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54章 以身做饵
    “还要继续传唤亲随吗?”

    “这事让其他人去办吧?我现在最想搞清楚的是两位侯爷之间的关系,还有吕方与许参将之间的关系。”

    “那只有到兵部去调取资料了,将领级资料都在兵部存档。我们现在就走。”

    “这太晚了吧?”

    “没事。我带你夜闯兵部尚书他家,你以为我这长公主的身份是个摆设啊!”

    兵部尚书袁郎不像是个武将,倒像是个饱学之士。杨宁儿说他是本朝公认的第一武将,连齐叔都对他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他最传奇的故事在边关守边的时候。

    有次匈奴来袭,他首先设好伏击圈,然后告诉朝廷监军。此战会歼灭多少匈奴人,南边的伏军会歼灭多少,西边的是多少,而正面抗击的会伤亡多少,会捕获多少马匹。对方将领中谁谁谁会全身而退,那个部落会因此壮大,成为新的首领。

    监军也是一员老将,当时全然不信。战后统计,他预计的总误差没超过五百,那老将这才心悦诚服,回来替他大肆鼓吹,第一武将的名气就是这样出来的。

    袁郎骑着马在一边听着,哈哈大笑道:

    “以讹传讹者多,基本事实是有的,不过准确到多少马匹那是夸大其词了。第一武将也是虚夸,说我是第一儒将我倒是承认。我是武将中看书最多的,也是儒将中打仗最多的。”

    “袁叔,听他们说,你带兵从不练兵是不是?”

    “又是一个以讹传讹的故事。我的副手练兵多年,论练兵还少有比得上他的。我不管练兵的事,那是我比不上他。他练兵,我主管斥候,打探敌情。我最自得的是,我统兵时,我部队斥候比例占作战兵士的一成,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萧隽在一边赞道。

    “话好说,事难做。一个知字又有几人懂。好了,这就是存放将领资料的房间,你们自己找,我在办公室里,不明白的来问我。小心火烛。”

    萧隽首先拿到了顺平侯萧家的材料。

    他说要看将领资料,了解吕方和萧家的关系是一方面,他还带有私心顺带查找自己的身世。

    顺平侯萧威,出身潞州萧家,士族大家嫡系子弟。后应前朝周氏征召,率潞州八百子弟兵加入军队。屡立战功,后为周氏大将驻守山西晋阳,与太祖激战数月后粮草不支而降。归降后将侯位传之于子,自身回潞州归隐。

    再看下面,愣了半晌:萧威育有一子二女。

    原来还是自己多情了。萧隽苦笑。

    再往下看,萧智远,原名萧远河。萧远河,父亲名字萧远桥。都是远字派,河和桥还是有联系的。

    “宁儿,你继续查找吕方资料,我去请教一下袁尚书。”

    “袁尚书,可知道顺平侯萧智远何以改名?”

    “这个好像也不是秘密。据说,老萧传位小萧,小萧请人看相,那术士说,你名中有河字,注定富贵难保,都一水流走,后来就改名为萧智远了。不过无稽之谈而已,改名之后依然一蹶不振。”

    “那萧威是不是和王德芳有关系?”

    “这段历史你也知道啊,这可是萧家忌讳莫深的一段往事。萧威还有个小儿子,名字我忘记了,萧威送他到王德芳那里学医,结果,他将王德芳的小女儿拐走了。萧威、王德芳都是有脸面的人,双双将他们开除族籍。

    那二儿子激愤之下,在江湖闯出一个名号叫毒手书生,后来就不知所踪了。这名号更是让萧威觉得丢脸,他始终只承认他就萧智远一个儿子。”

    萧隽一时心潮澎湃,自己的身世总算是搞清楚了,却不想爷爷是前朝将军,顶着顺平侯这个屈辱的爵位,而大伯则是个自私自利被人瞧不起的窝囊废。

    “查到了,查到了。吕方、许参将原来都是萧威带出来的兵。当年萧威募兵,吕方、许参将是八百潞州子弟兵的一员,都是跟着萧威南征北战的。后来吕方自领一军,与太祖对阵时,还是萧威出马劝降吕方的。”

    萧隽的头更大了。

    这三人错综复杂的关系!

