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61章 雷霆手段
    萧隽知道,黎城不是狼牙堡,县令和县尉被捕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潞城。只能以贪赃枉法的名义逮捕他们,让那些复兴盟的人暂时还抱有一丝侥幸。

    现在最首要的任务是抓住潞州的团练教头萧志。只有抓住他,撬开他的嘴,才能搞清楚潞州萧家到底是不是参与到复兴盟的密谋之中。

    所以萧隽没有在黎城停留,只是留下一个哨的羽林卫给了菅一,让他继续审问县令、县尉,自己带着八十多名护卫直接向潞城开拔。

    离潞城还有半天行程的时候,萧隽让人送去自己的手本到潞城郡守府,通知郡守召集郡守衙门的大小官员齐聚开会,有皇上的圣谕要传达。

    这边却让石磊带着十数人提前化装进城,联系周天雷云飞燕夫妇,两边同时动手抓捕萧志和马帮大掌柜马英。

    云飞燕拿到两千大洋的活动经费,立即把自己和周天雷按照有钱的生意人装扮起来。

    一身从吴金刚和他太太那里顺来的貂皮大衣、首饰,两匹从狼牙堡带出来的骏马。

    到了潞州城最大的客栈,到了柜台前,扔出来一个五十两重的大元宝,

    “要最好的上房,多余的银子也不用找,就存在柜子上”。

    然后就开始打听各大酒楼的地点,进门也是老规矩,先扔一个大元宝:

    “把你们酒店的名贵菜肴都上来,拿最好的酒,要最好的座。”

    吃饱喝足了,就在各大药材行转转,打听药材的价格、行情,然后也不予置评,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马英是西北三省最大的马帮大掌柜,马帮就是给人跑运输的。见潞州来了一位大客商,自然不会放过生意机会。

    于是,派出了手下的一个掌柜出面先探探他们的底。经过云飞燕无意中透露,自己在京城有三间大药材铺,每年给太医院供货就二十万两银子。

    在太行山一带建的药材基地有五千亩,是和英国公合伙的。这次到西北,发现潞州是个交通要道,准备以潞州为基地,开拓西北的药材市场。

    这个牛吹得比较成功,那个小掌柜立即告辞去汇报了。当天晚上,马英就在自己庄园宴请了这两位来自京城的大药材商。

    席间,云飞燕又开始批评马英的园子不够精致,比照着萧隽的家说,园子最主要的是看水。你看你这小池塘水都绿了,没有活水不行啊。我们家可是内外两个园子的池塘连在一起,那水干净的直接喝都没问题。园子里嘛,还是要种些竹子才显得有品位。

    硬是把马英说的头直点,恨不得马上砸了园子重新改建。当即要和他们签订常年的运输合同,包下西北三省所有的运力。

    云飞燕轻描淡写的说,这个没问题,我们已经在坊间打听过了,马掌柜的马帮口碑一直不错。为了表示我们的诚信,再过两天,等我的管家护卫们都到了,我们就签合同、付定金。

    马英作为走南闯北的老江湖,不是没有察觉云飞燕满嘴跑马。

    首先他感觉到周天雷不太像个经商的人,都是云飞燕一个人在自说自话。但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云飞燕马上用周天雷长于种植,自己擅长经商把这个圆了过去。

    等到说起园子的格局,这才真正让马英打消了疑虑,她所说的确实是自己闻所未闻的。

    等到石磊和云飞燕接上头,云飞燕便举行答谢宴会,地点还就选择在马英的客栈里面,所以,马英就欣欣然带着两个保镖来赴宴了。

    石磊他们用手弩抵着马英的脑袋制服他的时候,告诉他,你帮萧志私运盗卖府军军用物资的事发了。马英知道这也不算是大事,大不了多花点钱,可以推说自己不知情。

    这时候,正是萧隽进入郡守府的时候。

    “诸位,本人奉皇上上谕,来潞州公干。宣慰使嘛,意思很好理解,宣传下朝廷的政策,安抚一下民心,慰劳下有功之臣。大家知道,最近京城发生了一起案件,归义侯吕方吕侯爷遇刺身亡。一开始,刑部的勘测是作为普通入室杀人盗窃案上报的,

    但是,当今皇上很重视这个案件,亲自听取了案件汇报,还查阅了卷宗,结果,发现了疑点。并亲自指定羽林卫接手此案,结果凶手当晚就被抓获。

    果然,如皇上所料,是有人有其他目的的行刺了吕侯爷。皇上说了,当年吕侯爷毅然临阵起义,是有大功的,必须要彻查此案,给吕侯爷以及家人、属下一个交代。”

    “皇上仁德啊。”这是郡守慕容守志带头发出的感叹。

    “当然,本人的身份虽然是宣慰使,但是也是羽林卫负责调查案件的官员。可能你们已经听说,这次在你们潞州府黎城就查获了县令县尉双双贪赃枉法乱用公权案。

    触目惊心啊,光查获的脏银就有十几万之巨,一个小小的税吏私设税卡,时间长达五年时间。作为府衙,慕容太守,你识人不明,不了解民生,你不觉得自己渎职失职嘛?”

