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53章 打草惊蛇
    “你的意思,我们的重点不应该放在追查凶手上?上来,到马车上来。”

    萧隽将手中的缰绳递给侍卫,真人投注:上了马车。刚坐好,杨宁儿便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原来叫我上来是干这个啊。”萧隽调笑道。

    “嗯,我高兴。快说说你的想法。”

    “你该知道,现在社会上有种职业,叫职业杀手。他们只是收钱杀人,而不问原因。如果杀害吕方的是职业杀手,抓住他也找不出幕后的真凶。雇凶杀人的往往会隐藏自己,通过其他渠道跟凶手联系。”

    “有道理,你继续说。”

    “我们来分析吕方之死有哪几种可能性。第一种,是刑部开始认定的,盗窃杀人。你父王说的疑点有道理,手法纯熟,不为财物,这个可以基本排除。

    第二种,报复杀人。吕方可能得罪了什么人,京城里的,或者卢龙军里的,这个要问他的家属或者管家、书办,查查这方面的线索。

    第三种,那就是你父王担心的,复兴盟的黑手想往军队里伸。他们想收买或者鼓动吕方加入复兴盟,通过他控制卢龙的军队。

    但是,遭到了吕方的拒绝,为了不暴露自己,只有刺杀吕方。第三种可能是最大的,问题也是最严重的,因为,复兴盟一定会做几手准备,不仅收买吕方,卢龙军中也有可能被收买了。”

    “继续。”杨宁儿用另外的一只手拍打下萧隽的手背,以示鼓励。

    “我看了资料,吕方从卢龙回京城修整已经大半年了,如果是第三种可能,那么我们要把这大半年来出入吕方府邸,和吕方密谈,而且不止一次的那个人找出来,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复兴盟安排策反吕方的人。”

    “明白了,我们情报司也分两步走。查找凶手继续查找,也检测下我们点面结合的布点方式的效果。明天一早,不,现在我就去安排羽林卫先封锁吕方府邸,所有人都不许进出。另外,调集一批人连夜对吕方家所有人隔离开,询问做笔录。”

    回到衙门,杨宁儿先签署了调动两个哨羽林卫进驻吕方府邸的命令。一哨的羽林卫负责外围的巡逻,一哨的羽林卫进府,将人员都隔离开。

    然后点了八个人的名字,让他们集中到会议室,分为五组。两个组负责仆役、婢女的调查,一个组负责侍卫的,一个组负责家属的,自己和萧隽负责管家、亲随。重点强调,一定要搞清楚经常来往吕府的人员,会谈的次数、宴客的人数。

    杨宁儿和萧隽首先询问的是吕方的亲随。萧隽问,杨宁儿记录。

    萧隽的第一个问题是,说说你跟吕侯爷之间的事,你是哪一年跟他的?

    亲随也姓吕,是吕方的一名远房侄子。他说他是十年前接替他父亲成为吕方的亲随的。他父亲跟随吕方近三十年,后来年龄大了,便将自己托付给吕方接他的班,老父亲则回老家,替吕方守卫他祖上的陵墓。

    吕方还给了他父亲一笔钱,让他买房置地,安度晚年。我跟了侯爷之后,一直跟着他,回京城、去塞外,都是我跟前伺候的。

    “吕侯爷是什么样的性格,对下属、对手下怎样?”这是萧隽问的。

    “侯爷是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人,我跟他十年,他每天必定闻鸡起舞,风雨无阻,先耍半个时辰的大刀,再练半个时辰的石锁。他对自己严,对部下也严,在军中没有不怕他的。但,他对退役的老部下很好,经常去他们家坐坐,聊家长里短的。”

    “吕侯爷不在卢龙军中的时候,谁代他掌管军权?”

    “是郑茜将军,他是侯爷一手带出来的,大家都说,他最像侯爷。”

    “那吕侯爷在京城,跟谁来往的最多?”

    “来往多的,应该是萧侯爷吧,顺平侯萧智远。哦,侯爷经常来回京城和卢龙之间,萧侯爷经常托我们侯爷带东西回老家,他老家在潞州,老侯爷还健在,往来都相互捎东西。”

    “你的意思,京城到卢龙要经过潞州?”问话的是杨宁儿。

    “不是,也弯一点路。我们侯爷也不经常跑,有时让亲随送。”

    “你不是说,你寸步不离侯爷吗?”

    “不是我,是王顺,王爷两个亲随,跑腿的都是他。”

    “他人呢?”

