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55章 道高一丈
    一大早起来,萧隽开始各个衙门递手本。

    “从今天起,我为自己正名。我姓萧,叫萧隽。家父乃是原顺平侯萧威的二儿子,我父亲叫萧远桥,现任顺平侯萧智远的弟弟。”

    这是萧隽的开场白。

    “你这是干什么?你以为顺平侯的后代很光荣吗?别人避之唯恐不及,你倒好,到处宣扬。”

    英国公齐晟大惊小怪,又开始怀疑萧隽受了刺激,小两口闹别扭了,时不时对着大门口看着。

    “我是潞州萧家的后代,我的身上堂堂正正的流着萧家的血脉,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萧隽平淡的说。

    萧隽是最后到的萧智远侯府,他得让他事先有个心理准备。

    “伯父,小侄萧隽前来登门拜访。”

    “哎,这个,这个。这事事起突然,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对你说。想必你也知道,当年,家父已经将你父亲开革出家门,不列萧家族谱。也就是说,你父亲不再是潞州萧家的人了。你突然来这么一出,真人投注:让我们很为难的。”

    萧智远显然还是没有准备好,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如果这萧隽是一般人倒也还好,但他跟三王爷、英国公称兄道弟,跟长公主纠缠不清,未来很可能是驸马爷的人选,这不是他能得罪起的。

    “过几天,我还要到潞州去认祖归宗,将来我还要把父亲母亲的灵位请回萧家祠堂。”

    萧隽面无表情的表明了自己强硬的态度。这不是商量的口气,这是不容质疑的事情!

    “告辞。”

    说完,留下五色礼品,掉头出门去了。

    萧隽知道,他前脚离开侯府,侯府的快马就会马上前往潞州,京城里的一切都会传到潞州那个固执的爷爷耳朵里。

    来吧,我上来就亮出自己的底牌,怎么应对那是你们的事情了。

    萧隽是老顺平侯的孙子,当年闻名色变的毒手书生的儿子的消息传遍京城的时候,萧隽正端坐在训练班的办公室里,向罗校尉交代下一批招生的问题。

    这一批优秀学员的名单已经拟定,至于他们如何分配,那是杨宁儿的事了。

    回到情报司衙门,杨宁儿出去了。萧隽将手头的工作交代给小陈,都安排妥当。现在只等杨宁儿回来,商量何时出发的事了。

    正喝着茶,推算着外出的准备有那些遗漏的地方。

    杨宁儿的一个侍卫敲门进来说:

    “杨首领到处找你,让我们一看到你就让你回家去,你家来了不少人,杨首领正在帮你接待呢。”

    这话说的萧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家来了不少人?

    走到大门口,就听到石磊的声音:

    “我知道,我知道,我师父就有这个毛病。他就是一个情种,为了一个婢女就闹的中原绿林悬赏五万银子要他的人头。”

    “磊弟弟,你还是不了解你师父的。你师父也不是那么好色,只不过他喜欢年龄小点的、小妹妹似的美女。”

    “都给我闭嘴,你们在胡说什么呢?”

    萧隽一步跨进客厅,只见客厅主位上端坐着杨宁儿,摆出一副主母的样子。不过,脸已经阴沉的快滴下水了。

    客位上坐着石大官人,下面客座上分别坐着石磊、周天雷、云飞燕夫妻、这边是许义、小雨、还有一位不认识的美女。

    萧隽一进门,乱哄哄的客厅变的更乱了。叫师父的,叫萧先生的,叫萧公子的。

    “都打住,先听我说。你们怎么都来了,不是说好一年为期吗?”

    石大官人先开口道:“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我一个已经致仕的人,接到了吏部的征召,让我立刻到吏部报到。我一说进京,他们全吵着要跟着我来,说是你答应他们的。就这样,一下全部来了。萧先生,给你添麻烦了。”

    没等萧隽接话,杨宁儿站起身来说道:“既然正主来了,我就不陪大家了,石大官人,您宽坐。”

    说完,就往门外走去,也不跟其他人打招呼。

    萧隽赶紧让大家稍等,说我去送送,赶紧跟着杨宁儿的脚步就出去了。

    杨宁儿还没走几步,看到墙角已经阻挡了大家的视线,回过头来,一把掐住萧隽的腰,恨恨的说:

    “说,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萧隽一边叫疼,一边反问着。

    “还装蒜,那个女人是谁?”

