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64章 俞思思小姐
    “大家不要慌乱,把火把都点起来。第二哨,以什人队为单位,人员不要分开,全力追踪那几个黑衣人。石磊,石磊在吗?萧参将没去找你?挨个房间查,你们俩跟我去萧志那里。”

    这是领校尉衔的陈宪在指挥。

    “好了,不用找了,参将在这里。那萧志穿了萧参将的大氅跑了,石磊,去端盆凉水来。徐什长,将这两个护卫带去关禁闭。”

    “怎么回事?哎呀,头好痛。”

    萧隽慢悠悠的醒来,他是真睡了一觉,是被他们吵醒的。

    “报告萧参将,萧志打晕了你,人穿着你的黑大氅跑了。有几个黑衣人到你的房间袭击你,人也跑了,我已经让第二哨全体出动去追了。”

    “大意了!石磊,你去找马英,看他已经准备了多少马?能骑的都拉过来。陈宪,让人去杜汶家,让他紧急集合府兵,然后带过来候命。妈的,一定是黑龙会这帮混蛋,阴魂不散的追杀到这里来了。今天,老子就给他们来个反追杀,让他们也见识下情报司的手段。”

    不大一会,外面传来了马群奔跑声,马英、石磊带着一大群马过来了。

    “在家的,全体上马,以十人为单位,全力追踪黑衣人和萧志,抓住一个黑衣人,无论死活,一千两银子。萧志要活的!”

    “大人,还差三十匹,管家正在往这边赶。”

    “干得不错,马诚。你也回去,让你的马帮都传话下去,有几个黑衣人刚才在刺杀本钦差,发现一个人的踪迹,悬赏一百两银子。让他们都给我动起来。”

    “是,大人。”马诚调转马头就走。

    “报告萧参将,两位都监集合府军已赶到,请你下达命令。”

    “很好,今晚有人行刺本钦差。你们立即带领府军将潞州城四门紧闭,然后挨家挨户的给我搜,凡是能呆住人的地方,一寸都不要放过。所有大车店、客栈、寺庙的陌生人全部集中起来,一个都不许走动。告诉府军们,抓住一个,赏银一千,无论死活。”

    分派完任务,萧隽让石磊端来一碗粥,坐在那里慢慢的喝着,昨晚睡了不到一个时辰,睡意还是上来了,就和衣靠在椅子上打了个盹。

    再醒来时,门口悄悄的站着一堆人,慕容知府为首的阖府官员全数在此静候,一个个神情肃穆。按照律例,钦差被行刺,当地官员全数免职,充军发配是轻的,砍头枭首是常态。

    “钦差大人受惊了,地方不靖是我等失职,大人啦,救救我们吧。”

    慕容知府将一叠银票塞到石磊的手中。

    他们知道,这个年轻的钦差手段够强硬,但是有一点好,他喜欢钱,有钱就好办事。那马掌柜昨天不就回家了吗?

    所以,在来的路上,几人一商议,啥也不说了,大家凑钱给他压惊,给自己买命吧。

    萧隽站了起来:“这事与你们地方没有关系,这杀手是冲着我来的。你们都稍安勿躁,都回府衙办公去吧。”

    “大人真是年轻有担待,英雄少年。”

    “大人洪福齐天,前程不可限量。”

    ……

    过了一个时辰,最先被陈宪派出去的第二哨一个什人队首先回来了,拖着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什长说,他们第二哨一出门便分了三个方向。他们这一组搜索到了一家民宅,见天还未亮,那一家人都在院子里站着,三个孩子哭哭啼啼的。当时就起了疑心,孩子起这么早干嘛?

    进去一查问,那夫妻俩支支吾吾的,我们就把那屋子包围了,但是里面的人不肯出来。后来,弟兄们就把手里的火把全都扔了进去,果然,一男一女从里面杀了出来,兄弟们一阵投枪飞过去,两人就变成这样了。

    后来,才知道,这两人是进去换衣服的,没想到我们来的这么快,可惜没能抓到活口。这是从这两人身上搜出来的。

    萧隽解开腰囊,里面一起有一百多两银子,还有两个药葫芦,跟在若兰那里看到的一样,还都有编号。

    萧隽从身上抽出二千两银票,连同一百多两银子一起递给那什长,那药葫芦却留下了,说道:

    “跟踪术学的不错,一切反常必有妖。这钱拿去跟弟兄们分了。吃过饭,将这两人的尸首吊在城门口,你们化装成便衣,在四周观察着。他们都是同门师兄妹,一定会回来抢尸体的。另外,这里有二百两银子,去赔给被你们烧了房子的那户人家。石磊,在功劳簿上记下他的名字。”

