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63章 吾家有夫已长成
    萧志脱下外套,又脱下夹袄,在夹袄的胳肢窝里将线头扯开,拿出一封信,还有一叠银票。将它们都放在桌上:

    “这里有五万两银票,你们抓了黎城的县令县尉,我就做了逃跑的准备,现在用不着了,留给你吧。”

    萧隽看着那叠银票,手指急速的在桌上敲击着。

    “你把它放回原处。明天晚上我会去你房间找你核实几个问题,我会穿上这件黑大氅,带着这个腰囊。腰囊里有一块银牌,这块银牌不到万不得已别用,它是情报司高级人员身份证明。你逃走之后不要和任何人联络,隐姓埋名,以后看时局变化吧。”

    萧志一下愣住了,好像没明白他的意思,良久,猛的双手抱拳:“此恩重,不言谢!愿我萧志有重新出头的一天。”

    萧隽连夜写了密报,将王掌柜的信和萧志的口供,以及对萧志家属的处理办法,一起用八百里加急连夜送往京城。

    第二天,萧隽召集潞州府衙主要官员开会。一是宣布结束对都监杜汶解除审查,立即恢复原职;二是,鉴于萧志有重大立功表现,解除对其家属的羁押,发还房产田契。

    开完会,萧隽叫道:“陈哨长,把萧志的老婆孩子都带到萧志的房间让他们见上一面。中午,让厨房给他俩加个肉菜,明天要上京了。”

    这个陈哨长就是在狼牙堡指挥防御战的那个哨长,叫陈宪。萧隽已经为他请功了,给了八个字的评语:勇敢顽强,指挥镇定。并依照自己的例子,给他也来了个领校尉衔,由他统一指挥剩余的八十余位学员。而半天放不下吊桥的徐姓哨长,则降为什长。

    羽林卫就是这样,升不了你的官,但可以降你的级。

    这时,从京城里传来八百里急报。

    正式公文上对他们取得破获复兴盟西北线的成绩进行嘉奖,并让他们在潞城原地待命,由徐克偏将带领的捷字营满员三百人正星夜兼程赶往潞城,与他们会合。

    捷字营是马军营,而且是精锐的马军营。

    公文袋里还有封私信。

    开头的一句话差点让萧隽晕倒:吾家有夫已长成咦!

    这一句话就把杨宁儿对他破获西北三省复兴盟喜悦之情、赞赏之意完整的概括出来了。信中对他提出的建碑纪念、请功名单一律照准。嘱咐他,临机之事,可当机立断,以后补办手续。还告诉他,待他这趟回来,父王提出要见见你。

    最后稍微表示了下不满:下次给我的信不许用公文的口气,说句你想我会掉块肉啊?

    正忍俊不住,陈宪报告说:“马英提出要见你,说是有重大事情要报告。”

    萧隽点头:“那就带他来吧。”

    马英一坐下,便迫不及待的说:“我是对你们有用的人。”

    “此话怎说?”

    “我的马帮遍及西北三省,将来还要向西扩展,楼兰、大月氏我已经派人去考察过了,正在筹划新的商队。我现有马车一千八百余辆,驭马三千匹,还有祁连山下的一个马场有一千二百匹存栏,我计划再建一个马场,按照三千匹的规模筹建。”

    “我手下有一万多跟我混饭吃的人,当然包括他们的家人。我的资产已经过了百万,这两年正是高速增长期。”

    云飞燕给他上了很好的一课,在外面混,牛要吹,不吹别人不把你当回事。但是马英自觉比云飞燕还差了一筹,她是真敢睁眼说瞎话,自己不过是夸大了点。

    实际上他的马帮只有三千人,资产过百万也是加了租用别人房子的价值。

    如果这次能平安出去,真的找那个娘们好好拜拜师,我咋吹起牛来心里发虚呢?

    “不错,继续说。”

    “我愿意拿出三成中的一成股份作为你们情报司的产业,不要你们投入一两银子。”

    马英见萧隽不动声色,连忙说:“不不,一半,一半的股份。只要一个条件,有麻烦的时候允许我们使用情报司的身份。”

    “应该是两个条件,首先要免除你的这次牢狱之灾,谋逆的罪名。”

    “对对。每年再私下孝敬大人您三万两,作为您日常的开销。当然,这个仅限于我们俩知道。您放心,如果您答应我的要求,我把父母老婆孩子都迁到京城去,在京城买座园子。再说,我就是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你们情报司的眼睛。”

    “您真的好好考虑我的建议,现在我可以保证每年不低于十万两银子的分红,以后还会逐年增加。您想想,光是西域这条线打通之后,一年会挣多少万两银子?”

