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65章 萧威的控告
    “师父,你又放走一个钦犯?”

    “不放又能怎样,你真忍心杀一个女人?哪怕她是个杀手。将她递解进京,至少又得减员十人。带着去卢龙,又是个累赘,只能这么办了。”

    “我知道,其实你还是看那个若兰的情分。”

    “你个小屁孩,别管大人的事,滚一边去!”

    “哼哼,这事吧,我要是回去告诉那个什么公主,至少能赏我个哨长干干。”石磊一边溜一边嘀咕着。

    “哼哼,你就是被你那个飞燕姐带坏了,下次我把她发配到辽东干活去。”

    快中午了,陈宪带着大批的马队回来了,还是两具尸体。这两杀手倒也机警,失手之后,直奔城外,躲在龙王庙后等着同伴,等发觉不对时,已经被几百人包围。这两人见反抗无益,直接拔刀自杀。

    “陈宪,在城外找块地,挖个坑,把这四人的尸体都埋了。在坟头上立块木牌,写上黑龙会杀手五人组尽葬于此。”

    “是写五人组吗?”陈宪确认了下。

    “是的。”

    “那个萧志有消息了吗?”

    “府军报告,真人投注:半夜丑时,萧志一人双马出东门去了。我已经派出一个什人队,去跟踪探查,时间隔的太久,怕是难以追上。”

    “让府军发出海捕文书。这事责任在我,我大意了,去让那两个关禁闭的护卫出来吧。”

    中午补了一觉,醒来时正听到菅一在院子里的训斥声。

    探头一看,院子里伍长以上的军官都排成一列,站的笔直。只听得菅一一个个指着鼻子骂过去:

    “训练班教的东西都到狗肚子去哪?暗哨呢、巡逻哨呢?还有明哨是干嘛吃的?几个大活人在驿站里进进出出都没看见?眼睛都长到裤裆里啦?”

    “你,陈宪,出列。给我解释。”

    “懈怠了。我自请处分。”

    “晚上带班的值日官是谁?给我站出来。”

    一个什长站出来:“是我,当时我带岗在萧参将门口执勤。萧参将在屋里一直在写材料,子时快结束的时候,他出来说要去问萧志几个问题,可能要到天亮。让我们都回去歇息。”

    菅一一脚将他踹翻:“萧参将是体恤你们,让你们休息你就休息啊。你他妈的长不长脑子?”

    “军法官赵大标,夜间值班人员懈怠该如何处罚。”

    “值日军官二十军棍,安排值班不周同此。”

    “执行军纪。”菅一森严的说。

    “等等,是我扰乱了值班安排,这个真怪不得他们。”萧隽开始以为菅一骂骂就完了,赶紧从房间里出来。

    谁知,菅一这回是动了真怒,连萧隽的面子也不给了:“萧参将,作为护卫首脑我在教导下属规矩、纪律,这个时候你不要插手好不好?”

    萧隽还从未见过菅一这样,只得退到一边,他连连向赵大标使眼色,让他下手轻一些。谁知,赵大标根本不对他看。

    两人一人二十军棍,打完都抬回去的。

    萧隽赶紧拿出黑龙会的伤药,让石磊给他俩送过去。

    菅一的脸黑了一天。

    “兄弟,虽说你是护卫首领,你这不是刚到潞城吗?这次事件与你没多大关系。”

    “公事是公事,兄弟归兄弟。大哥,做事别过了。”

    萧隽总觉得菅一话中有话,好像他察觉了什么。

    晚上,萧隽叫来赵大标,把这些天的帐都梳理了一边,查没款、收的礼,开支的银子都一一登记造册。现在账面结余的款子高达二十三万两之多。

    账目整理完,萧隽又将钦犯萧志逃跑、自己遇袭的事写了密报。再给杨宁儿的私信中,说到了将马诚收入情报司,准备将这次所查收的二十万两银子投入马帮运营的想法。最后,还是加上一句,期待着早日回京,面唔首领,亲谈。

    临开拔前,萧隽准备了五色礼物,委托慕容知府待他走后转交老爷子,虽然老爷子不认他,但是,他作为孙子却不能失了礼节。

    只是没想到,在他离开潞城的第三天,一封来自朝廷的八百里急报追上了他。

    打开公文袋,竟然是他爷爷萧威直接上奏的一封控告信。信中萧威列举了他三大罪状:

    一、为一己之私栽赃诬陷忠良。说他因父亲被开革萧家,心怀不满,私自威胁现任顺平侯。又借狼牙堡缴获原靖卫军封存入库的武器装备处处诱导口供,企图攀扯自己这个原靖卫军的首领。

    二、大量的接受官员贿赂,贪得无厌。贿银上至万两,下至土特产品来着不拒。

    三、权钱交易,私放朝廷要犯。马帮掌柜以银赎身,逍遥法外。

    皇上的批奏是:转宣慰使萧隽阅。就是七个字,没有任何意见。

    萧隽在下面写上:已阅。也没提出任何申诉,然后封存好,依旧让信使带回。

    捷字营营官徐克好奇,纵马上来问:“啥事?”

