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52章 忠诚、忠诚、忠诚!
    由萧隽倡议的情报司护卫人员训练班开班了。

    情报司设立以来,一直重视的是情报分析和收集,自己一直没有专门的行动人员。有抓捕行动都是出动羽林卫,这在实际工作中有诸多不便。

    比如西郊铁器工场被唐门一锅端,除了一个技工上厕所发觉不对溜到山上,其余的人无一幸免。这里有诸多原因,其中,负责守备的羽林卫经验不足,没受过专业的守备训练也是一个方面。

    萧隽就提出了情报司开办专业的情报人员学堂的建议。招收年龄在十三岁到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一部分人侧重情报分析,一部分人侧重护卫、追踪、刺杀等行动技能,每三年的时间完成一批培训,再分配到各情报点见习两年。

    这个提议得到了杨宁的首肯,她指定一名参将负责具体的事情,找学舎,招生,在情报司系统物色人员编写教材等等。

    菅一的五连发手弩仿制成功,并进入批量生产让萧隽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办护卫人员速成班。

    直接从羽林卫军中招收一百名经过军事训练有一定基础的兵士,经过短期,比如三个月的训练,让他们掌握护卫人员的基本技能。

    武器配备上,放弃刀剑这类配置,直接用铁矛改制的投枪,每人配备一把五连发的手弩。对远距离的敌人使用投枪,近距离则使用手弩。

    萧隽设想,如果训练得当,十个人十把投枪在三十米的距离内攻击一个人,纵使这人武功再高,也难以逃脱。

    这个想法引起了三王爷和秦卫的重视,在训练场上,萧隽用一把未经改造的铁矛洞穿了五十米之外的牛皮鼓。然后又找了十个臂力大的兵士,经过简单的训练,也都掷出四十米开外,只是准头略差。

    之后,羽林卫专门设置了投枪队,增加了一个新的兵种。

    这个设想避开了护卫人员一定要会武功的固定思维。练臂力练身法练擒拿,这便成了萧隽开设速成班的主要思路。

    练臂力是为了让投枪更有杀伤力更准确;练身法主要是增强身体的灵活性,当投枪这种远距离的武器用完之后,剩余的敌人逼近,要靠手弩与敌人周旋,必须要会闪避;而擒拿是最后的一道防线,当手弩也用完了,只能持短刀用自己身体抗了。

    萧隽在开办仪式上的致辞很简短。

    “你们都是帝国最优秀的士兵,你们是从六万羽林卫中选出来的佼佼者。我需要你们做到的只有三件事:第一是忠诚,第二是忠诚,第三还是忠诚。你们的身份是护卫员,你们的任务就是用你们的生命护卫目标的安全。”

    然后,萧隽挥舞着右拳:“全体听令,都跟着我喊,忠诚,忠诚,忠诚!我们是护卫员,我们将用生命护卫目标的安全。”

    全场一起高呼!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护卫员。”

    “再大声点,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护卫员!”

    “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用自己的生命护卫目标的安全!”

    “我宣布一条纪律,每天早晚集体跑步训练时,由带队的值日官带领大家喊三遍。”

    这条纪律是萧隽临时加上去的,本来他是即兴演讲,后来喊口号时自己都热血沸腾了,他相信,他们的感受和自己是一样的。

    这三句话成了以后训练班必备的口号。

    训练班的常备教官就三人,一名是萧隽,还有一人是姓罗的校尉和姓李的哨长。罗校尉负责日常管理,带队体能训练,而萧隽和李哨长负责教学。萧隽教授投枪和身法,李哨长教擒拿,他是少林俗家弟子,学过少林擒拿。至于教手弩使用的菅一他是兼职。

    成为常任教官,萧隽颇费了一番功夫。杨宁儿她不同意,后来,萧隽答应她不住在训练班,每天早晚依旧负责接送她才勉强同意。

    她看得出,萧隽太想执教这个班了。

    这次开班仪式,杨宁儿本来也是要到场的,后来还是萧隽的劝说才制止的。萧隽提出一个理由,以后被保护对象要与护卫人员保持一定的距离,增加神秘感,才能让护卫人员更有献身精神。

