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60章 吴金刚的抉择
    “征税权是朝廷的公器,对谁征,如何征,这都是有律条的。你手上不过拿着一个小小的县令给你设税卡的批文,就想怎么征就怎么征。你还敢说你无罪?”

    萧隽又翻了翻手里的账本,“这五年间,你累计收税三十五万七千余两,上交县里的只有五万两,姑且我们不说这五万两是否到了国库。你私人占用了三十万七千余两,你不觉得一小小税卡是天下最能挣钱的买卖的吗?”

    吴金刚低着头不言不语。

    “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你要交代堡子里这些制式武器从哪来的?交代你和潞州萧家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和黎城县令之间有着什么样的交易?根据你交代的情况,我可以酌情处理。二,你如果负隅顽抗到底,我一个堂堂的钦差还砍不了你吴金刚的脑袋吗?”

    一旁做记录的菅一暗暗心惊,他猜不透萧隽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自称是潞州萧家的人,是潞州萧家老族长嫡亲的孙子,却在诱使吴金刚攀扯潞州萧家,把一个简简单单的私设关卡乱征乱罚的案子,攀附为谋反的逆天大案。

    萧隽现在也是进退两难,他甚至有些怪自己好端端的宣慰使不做,偏偏要多管闲事,跑来攻打什么狼牙堡。

    因为从团丁的武器看,绝大多数上面都有“靖卫军藏”这个钢印。菅一可能不知道靖卫军的意思,可萧隽太熟悉了,这正是他爷爷当年驻守晋阳的部队。

    如果这批武器是从潞州萧家出去的,甚至,吴金刚就是爷爷手下的人,他占据狼牙堡就是爷爷布的局,为了东山再起也好,为了周家复辟积蓄力量也好。

    反正,一个谋逆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这个案子落到别人手里,不如攥在自己手里,才有可能最大限度的保存潞州萧家。

    萧隽有种刀尖上行走的感觉,稍有不慎,自己就会粉身碎骨。

    吴金刚额头上的汗也下来了,他一直以为,这批羽林卫攻打他的堡子是觊觎他的钱财。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钦差居然想贪天之功,将一桩谋反案子栽在潞州萧家身上。

    尽管这钦差说自己如果如实交代,他会酌情处理。可无论是谁,一旦涉及了谋反大案,满门抄斩是最基本的,株连九族也是难免。

    可是不说也不行,钦差的意思很明确,黎城县令是他下一个目标,自己不说,那县令贪财又软弱,他是肯定抗不过去的。

    思考良久,“我说,我把我知道的全都说出来。这批武器是潞城府军团练教头萧志那里出来的,是原来靖卫军封存的武器,一开始我找到他,说是护院家丁用的,他就按照市价卖了几把。再后来我又找他买过几次,我才知道,他是从府军库房里偷出来的。

    然后他又介绍我认识了黎城县令县尉,他们主动提出让我设税卡,又让我扩充团丁,加强训练。最后,他们向我摊牌,说是他们同属于一个叫复兴盟的组织,要恢复前朝。他们向我许诺,一旦复辟成功,授我将军衔,让我拥有一支真正的军队。”

    “还有谁是这个组织的人?”

    “横跨西北三省最大的马帮组织,大掌柜的叫马英。我在潞城采购的武器粮食都是他送来的。后来黎城县令普云告诉我,都是自己人,以后他的马帮过境就免了税收。”

    “哦,对了。黎城悦来客栈的老板孙三也肯定是,几次我去黎城与普云、杨县尉见面,都是在孙三那里喝酒吃饭,孙三也在座,说话都不避他。”

    “潞城萧家呢,有没有人参与其中?”

    “就知道萧志,他属于潞城萧家的旁支。至于他和萧家是否有联系,我就不知道了。”

    “这事牵扯大了,将口供誊写三份,让他签字画押,然后,抽调一个哨的人马连夜将他一家解送京城。”

    萧隽对菅一说。

    萧隽又叫来李芳,让他封锁堡子,一个人也不许放出去,所有的团丁都集中看管。

    萧隽正盘算着后续动作。

    云飞燕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红木盒子说:

    “这是我从他家密室里抄出来的,合计银两十一万三千,我给你放这儿了。”

    萧隽没去动盒子,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你家周天雷还好吧,没受罪吧?”

