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57章 触犯军规
    按照萧隽原来的计划,他是以羽林卫查案人员的身份出行的。谁知杨宁儿在背后运作了下,他变成了带有圣旨的朝廷钦差。正式的名字是领参将衔赴潞州、卢龙宣慰使。

    按照杨宁儿的说法是一个羽林卫的偏将万一出了事,可以有很多意外的借口。但是,一个朝廷的钦差要是出了事,那等于是公开对朝廷宣战了。

    这是为萧隽的安全再加上一道保险。

    这个领参将衔也是有讲究的。他不是真正的参将,而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暂时担任参将,一旦任务完成,这个参将衔便没了。

    “你记住,路上不许沾花惹草,别再给我往家里带什么小雨、月如的,特别是像月如那样的小妖精。我已经警告过菅一,如果你在路上犯了我的忌,那回来他就去羽林卫干校尉去。”

    杨宁儿凶狠的盯着他,萧隽忍不住的笑,他能想象出菅一当时憋屈又不敢反抗的神情。

    “我还告诉过他,如果你在路上受了一点伤,你伤的那儿,他也要伤的那儿。”

    “那我要掉了一条胳膊,他岂不是也要砍掉一条胳膊?”

    “不许你拿自己打比方,出门的人不要说不吉利的话。”杨宁儿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萧隽趁机搂住杨宁儿的腰,哈哈笑着:

    “我这可怜的兄弟,他以为是趟美差。你这一吓唬,他连觉都睡不好了。”

    “我可不是吓唬他,羽林卫的人都知道,我历来是言出必行。这么大一摊子事,这么多人,没有点杀气,怎么能管的好?”杨宁儿认真的说。

    “那是,杨首领的杀气我早就见识过了。”

    “你啊,就怕你对手下的人太仁慈,古话说得好,慈不掌兵。不管是你兄弟还是你徒弟,犯了错该处罚就得处罚。”

    杨宁儿不理他的调笑,继续叮嘱着。

    “哎,别弄得那么紧张,好像我要带兵打仗似的,轻松点。”

    “你那两个小妖精我已经让管家接到我府里去了,一来呢,你家里没人,这两妖精也没事干;二来呢,让这两妖精在我那儿学学规矩。”

    “别总是说妖精妖精的,都是可怜人,你看看她们身世多可怜啊,不是你们这种锦衣玉食的皇家公主所能想象的。在你府里,你可别对人太狠了。”

    “哟,这就开始心疼啦,我早就发现你对那个月如的妖精有意思,要不,我让人现在去取她来陪着你一起去西边?”

    “嘿嘿,我只要一点头,那月如就肯定变成一具尸体了。”

    “哼,我一个皇家长公主杀个小婢子谁还能拿我怎么样?我就看她不顺眼,穿那么紧身的裙子,胸脯挺得高高的,屁股翘翘的,走路一扭一扭的。”

    “人家从小就是这样训练的,能怪她嘛。哎,快到校场了吧,也不知菅一他们到了没有?”

    萧隽赶紧岔开话题,这个话题再讨论下去又有麻烦了。

    “哎,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这样的?”杨宁儿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下大小。

    “打住打住,你一个皇家长公主咋会讨论这些无聊的问题。哎哎,我下车乘马去了,不然到校场让大家看到我们一起从马车下来不像话。”

    杨宁儿一把拖住他,“来个告别仪式。”她的手指指自己的脸。

    “好,一会儿看你怎么下车,我的杨首领。”萧隽抱着杨宁儿的脸就亲了上去,不到一会儿,杨宁儿便瘫软在座位上。

    萧隽跳下马车跑了,杨宁儿气喘吁吁的骂道:“你个坏蛋!”

    到了校场,菅一已经在指挥列队了。

    两个方阵,第一个方阵的兵士居然一律手持投枪,背上还背有五支,腰里一边插着手弩,一边挎着短刀。全是第一期训练班的学员,除了留下来当教员的四人,剩下九十六个一个不少的站在面前。

    他们看到萧隽来到面前,立即立正,整齐划一的喊道:

    “我们是护卫员!我们将用生命保护首领的安全!忠诚!忠诚!忠诚!”

    萧隽在马上挺直身体,面向他们,缓缓的行了个军礼。

    第二个方阵是羽林卫三个哨的士兵,满编的一百人,领队的迅字营的副营官。三个哨长,其中一个是守卫他甜水胡同宅子的,哨长赵大标。

    副营官见萧隽走过来,立即在马上挺直身体,将手中的长枪笔直的指向天空,全场整齐划一的一个立正,然后,副营官向萧隽行了一个军礼:

    “迅字营副营官校尉李芳向宣慰使萧参将致敬!”

    他身后的一百名羽林卫像是跟培训班的学员比赛嗓门似的齐声呐喊:

    “迅字营向宣慰使萧参将致敬!”

