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56章 月如的心机
    一行人来到东兴庄,萧隽选了一个大包厢。

    等到招呼大家入座的时候,小雨倒也无所谓。原来就和萧隽熟悉,小菊做饭时经常叫她一起,同桌吃饭的时候都是围着桌子坐,也不分尊卑。

    可是月如却坚决不肯入座,任凭大家如何相劝,只是要站着为大家服务,弄的小雨也不好意思入座了。萧隽只得另外在包厢会客室里另外点上几个菜,让她们单独用餐。

    这边云飞燕拿乔作怪的说:“哎呀,这该如何是好。我这主母也喊了,按道理我应该去那边和他们一起吃。可是跟他们一起只能独自一个人喝闷酒。哎,罢了,我还是知趣一点,我这就过去。”

    屁股却不肯离开凳子。

    “飞燕姐,好走不送。”

    石磊马上接话道。众人皆不说话,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们表演。

    “好啊,磊弟弟。姐姐真是白疼你了。姐姐正要找梯子下来,你倒好,不扶着,反而把梯子撤走了。今儿我就皮厚一回,就坐这儿不走了。”

    “好了,别闹了。山寨现在都怎么样了,快跟我说说。”

    萧隽对一向言语不多的周天雷问道。

    “这还得感谢石大官人。给他们免了三年租子,又租用农具、借种子,大家伙又一起帮忙帮着垒了房子。除了几户以采药为生的,现在都搬下山来了。大家伙都很高兴,好歹能看到希望了。”

    “我们俩也托大官人庇护,就在庄子里干以前你干的营生,做教头,训练庄丁。”

    这句话是云飞燕抢答的。

    许义头直点:“我也是。”

    许义嘴拙,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他说他也在庄子里做教头。

    “伏虎寨后来没来人找麻烦吗?”

    “倒是派人上山过,山上的人告诉他,真人投注:我俩不干了,去走江湖了,后来就没动静了。估计也是顾不上我们。你上次挑了伏虎寨,人都跑完了。他们花了好几个月才把寨子重建起来,气势比以前差多了。”

    “说起来,这还是我和萧先生两人喝酒琢磨出来的法子,只是没想到实施起来还挺顺利。”石大官人喝了一盅酒,笑眯眯的说。

    “石先生,你这法子好是好,却是不可复制。没有多少财主会如此仁义,主动让利。这个问题,还是要官府和地方士绅一起来参与解决,士绅的工作还是需要官府去做啊。”

    杨宁儿冷不丁的插句话让大家都很震惊,没想到她也对此有研究。

    “石先生,您这次重新入仕得感谢他。”她的手指指萧隽,萧隽也是茫然,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那天在御书房,父王看了他起草的关于绿林问题的报告,其中你提出思路他都一五一十的写了进去,特别注明了你的名字和以前的官职。

    父王看了说,嗯,我朝的官员还有这样的明白人,去,让吏部去查查,这人为什么这么早就致仕了。我估计吏部是接到我父王的口谕马上征召你来京城的。”

    几个人都愣住了,全然没听懂杨宁儿口中的意思。

    萧隽猛然想起还没介绍杨宁儿的身份,马上解释道:“这是当今皇朝的长公主。”

    那石大官人惊讶的嘴张的老大,立起身来,立即就要拜伏在地:

    “哎呀呀,老朽眼拙,冒犯冒犯,长公主在上受老朽一拜。”

    萧隽一手托住他,一边说道:“石叔不必如此。”

    那边云飞燕站了起来,走到杨宁儿身边上下打量着,长长的感叹了一声:

    “这辈子总算没白活,终于看到了戏文里说的公主。当家的,你傻啦,这可是公主哎,公主哎。”

    没想到自己随便说句话,竟弄出这样的效果,把个杨宁儿也弄得手足无措。

    萧隽眼睛对着杨宁儿一横,喝道: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石叔敬杯酒压压惊。”

    杨宁儿凤眼也是一横,愣了下,马上低眉顺眼道:

    “是,妾身这就去。”

    这下轮到大家筷子掉一地了。

    萧隽扯足了顺风旗,意气洋洋的坐在那里左顾右盼,好像入职情报司以来受的气,就在这一声吼里,全都烟消云散了。

    然后,自己的脚被另外一个人的在使劲研磨,却不敢动弹,而杨宁儿却笑得如花似玉。

    这时,门口的珠帘一掀,月如双手举着酒盏走到萧隽和杨宁儿身边,双膝缓缓的跪下去,说道:

