上好。我来接你去上班。”

    一阵红晕慢慢的浮上杨宁儿的脸,这宁儿两个字从来没有听起来如此亲切如此悦耳。

    “隽哥哥,我好欢喜。”一阵迷雾蒙上了杨宁儿的眼睛。

    “宁儿,都是我不好。以后我天天来接你来送你。”

    “隽哥哥,我好欢喜,我好欢喜。”

    杨宁儿已经语无伦次。

    到了上班地点,杨宁儿刚起身。马车帘已经打开,一只干干净净的手伸了过来,杨宁儿握住那只手,在它搀扶下,迈下马车。

    那只手刚想缩回去,可杨宁儿却将它抓住,一起并排进了院子。

    一张是杨宁儿略显羞涩却又有些兴奋的脸,一张是萧隽微笑着阳光灿烂的脸,两人并肩走在院子里。

    进了办公室还不到半个时辰,萧隽的门响了,不等他开口,门被推开。一张笑靥如花的脸探头进来,“隽哥哥,陪我上街去。”

    “干嘛去?”

    “买东西。”

    “好的。”

    “哇,我最喜欢吃这个,大六福的雪丝饼。这个也好吃,酸酸的梅子蜜饯。”

    “福瑞祥又到新的布料了,湖蓝的颜色好。隽哥哥,你穿湖蓝色的长袍好看。都包上都包上。”

    ……

    不大一会,马车上,五个侍卫手里都塞的满满的。

    “再逛会嘛,我一高兴就喜欢买东西。”

    “那你以前高兴也上街买东西?”

    “开单子让管家买啰,我在家里一样样的看。”

    “晚上咱们干嘛去?对了,咱们去我三叔家吃饭去。我这就让人通知。你不是最喜欢和我三叔聊天喝酒嘛。”

    “还是算了吧,我倒无所谓,你三叔听说你要去,一定不在家。”

    “那好吧,咱们去齐叔家吃晚饭。让齐叔把三叔、秦卫、还有菅一也叫来。咱们现在就去。我正好去看看你那三个徒弟学的怎样。”

    “干嘛要去别人家里,晚上咱们俩吃不好吗?”

    “以后再咱们俩吃。你说还要叫谁?我大哥,我大哥就算了,一天到晚道学君子样,不热闹,三叔他们也不喜欢。三弟太小,徐凤仪那人老是爱琢磨人,也不好。叫上我父王,那不行,他出宫规矩太多。要不,我带你进宫去见我父王吧?”

    萧隽被她吓着了,这么快就见家长,也太离谱了。

    “我们还是去英国公那里吧,还是他那里规矩少,最自在。”

    两害相权取其轻,见她父王还不如去叨扰齐晟,赶紧走,省的她再改主意。

    齐晟见他俩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又吃了一惊,杨宁儿笑盈盈的老远喊道:

    “齐叔,我们俩今天特意上门看看您。”

    杨宁儿特意把我们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看来雨过天晴,阳光灿烂哪,你们俩这是唱的哪出戏啊?”

    “齐叔,瞧您说的,这不是上门尽孝心,陪您老喝酒来了吗?”

    齐晟的嘴大的能塞进一只饭碗。

    晚上三王爷、秦卫、菅一等人进门,看到杨宁儿在座,都吃了一惊,更让人吃惊的杨宁儿面前居然还有个酒盅,那个酒盅里居然还有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