    通过这次事情,萧隽也发现杨宁儿比过去有了一些改变,虽然依旧任性,但她懂得了妥协。

    这对她来说是很不容易的。

    就在三个月培训班快结束的时候,这天萧隽正在和罗校尉评定十名优秀学员。这十名优秀学员将会得到晋升的机会,有的会担任哨长,有的会留下助教下一期培训班,有的会抽调去担任情报司主要几位首领的保卫。

    正在这时,大将军府来人让萧隽立即去开会,有重要事情要商量。

    同为前朝降将的归义侯吕方被人刺杀在家中。这归义侯吕方又跟顺平侯萧智远不一样,他是亲袭爵位,也就是说,他的归义侯是他本人的爵位,而顺平侯萧智远则是承袭他父亲的爵位。

    归义侯吕方更不一样的是,他还有军队指挥权。他当年也是一员骁将,是前朝军队里最年轻的将领,统领着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部队。

    迫于大势投降以后,太祖见他年轻,治军有方,破例没有将他的部队打散,而是让他成建制的带领着守卫在卢龙一带。

    队伍里的老兵退役,大都是就地安置在卢龙城,他们的子弟也是这支边军的主要兵源。

    虽然后来杨宁儿的父亲继承大统,让各地戍边的将军们轮换统兵,归义侯吕方也在京城有了将军府,但他对这支部队的影响力还是巨大的。

    吕方跟大多数归降的将领一样,平时在京都是深居简出,不太与人往来,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刑部的勘查结果报上来定性为入室盗窃杀人。皇上一看案件卷宗就起了疑心,他从中看出了两大疑点。

    一是凶手的手法干净利落,一刀毙命,这非寻常盗贼所能做到的;二是,凶手仅拿走了他放在床边的腰囊,而床头柜里几千两银票却一分不少。

    事涉边军,而且还是这样一支特殊的边军,吕方的身份又是如此敏感,这不能不让皇上起了疑心,他认为这与复兴盟有关,有可能涉及到复兴盟开始将黑手伸进军队的事。

    而且卢龙的驻军对吕方的遇刺是何反应,真人投注:这也是一个亟待需要评估的事。

    因为一支军队的灵魂人物被刺杀而引起整支部队哗变,历史上屡见不鲜。

    所以,皇上将三王爷招进宫去,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三弟,让羽林卫全力接手这件案件,在最短的时间内一定要拿出结果。

    跟复兴盟黑龙会打过交道的萧隽,自然也在会议参与人之中。

    萧隽的军职在所有参与会议的人中是最低的,他一直在听大家的发言,并不插话。

    在会上介绍案情的是刑部主事,他是这个案件的具体经办人,现场的勘查也是由他来完成的。

    “现在的当务之急当然是找到凶手,如果能找到凶手,一切就能水落石出。我们刑部已经给凶手画了一个大致的画像。年龄大约在二十多岁,身体弱小,身手敏捷,会轻功。根据使用的刀具来看,此人擅长用短刀,这短刀应该是他常用的武器,刀法娴熟。他走的是院墙,院墙外应该有接应人员一到两人。”

    秦卫插了句话:“从会轻功,翻院墙,绕过守卫,溜进吕方的卧室上判断此人身手敏捷,只有二十多岁,是不是依据不足?画像不准确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排查和搜捕。”

    “这个,当然,二十多岁是根据凶手一系列的行为推断出来的,当然可以把排查对象还放宽些。”

    秦卫又插话:“这有可能还是女人,那么这如何排查?”

    主事没话说了,“秦副将说的有道理,确实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我们已经将各衙门的捕快都放出去了,希望会有新的线索出来。”

    “捕快归捕快查,羽林卫还是按照一明一暗两条线查。里保长制度已经建立了,该是试试它的效果时候。另外,情报司也全部动起来。”

    三王爷做了布置。

    杨宁儿开口说话了:

    “刑部的勘测基本是准确的,但有没有遗漏的线索谁也不敢保证。我建议,一方面按照大将军的思路在京城全面排查,这部分的重点是两人以上结伴的陌生人。对城门出去的人员要严格检查携带短刀者。一个人用熟了的武器是不会轻易丢弃的,城门的检查重点就是兵器。其二,重新勘查现场。”

    大家对杨宁儿的强调都没异议。

    散会后,杨宁儿和萧隽结伴行走,杨宁儿问:“在会上你没发言,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萧隽点头。“我觉得我们追查的主要方向错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