    “我也不认识啊,真的第一次见。”

    “看不出来,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说完,掉头就走。

    “你等等。”萧隽一把抓住杨宁儿,吼了一声:“石磊,你给我滚出来。”

    “你当着她的面说清楚,那个女人是谁?”

    “小雨啊,小雨你不记得啦。”

    “我知道那是小雨,还有一人。”

    “她叫月如吧,临来前,许义说,你师父的女人还在横山山寨里,我们去把她偷出来,带到京城,也算是带份见面礼。”

    “你给我闭嘴。哎哎,宁儿,不是说你,你等会走,今天一定要把这事弄清楚。”

    “许义,你也给我滚出来。”

    “说,那个叫月如的是怎么回事?”

    “你在寨子里的时候,我们仨合计,怕小菊照顾不好你,你会离开寨子。就合计着,把月如给你。她本来就是你的女人嘛。”

    “什么叫本来就是我的女人?”萧隽快崩溃了。

    “我见过她吗?”

    许义想了想:“不知道。”

    “她来过我的小楼吗?”

    许义还是摇头:“不知道。”

    “那你看过她服侍过我吗?”

    许义的回答总算让萧隽松了口气:

    “这个还真没看过。”

    萧隽在脸上擦了把汗,对杨宁儿说:

    “再听懂了吧,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杨宁儿说了一句话,让萧隽深刻的认识了一个道理:你永远不要低估女人不讲理的水平。

    “你没看中她,他们怎会把她给你?”

    萧隽彻底的绝望了。

    没想到,这时边上一个声音响起:

    “没想到,因为我的到来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这位姐姐,我向你发誓,在今天之前,我确实没见过萧公子,也不知道三位寨主商量的事。我们在寨子里,从不许跟外人打交道,是后来听小雨说起公子为小菊的事大闹伏虎寨,仰慕公子的为人,这才跟着来京的。对不起,我这就离开。”

    说完,月如向大家鞠了一躬,就向大门走去。一时间,大家都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云飞燕从屋里窜了出来,一把拖住月如,转身向杨宁儿低头行礼:

    “主母,我们是山野之人,不懂规矩。请主母不要和我们计较,只怪许义一开始没把事情说清楚,我们也误会了。刚才进了这么大的一座宅院,我们乡下人那见过这个排场。

    想到月如以后怕是要受气,才故意在那里一唱一和的。主母,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还请担待些。”

    这云飞燕到底老于世故,一口一个主母叫的杨宁儿心花怒放,面上却扭捏着:“谁是你们主母啊。”

    萧隽暗暗的对着云飞燕直竖大拇指。

    一旁的石大官人说话了:“都是一场误会,我看这样吧,我进京总是要买宅子的。就让月如他们暂时住几天。等我宅子一买好,就都搬到我那去。萧先生,你看这样行不行?”

    云飞燕马上接话:“主母,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看这宅子分内外两处院子,内院自然是萧先生住,我们所有人都住在外院。以那道园门为界,所有的女人都不许跨过那道界,内外有别嘛。”

    杨宁儿养尊处优,从小到大都是被人精心呵护着,在人情世故上那里是云飞燕的对手。云飞燕的一招激将法出来,杨宁儿马上中招。

    “我不是小气的人,只是刚才有些误会。我生气是因为他事先没跟我说清楚,就冒出这么个人来。本来我想,他一个人住在这里,身边也没人照顾,正想着给他送两个侍女过来使唤,这样也好,倒不用我操心了。这样吧,大家远来是客,我尽个东道之谊。也不用麻烦李嫂了,大家都去东兴楼吧。”

    “谢谢主母盛情。”

    不等所有人客气,云飞燕抢先代表大家表态。

    大家都出了门,杨宁儿故意拖到最后,狠狠的剜了萧隽一眼:“算是便宜你了。”

    萧隽摊摊手,无奈的说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

    “反正我不管,以后我不分白天夜里来,别让我碰上。否则,哼哼。”

    萧隽很迷茫的想,怎么经过这么一闹腾,他和杨宁儿的关系反而拉近了,不对,是急速的靠近了。

    说好的慢慢放下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