    慕容守志立即双膝跪下:“职下有罪。”

    心里却是长长的舒了口气。黎城的消息当然早就传到耳朵里了,县令县尉在出城迎接钦差时双双被拿下本来就是个重大新闻。

    这种高调的处事作风让慕容守志心里很是惴惴,官场上就怕这种愣头青,好大喜功,一心想出人头地,万一以渎职为名当场将自己拿下可就彻底完了。

    还好,对自己只是训斥。

    “你要立即选派官员前去黎城接手黎城政务,这次选人可不能再糊涂了。”

    慕容守志连连点头:“职下马上就办,一定按照钦差要求,派出好官。”

    萧隽在堂前走了几步。

    “潞城的事情也是很大的,比贪墨税银更严重。”说着,向身后招招手,一名兵士送上制式刀剑,萧隽拿起来扔到堂前:

    “你们潞州负责府军的都监是谁?团练教头又是谁?给我解释,这些制式武器怎么会流落在团丁手里。”

    一个武将身份的人站出来拱手道:“本将杜汶乃是郡里的都监。”他查看了下武器,又说道:

    “这些武器都是封存在府兵仓库里的,仓库是由团练教头萧志所掌管。”

    萧志也立即站了出来:“鄙人乃是潞州团练教头,我一定回去彻查,彻查。”

    “这两人都给我拿下。”萧隽一声令下,几个护卫上前分别将杜汶、萧志五花大绑起来。

    “去,带人将府军库房的账册都给我抱来,送到驿馆来。”

    一批官员已经吓瘫在地上,刚刚说好来安抚来慰问的,咋就说翻脸就翻脸呢?

    在驿馆里,首先将都监杜汶带上来,萧隽示意侍卫将其松绑。

    “军用物资被盗卖,你身为一府府军的最高领导,你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但是,从我们掌握情况看,还没有你参与盗卖军用物资的证据。让你来,是要你主动说明情况的。”

    杜汶沉默了下:“我确实没参与盗卖,也没有从中得利。从账上也看不出盗卖的痕迹,我问过库存情况,萧团练说都毁损了。”

    “你就没查过?”

    “唉,他在府军干团练教头十几年,这中间换了很多任都监,真人投注:我也才上任一年多。说起来,府军的总指挥是都监,这里的府军实际上是团练教头说了算。”

    “是因为他的后台硬吗?”

    “这个我可真不知道了。”

    “好吧,杜都监,还要麻烦你在驿馆休息两天。事情调查清楚后,我们会对你有交代的。”

    萧隽在房间里转了两圈,叫来石磊:

    “你带三十个人去将萧志的家抄了,特别要注意他往来的书信、账本这些东西。”

    石磊答应着去了。

    “钦差大人啊,我真的有罪啊。我掌管府兵库房,竟然让那么多兵器被盗卖,我驭下不严,失职啊。”

    萧志一带进来就开始痛哭流涕的检讨自己。

    “你别逗了,在我面前演什么戏。吴金刚都交代清楚了,他原来就在府军干过几年团练教头,跟你老相识。他找你买过几次武器,每次价格是多少都交代的清清楚楚。要我都报给你听听?”

    “哎,都怪我财迷心窍,见财忘义。我都坦白,我都交代,这些军备到那里去了我都说清楚。看在我们都姓萧的份上,你放我一马,我必当回报。”

    “哦,你打算如何回报啊?”

    “只要你开口,我一定竭尽全力。要财要美女都没问题。”

    “你应该知道吧,我这次来潞州还有些私人事情要办,你该听说了吧?”

    “这个,这个,只能慢慢的想办法。老爷子那个人你不知道,特别固执,不好说话,我又是旁支,得想出点子来。”

    萧隽略为安心了点,如果他一口包票的话,那可就真难办了。

    “好吧,你再回去好好想想,把知道的都写出来。什么事情只要自己争取主动还是有办法的。”

    萧隽还要等,等待黎城传来的口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