    “前些天,侯爷让他送封信去卢龙给郑茜将军。侯爷还特意让王顺去了萧府,看看有什么东西带。”

    萧隽和杨宁儿对视一眼,两人都同时发现了疑点:两个降将间交往过密,本来就是件反常的事,这两人好像还走的特别近。

    什么信需要吕方亲自派人送往卢龙,而不走驿站?他跟潞州萧家是不是还有别的联系,相互捎东西只是个借口。

    “还有什么人经常跟吕侯爷往来?”

    “许参将,他是侯爷的老部下,他已经退役了,也住在京城。侯爷回京,他经常上门看侯爷,陪侯爷下下棋,聊聊天,侯爷还经常留他在家喝酒。他应该算侯爷在京城唯一的朋友吧,他进门从来不需要通报的。

    对了,他有个儿子也在卢龙军中,许强五,是偏将参议。许参将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把他带到卢龙军中,他也是侯爷一手提拔的。”

    “还有一人是京城翰墨书屋的老板,姓王。侯爷有个爱好,喜欢收藏书籍,他经常来给侯爷送书的。不过,他来的时间很短,跟侯爷聊聊什么孤本善本的。”

    “那侯爷遇刺前一个月,谁来过?”

    “都没来吧,萧侯爷的东西是王顺去取的;许参将的腿痛不能走,侯爷上门去看过他;哦,对了,王掌柜的也来过,那天我陪侯爷去泡温泉,回来时管家递给我一个包裹,包裹里有个盒子,说是王掌柜的送来的,里面是什么很难得的孤本,特意嘱咐别用手去碰。”

    “那盒子呢?在书房还是卧室,带我看看。”萧隽道。

    “又还给王掌柜了,是王顺送去的,我还记得侯爷说过这话,他要王顺转告王掌柜,说书太贵,以后别送来了。”

    “侯爷遇刺之前,有过什么异常吗?”

    “异常?让我想想。对了,有天早上侯爷没起来晨练,我印象中那是十年间唯一的一次。侯爷说他前一天晚上酒喝多了头疼。”

    “那侯爷生前跟别人是不是闹过矛盾,跟人是不是红过脸,或者干脆说吧,有没有什么仇家?”

    “这个没有吧。在军中,侯爷倒是打过人。郑茜将军挨过他的鞭子,许强五也挨过,还是当着他老子的面揍的。”

    管家说的情况大致差不多。

    不过他提供了一个亲随没有说的情况:侯爷遇刺前半个月,他老家来人,好像是他远房的侄子,在哪个县做县尉的。两人在小书房里谈了半天话,后来,侯爷震怒,将手中的茶碗砸了,还抽了那县尉侄儿一耳光,脸都打肿了。那侄儿捂着脸就出门了,以后再也没来过。

    然后,找的是侯爷的发妻。

    跟事先预想的情况差不多,吕侯爷从来不告诉她在外面交往的事。

    倒是他侄儿来的事情她还知道一点。他那侄儿是魏县县尉,也是那亲随的哥哥。他先进门拜见的是婶娘,说是特意上门问安的,而且一出手就给了婶娘四千两银子,说是多年没上门了,特意孝敬婶娘的。

    后来,她听婢女说,那侄儿在前院书房挨揍了,她也没敢隐瞒,就把银子交了出来,还挨了侯爷一顿臭骂。

    “那吕侯爷说什么呢?”

    “他说,以后再看见那侄儿上门,让直接打出去。还说这是买脑袋的钱,你敢要吗?”

    侯爷女人出了门,杨宁儿已经签署好抓捕令,着令羽林卫会同刑部立即派员前往魏县抓人。

    “难怪那亲随说了一大堆闲话,他那是在故布疑阵,转移我们的思路。”杨宁儿说。

    “还不好说,那县尉侄儿肯定是涉于其中了。我建议你立即派员严密监视萧侯爷、许参将、王掌柜的住处。今天羽林卫将吕侯爷府邸一封,马上消息就会传开,这三人谁有异动谁就有嫌疑。”

    “是,杨将军得令,萧偏将。”杨宁儿妩媚的一笑,马上传令下去了。

    正要重新传唤亲随,一个羽林卫的哨长进来报告说:

    “凶手已经找到。那家伙估计被城里的搜捕的阵势吓着了,妆扮成一樵夫,挑着一担柴火傍晚时分出门。守门的什长起了疑心,哪有把柴火挑出城外的,就让那人打开柴火检查,谁知那人从柴火中抽出短刀想强行冲出城去,被兵士们就地杀死了。”

    杨宁儿马上站起身来说:

    “快,回去报告,就说凶手负伤,已被生擒活捉,要严密封锁凶手死亡的消息。”

    “是。”那哨长匆匆离开去传达命令。

    “打草惊蛇?”

    “嗯,打草惊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