    “没有。他这个笨人这次倒精明,跟吴金刚胡诌什么我们夫妻俩是西北道上的雌雄大盗,这次失手……哎,算了。我还是把这给你吧,你看人怪渗人的。其实,并不是我想要,我是怕你都交上去,哪个当官的不趁机捞一笔。”

    云飞燕解开胸前的衣服,从内衣中拿出一叠银票放在红木盒子上。

    “这是五万两,真的再没有偷藏一两银子了。”

    云飞燕浑身上下拍打着。

    “算你反应的快,你平时也挺精明。你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东西叫账本啊,你不知道还有种东西叫口供啊?竟敢瞒下那么大一笔银子。”

    萧隽冷冷的说。

    “一开始我动过这念头,这么大一笔银子,摆在谁面前谁不动心啊。但,后来一想,从来没有谁像你这样信任我们夫妻,我要私藏这笔钱就会一辈子愧对你,良心不安,我咋能干这种猪狗不如的事呢?我真是想等这事完结以后再交给你的。”

    云飞燕有些急了,就差要对天发誓了。

    “好了,我相信你说的。不过,以后再敢瞒着我替我做主当家,别怪我翻脸无情。”

    “是,萧先生。”

    云飞燕这次是真正的被慑服了。

    “你们夫妻俩连夜去潞城吧,到那里住马帮最大的客栈,替我盯着那里的老板马英,密切注意他跟谁交往。这个你拿着,算你们的花销。”

    随手从盒子里抽出两千两银票递给云飞燕。

    萧隽连夜写了密报,连同吴金刚的口供、证物让人连夜以八百里急报送回京城情报司,另外又派出一个哨的人马押解吴金刚一家进京,随行的还有此次阵亡的八名护卫人员的灵柩以及七名重伤人员。

    萧隽在给杨宁儿的私信中,建议在情报司的培训学校择地为他们立碑,记载他们的英雄事迹,以激励后来者以此为楷模。

    后来,情报学校形成了惯例,每一名新进学员第一课就是在他们墓碑前宣誓。

    第二天一早,留下李芳带一个哨的人员继续看守狼牙堡,不让一个人出入,三天以后再到黎城会合。

    萧隽和菅一带着八十名护卫人员和一个哨的羽林卫直奔黎城,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方案,一旦控制县令县尉和孙三,萧隽即带着八十名护卫赶赴潞城。

    一路上,石磊和齐家两兄弟都有些沉闷。

    石磊脑海里一直是吴金刚那舞出的刀光。他从未见过,一个人能将刀使的那么快。相比自己,虽然一直自负自己的快刀本事,但见了吴金刚舞刀,方知自己差的太多。他曾请教过师父,师父告诉他,当你的内力能全身贯通的时候,你也会舞出那样的刀花。

    石磊暗暗告诫自己,再不可懈怠,要时时刻刻的勤练内力,成为一名真正的快刀手。

    齐虎也在郁闷,昨天他是跟随李芳的大队冲进城里的。当他看到一地的血迹一地的尸首,却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只是他挥舞着腰刀想找人厮杀的时候,才发现,面前跪了一地的团丁,都主动献上了自己的武器,这么大的一场战斗,居然手里没见血。

    齐豹在担心。昨天冲进城之后,他看到几个羽林卫的兵士在私藏团丁们的财物,他立即跑到军法官赵大标那里将他们几个举报了。

    今天行军的时候,被处罚的几个士兵都不坏好意的看着他,这让他有些害怕。他现在觉得能做依靠的,就是这位大师兄了,怎么能鼓动大师兄教训下那几个兵士,这个问题难度不小。

    幸亏昨晚及时的下达了命令封锁堡子,真人投注:不允许人进出,当萧隽他们到达黎城郊外的时候,黎城县令普云、杨县尉居然率黎城官绅出迎十里,欢迎钦差大人。

    萧隽果断的变更了计划。当场宣布:黎城县令、县尉贪赃枉法,私设关卡,乱征乱罚、贪污税款,经过本钦差查实,现予以当场逮捕。

    钦差将于县衙设立公堂,接受百姓检举,替百姓做主伸冤。

    没想到,一宣布这消息。担心中的骚动并没有出现,反而都是一片欢呼声。黎城百姓早就对狼牙堡私设关卡之事痛恨已久,自己的货物出去价格高,外面的货物进来价格也高,搞得黎城市面一片萧条,没钱挣,生活日用又比别处高。

    真是像一士绅所说:黎城百姓苦税卡久矣。

    这钦差一来,便将始作俑者捉拿归案,于是,青天大老爷的都叫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