    “被我们家老爷子在皇上那里参了一本,皇上特地让人送来给我看。”

    “那你咋让信使走了?”

    “我看了啊,皇上让我阅。我看了,写了已阅,回报皇上了。”

    “都是奇人。”徐克啧啧称奇。

    这一日,到了武威城外扎营,此时天上已经飘起了雪花,看看时辰尚早,齐豹便开始动起了脑筋。

    “这武威城我是知道的,有天下第一顶顶好吃的东西。哎,算了,不说了,口袋里早没银子了。”

    说完,躺下便睡。

    石磊也忍着不说话,他知道有人比自己还想知道答案。

    果然,齐虎接话了:“说说呗,反正没事,开饭时间还早着呢。”

    “说了也没用,你口袋比我还干净。”

    “银子呢,我这儿是有。但是呢,我可不想挨板子。你们谁去跟师父说,师父准了,进城想吃啥就吃啥,统统都是大师兄请客。”

    “我可不敢去,我还是睡觉吧。”齐豹躺在铺位上闭上了眼。

    齐虎终于忍不住了:“豹子弟,你先说有啥好吃的吧?”

    “我听爹爹说的,这儿有天下第一的人参果。人参果哎,都说吃了长生不老。”

    齐虎出去了。

    萧隽和菅一正在帐篷里围着火盆烤火,聊着天。

    齐虎在门口探头探脑。

    “干嘛,鬼鬼祟祟的,进来。”

    “我弟说,城里有天下第一好吃的人参果,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果然又是你当冤大头。”

    “这兄弟俩一路走来还是比较守规矩的,要不,就让他们进城一趟?”菅一在一边帮着说话。

    “那干脆都让大家乐呵乐呵,每哨出去一半人,以一个时辰为准,到了一个时辰再回来换另外一半人。连续行军多日了,让大家休息下吧。准许饮酒,但不得酗酒。”

    “那行,我去告诉大家一下。”

    “等等,有些兄弟们可能身上没带银子。让各哨到赵大标那里领银子,按每人五十两发放。”

    “齐虎,叫上你大师兄、你弟,都换上便衣,今天为师带你们进城逛逛。”

    “耶,太棒了。”齐虎一声高呼,掉头叫人去了。

    一行五人,进了武威城,先找了家大酒楼。

    “掌柜的,宰头羊,什么烤、烩、灼、汤,怎么拿手怎么来。先来一坛酒,弄点凉菜。”

    “好嘞,您楼上请。”

    掌柜的手脚麻利,不一会先送上了四道凉菜,一坛酒。“几位先喝着,我去帮着整治。”

    “石磊,看他兄弟俩心神不定的样子,去,带他们上街逛逛,去尝尝长生不老的人参果。”

    这一路来,萧隽很少沾酒,除了在潞城那几天开过两次戒,一直和兵士们吃住一样的。

    “这天也渐渐冷了,账上结余的银两也多。要不每天晚上给大家上个羊肉汤羊杂汤的,每个人再发半斤酒?”菅一建议道。

    “应该应该。都出来两个多月了,肚子里的油水也耗得差不多了。明天起,就让伙房沿路采购些牛羊啥的。”

    两人闲聊了会,喝了两碗酒。这时,羊杂汤、烤羊腿都上来了,可石磊带着齐家两兄弟还没见踪影。

    正在纳闷,齐豹气喘吁吁的上来:“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谁打起来了?”

    “大师兄和人打起来了。”

    “动没动刀子?”

    “没有,齐虎拿着大师兄的刀呢。”

    “哦,别管他们,吃你的羊腿,喝你的羊杂汤。”

    齐豹三下五除二喝了一大碗羊杂汤,抓起一只羊腿跑了。

    又过了会,齐豹又上来了。

    “打输了,大师兄打输了。不过,两人手拉手往这儿来了。”齐豹,端起菅一的酒碗,灌了一大口,抓了两根红烧肋骨又跑到楼下去了。

    “咦,能打赢你徒弟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师父,卢龙军中的巴特尔什长,蒙族的,好一身摔跤功夫。”石磊鼻青脸肿,袍子也撕破了,却兴高采烈的搂着一个壮实的汉子上来了。

    “卢龙军的?巴特尔什长,来来,一起坐。”

    巴特尔行了个蒙古礼,也不客气,坐下来端起碗喝酒,放下碗吃肉。

    “你怎么到武威来了?”

    “到长安替长官送信,也是刚回来,路过。”巴特尔虽说是蒙古人,却说得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话。

    “我们也是到卢龙军去,在武威歇营。”

    “知道。你们是朝廷派来的宣慰使,军中已经传开了。就是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来。”

    “吕侯爷遇刺,军中怎么样,有什么反应?”

    “议论过几天,现在就不知道了,我出来已经半个月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