    马英现在每年纯进帐不过是十几万两银子,自己想好了,大不了开始几年多分点利。反正靠上情报司这棵大树,迟早能挣得回来。

    萧隽的手指又开始急速的敲击桌子了。

    不能不说,马英给他描绘出了一个很美好的未来。如果真的实现,情报司就有了一块稳定的财源,有了这块财源,能做多少原来想到而做不成的事。

    至少情报学校就可以扩大好几倍的规模,再将这些毕业生放到马帮里跑几年,然后都是放出去到哪里都能独当一面的人才。

    损失呢?大不了跑了一个从犯,自己受些处分。

    “临机之事,可以当机立断。”

    这话是杨宁儿在信中给他的尚方宝剑。

    “假如我现在需要一百匹马,带鞍鞯的,你需要多长时间帮我预备齐?”

    “只要我能现在见到我的管家,我不用出驿馆的门。明天早上您睁开眼,一百匹带鞍鞯的马都会在您的马厩里。”

    马英的声音激动的有些发抖,他知道,他打动了这位年轻的钦差大人。

    “石磊,你现在去马英的马帮,将他的管家找来。”

    “马英,我给你一个重生的机会。你也知道,像你这种罪名的犯人到了京城的大牢,再出来的机会等于零。但是,也确实像你说的,你是一个有用的人,只要你死心塌地跟我们合作,只要我还在羽林卫就亏待不了你。

    你马帮的股份我们也不要你一半,还是按照你开始说的,三成中的一成。而且,这一成也不是白拿你的,你把你父母妻子儿女迁到京城安居下来之后,我会给你二十万银两买你的股份。

    而且会把你的身份变为情报司的正式编制,会给你授军衔。一开始不会高,以后你为情报司立了功会逐级提拔。”

    “萧大人,你就是我再生父母。我这一辈子永远效忠于你。如违此誓,万世不得为人。”

    马英一下跪在地上,右手捂着胸口,左手指向天,发誓道。

    萧隽知道,这是马帮最毒的誓言了。

    “今后,你改个名字,你看叫马诚可好,忠诚的诚。这样也可以避免一些麻烦。”

    “听凭大人安排,谢大人赐名。”

    “好了,马诚,也别等你的管家了,你去吧。这是一万两银子,买马的钱。”

    马诚双手连摆,还要什么银子?现在自由多好。连忙退出,乐呵呵的跟遇上的每个人都打着招呼。心里喜滋滋的想,以后我们都是同僚了,或许,我比你们的官衔还要高。

    已经子丑之交了。萧隽关了马灯,手里拿着几张纸,对门口的护卫说道:

    “你去睡吧,我要赶个材料,去询问萧志几个问题,估计要到天亮了。”

    那两护卫答应着去了。

    转到看守萧志的房间,两护卫见了他特有的黑色大氅,忙立正行礼:

    “萧参将,晚上好。”

    “噤声!大家都休息了,不要说话吵到别人。”萧隽轻声吩咐道。

    萧隽推开门,听到里面传出迷迷糊糊的一个声音:“谁啊?”

    “是我,赶一个材料明天要随你们带到京里,还要几个问题要问你。”萧隽脱下大氅放在床边。

    “萧志,真人投注:在潞州干团练教头之前的经历,你详细的描述一遍。一会打晕我,出去后一直向西,去祁连山马场。有大赦的消息我会让人去告诉你。”

    后面的几句话是压低声音说的。

    ……

    “好了,那就这样,我也困的不行,你继续休息吧。”

    过了会,房间的灯灭了。一个穿黑大氅的身影从房间出来,随手带上门,

    寅时,一个起夜的兵士突然叫道:“谁,谁在那里?敌袭敌袭,萧参将的房间有人。”

    只见几个穿黑色紧身衣蒙面的人,正从萧隽的房间出来,见被人发现,纷纷向院墙上窜去。

    “萧参将不在房里!”

    “萧参将晚上去了萧志的房间,说是要加班写材料。”

    “萧参将来了半个时辰就走了,我亲眼看他回房间的。”

    整个驿馆已乱成一锅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