    既然吕方成了复兴盟策反的目标,那爷爷萧威也绝对躲不过复兴盟的算计。吕方的态度很明确,他拒绝了,所以他死了。而爷爷、大伯都还好好的活着,难道他们已经同流合污?

    萧隽不敢往下想了。

    思索良久,萧隽下了决心。

    “宁儿,我决定了。我要恢复我的真实姓名,我要以萧隽之名堂堂正正的活在世上。萧隽,是我父亲起的名字,我却冒用梅傲雪的假名,实在是有辱先人。”

    “可黑龙会一直在追杀你,你还在黑龙会的名单上。再说,他们的巢穴我们的人才渗透进去,如果你漏了行藏,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宁儿,听我分析。我一天不死,就永远在黑龙会的名单上,难不成我隐姓埋名一辈子?再说,黑龙会已经知道我在京城,知道菅一与我交好,也知道菅一是情报司的首领之一。

    难道如此形势,他们的巢穴还不做准备?如果因我公开名姓而惊动他们,那我们的人就更能把握他们的动向。这这正是你说的打草惊蛇之计。”

    萧隽停了会,还是要将自己的身世之谜合盘托出,后来的计划还需要宁儿的支持。

    将父亲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完。

    “我现在怀疑复兴盟也在策动爷爷萧威,毕竟,潞州萧家是个大世家,而且吕方他们都曾是爷爷的部下。既然复兴盟能策反吕方,又怎么会放过影响力更大的爷爷呢?”

    “你从道理上推断是对的,但你忘记了一个根本的事实。复兴盟策反吕方,是因为他有兵权,他手里还有一支卢龙边军。再想想你爷爷,都风烛残年了,只不过在潞州有点影响力。他的儿子你的大伯萧智远至少可以说是声名狼藉吧?因而,你的结论是站不住脚的。”

    “好,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复兴盟可能会这样考虑问题。那么,我呢?如果复兴盟知道我是萧威的孙子,是唯一一个破解了疯长老功法的人,而且又是羽林卫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我对他们有吸引力吗?”

    “你的意思,你要以身做饵?”

    “对,在打草惊蛇之计上,要再加上一个以身做饵,我就不信钓不出复兴盟的大鱼。”

    “那你想怎么做?”

    “去潞州,去卢龙。只有这样才能搞清楚潞州萧家是不是知情,才能知道吕方到底传递了一封怎样的信给了卢龙的郑茜,才能知道卢龙军到底陷得有多深。”

    “不行,这太危险,万一潞州萧家、卢龙军已经被复兴盟收买,你这是羊入虎口。”

    杨宁儿一想到萧隽身处险地,立即断然拒绝。

    “我以羽林卫查案的名义公开前往,人身安全是不会有问题的。除非是一种可能,复兴盟已经完成复国准备,正好用我的人头祭旗。我们可以使出打草惊蛇之计,他们是万万不敢的。”

    “不行,这事没商量。羽林卫、情报司查案人才多得是,比你职位高的也多得是,怎么也轮不到你去。”

    “宁儿,自从那晚在胡同口小酒馆经过蓝先生一番开解,我懂了你对我的一番真情义。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慢慢的放下过去,在内心里真正的接受你,这还需要时间。”

    萧隽将杨宁儿的手紧紧的攥在自己的手中,说出了自己发自肺腑的话,杨宁儿的眼里浮上了一层雾气。

    “你不希望在别人眼里,你杨宁儿,帝国长公主看中的人是一个靠着女儿裙带关系步步高升的人吧?我不做出一番成绩来,以后你父王眼里、你大哥眼里还有京城那么多人眼里,我何以自处?”

    杨宁儿将脑袋靠在了萧隽的肩膀上。

    马车在黑暗的街道上踽踽前行,马蹄声敲打着鹅卵石的地面,发出一阵阵踢踏声,在夜里传出了很远。

    “我还是忍受不了这么长时间看不到你,我无法想象每天见不到你的感觉。要不,我随你去。我扮成羽林卫的兵士混在队伍里?”

    “不行。到羽林卫以后我就没有独立办成过一件事情。你去了,以后别人还会说是你实际指挥的,我不会给你抢功的机会。”

    萧隽宠溺的摸摸杨宁儿的秀发,只有他心里清楚,这趟差事是如何的前途未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