    两个方阵的边上停着一辆大红色车棚的马车,马车上竖着一面旗帜,上面写着:朝廷宣慰使、领参军衔萧隽。

    两名驭手也是一身的羽林卫打扮。

    萧隽将队伍巡视了一遍,却见羽林卫的队伍尾端有两个身材明显矮小的少年,站在那里跟萧隽挤眉弄眼。

    萧隽走过去定睛一看,却是齐虎齐豹两兄弟,一人挎着一把腰刀,穿着不甚合身的兵士军服。

    这肯定又是齐晟假公济私干的好事,让两个儿子跟着萧隽外出长见识了。

    “你们俩出列。”

    萧隽将齐虎齐豹叫出队伍,带到石磊边上说:“这两人交给你,你负责带着。”

    这时,杨宁儿已经从马车里出来,一脸严肃的和赶来送行的副将秦卫站在一起。

    三声号炮响了。菅一发出号令:“时辰到,全体开拔。”

    训练班的一个十人马队在一名什长的带领下率先出发,他们是负责打前站,安排宿营的。

    萧隽向秦卫和杨宁儿行了军礼,踏上了西去的行程。

    第一天的行程就出了事。

    按照菅一的行军线路,因为早上在校场定下的出发时辰较晚,所以第一天定下宿营地是郊县的一个集镇,离京城不过六十余里地。

    为了节省时间,中午在路上吃的干粮。

    到达镇子外的宿营地后,支好帐篷便开始埋锅造饭。石磊和齐虎齐豹三人一个帐篷,三人都是第一天加入军队,也兴致勃勃的有样学样将帐篷支好,铺好床。

    然后,齐虎便出去在营中转悠,看看晚饭吃什么。

    回来向石磊报告说,晚上是馒头菜汤。

    齐豹眨巴着眼说道:

    “磊哥,咱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你先进门,我们兄弟俩得尊称你一声大师兄。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怎么说我们兄弟俩都得孝敬一下大师兄,哥,你看我们怎么表示表示?”

    两人出门的时候,当娘的心疼这么小的儿子要行军几百里,瞒着齐晟给每人塞了五十两银子。

    齐虎马上答道:“简单,咱们请大师兄下馆子,陪大师兄喝几杯。”

    “哪有让你们兄弟俩请客的道理,自然是我这大师兄先请。这样,咱们叫上师父一起,这师父我知道,每天晚上都要喝上几杯的。”

    齐豹嘿嘿笑着说:“大师兄,你这就不懂了。师父是掌军的,必须要和兵士们同甘共苦,不信打赌,吃晚饭的时候必定和兵士们在一起吃馒头喝菜汤。”

    “这还不简单,咱们先去吃,吃完了给师父带点酒菜回来。这样,他样子也做了,酒也喝了。咱们悄悄的走,要是碰到巡查的兵士,就说师父让咱们出去办点事。”齐虎催促道。

    三人就这样溜走了,等到巡逻的兵士发现,他们已经溜进镇子了。

    于是,赶紧报告值日军官。

    今天的值日军官是赵大标。

    于是,赵大标就带人将这三个还没吃到嘴的家伙绑到中军帐里来了。

    “报告萧参将,抓到三个违反军纪的家伙。”

    萧隽正在和菅一、李芳商量着如何在行军途中将训练班的学员派出去实地练兵的方案。

    “赵哨长,背军规给他们听。”

    “是。第一条,外出行军不得扰民;第二条,未经哨长以上的军官批准不得私自外出;第三条,未经哨长以上的军官批准,不得饮酒,更不得酗酒。第四条……”

    “知道你们违反了哪条军规吗?”

    “私自外出。没喝酒,还没来得及上酒就被抓住了。”齐虎老老实实的回答。

    “谁出的主意外出的?”

    “齐豹。”

    “不是我,我只是说我们第一天和大师兄认识,该怎么孝敬下大师兄。外出喝酒的主意是齐虎想出来的,他还说给师父带点酒菜回来。”

    “齐豹,你明知有军规,还故意撺掇齐虎外出,其心可诛,罪加一等。”

    萧隽早就知道这兄弟俩的德行。齐虎憨厚,齐豹鬼点子多,他们干的坏事基本上都是齐豹把齐虎往沟里带,而在齐虎还屡屡上当。

    “赵哨长,按照军规应该怎么处罚?”

    “私自外出,没造成严重后果的十军棍。私自饮酒,也是十军棍。”

    一直没开口的石磊撑不住了:

    “师父,还真打啊,这以后怎么见人啊。”

    “石磊,你身为什长带头违反军规,重责二十军棍。至于齐虎齐豹,真人投注:念其初犯,各自打五军棍。”

    “报告萧参将,军规里没有军官加重处罚的条例,也没有念其初犯的说法。”

    赵大标笔直的站着,大声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