    那什长接过银子,欢天喜地的去了。

    又过了会,真人投注:门口一阵喧哗,却是马诚带着十几个人,五花大绑着一个年轻人进来。

    “这家伙脚崴了,到马车行去雇马车。车行掌柜听他外地口音就警惕了,又见他带着一把剑。让他上了车,就直接把马车赶到我的院子里。”

    “干的漂亮,你就是车行掌柜,这一千银票拿去买座四合院住住吧。”

    “谢大人赏。”一行人赶紧回去,继续在街上寻找陌生人了。

    “搜他的身。”

    石磊应声上前,随身一个包裹,一点干粮几件换洗衣服,腰囊里也是几十两银子,一个药葫芦。

    萧隽打开药葫芦闻闻,“你是女人?”

    石磊在一旁睁大了眼睛。“师父,你怎么知道的,这药葫芦还有什么区别?”

    “笨,你没看到包裹里的内衣是女人的?”

    那人脸红了下,突然开口说了话:“我认识你。”

    萧隽头也不抬:“你们黑龙会认识我的人多了,又不止你一个。”

    “我跟若兰妹子在培训班是同寝。”

    萧隽缓缓抬起头凝视着她:

    “你们这次出来几个人?”

    “就我们仨。两个已经被你们杀了。”

    “撒谎脸都不红,你们向来是五人组一起出动。你们三人进屋刺杀我,还有两人在外接应。结果,你们在屋里没找到我,却被护卫发现了,翻墙时,你的脚崴了,所以你和他们分开,谁知他们比你还倒霉。你们的集合点在哪里?”

    “你既然熟悉我们的情况,也肯定知道我们绝不会出卖同门。”

    “哼,那是你还没有见识情报司的刑讯手段。在京城,你们大师兄的那个组不是有个人什么都说了吗?”

    “若兰妹子呢,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杀了她。”

    “死了,她自己杀了自己。”

    萧隽心里反而一阵平静,看来若兰现在至少没有落到他们手里。

    “她自杀了?”

    “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若兰妹子一直说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你怎么现在变得如此冷酷?”

    “还不是让你们的冷酷逼的。”萧隽伸了个懒腰。“你在我面前反复提到若兰,无非是想让我看在若兰的面子上厚待你,你怎么没想过你昨晚刺杀我的时候,有那么一点若兰的情分让你下不了手?”

    “我没有向你求情的意思。我只是有点好奇,让若兰背叛大师兄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人?”

    “好奇心满足了吧,是一个和你们一样冷酷无情的人。其实,你告不告诉我集合点也没关系,杀你们几个人是警告,别再阴魂不散了,否则会付出更多的代价。对付你们几个,除了浪费我时间,也没有意义。”

    “既然落在你的手里,我也没其他要求,只求速死。”

    “你的面纱已经摘除,看来你是个已婚女人。既然是已婚女人,那就有已婚女人的用处。你不知道我这人,我对少女还是有怜悯心的,见不得她们受苦,但是已婚了嘛,或许还是种快乐享受。何况,你长的至少不难看。”

    那女人明显身体颤抖起来。

    “你想干什么?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我这儿有一百多兄弟,马上还要到三百人。他们一定很高兴会有一个女人陪伴他们度过这漫漫的旅途。”

    “你,你!”那女人的身体真像筛糠一样抖了起来。

    “一个女人既然要干杀手,你就该想到这一天。”

    “我跟他们不是一个族的,我们族没有带面纱的习惯,我,我,真没嫁人。”那个女人有些崩溃了。

    “时间不多了,现在外面几千人在找他们俩。等他们找到了,你就真的没有价值了。”

    萧隽好整以暇的喝了口茶,继续拿着药葫芦嗅着。

    “大王庄龙王庙后面。”

    那女人声嘶力竭的喊道。

    “你是个魔鬼!”

    萧隽向边上的护卫做了个手势。

    “石磊,怎么能这样对待女人啊,去帮她解开,搬张椅子给她,再去弄碗粥。”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俞思思。”那女人啜泣着小声的说。

    “俞思思小姐,我要是你,我就现在走出去。你可以到你刚才被抓的地方,问那个叫马诚的掌柜要一间上房,点个喜欢吃的餐,然后美美的睡一觉。等脚上的伤好了,隐姓埋名,告别江湖,找个好人家嫁了。”

    萧隽说完,将她的剑和腰囊往她面前一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