    “婢子幼小失怙,转卖他人,学艺数年,将来不是红尘卖笑,便作礼物送人。本已尘埃落定,不想遇到主人主母收留,从此有了依靠。婢子此生再无所愿,只求侍奉主人主母一生,尽心尽职,忠心耿耿。”

    萧隽站起来,连忙说:“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那杨宁儿却端坐着,伸手接过酒杯,将酒饮下。

    “既然我已答允,就不会反悔,你就留下吧。”

    “谢谢主母,谢谢公子。”月如后退着出去了。

    那边石大官人喝着酒,嘴里小声嘀咕着:“都是狠角色啊,以后热闹了。”

    “过两天,等羽林卫的命令下来,我要去一趟西边,办点差事。石磊,你在京城反正没事,你就跟着我,路上我还要考较你的功夫,看你练的怎么样了。”

    “太好了,我就想天天跟着师父你到处跑。”石磊很是兴奋。

    “你看是不是在羽林卫给他谋个职,穿着便服出门还是不太方便。我这徒弟就喜欢舞枪弄棒的,说起手上的功夫,至少羽林卫营官一级的鲜有对手。”

    萧隽低声向杨宁儿请求道。

    “既然是你的徒弟,武艺考核一定没问题,我相信你的判断。先去干个什长吧。暂时不带兵,回来之后有功论功,再做打算。”

    羽林卫的晋升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就是怕官宦子弟乱用公权,胡乱任用私人。因而规定,所有人进羽林卫都得从兵士做起,唯有武功高强的可以越级晋升,但要将军级别的批准。

    所以杨宁儿直接任命石磊为什长也不算违规。

    云中燕见机最快,她一看萧隽用石磊还得向杨宁儿请示,马上开口道:

    “主母,我和我当家的虽说年龄有些大了,但手头有些功夫,江湖经验也足,还请主母给我们安排一条活路。”

    杨宁儿看看萧隽,等着他表态。

    “你们俩就加入情报司吧。情报司可有一点,无功不受禄。意思你们俩没有为情报司立功,是没有薪水拿的,算是编外人员。在你们没有薪水期间,算我府上的人,我支付薪水。

    我离京的这段时间,你们愿意在府里留着也行,逛逛京城,熟悉下地理。如果不愿意在府里待着,随我西去也行,就是要辛苦点,给我打前站。要做到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发现什么异常及时向我报告。”

    “我懂,就是我们夫妻俩在你们前面探路,干斥候的活,发现有什么异常秘密的向你报告。干这个我们最拿手,想当年逃亡的时候……”

    不等云中燕说完,周天雷在下面扯了扯她的袖子,云中燕知趣的闭上了嘴。

    “至于许义,”萧隽还未开口。

    许义马上举起手来说道:“我最笨,干啥都不行,我就在府里给你看门,管饭管饱就行。”

    云飞燕嘴一撇:“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看门是假,看人是真。”

    萧隽早就发现许义总有些心不在焉,他的眼神经常围着小雨转。这段时间他和小雨朝夕相处,日久生情。只是还不知道小雨的心事如何,得让云中燕去找小雨聊聊。这许义也应该成亲了。

    “这个不行,我送你去个好去处,情报司正在办护卫人员培训班,第一期已经结业,第二期正在招生,你去那里吧。只有经过培训,学习护卫人员的专业知识,你才能胜任这份工作。明天我就送你去,三个月时间,吃住都在那里。”

    许义面有难色,“要三个月啊,这期间能不能出来?”

    “瞧你那点出息。培训期间不许外出不许请假。”

    许义苦着脸答应。

    一侍卫走进来,在杨宁儿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杨宁儿点点头,说道:“让他进来吧。”

    一身便服的菅一一掀帘子走了进来。

    “好多客人啊,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吗?大哥。”

    “咦,你怎么有空来了?”萧隽惊奇的问。

    “我让他来的,给你西去路上找个伴。给大家介绍下,羽林卫菅一偏将,临时抽调他担任萧隽的护卫首领。你们正好也熟悉一下。”

    “我说火急火燎让我找首领报到,原来是陪大哥出门当差啊。太好了,这段时间可把我憋坏了。太谢谢杨首领了。”

    菅一进门,看见许多陌生人在,不知底细,就没敢称呼杨宁儿,这时,赶紧向杨宁儿行军礼。

    萧隽拉着菅一的手逐个介绍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