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69章 身陷绝地
    本来萧隽只想带三十多人的护卫队出关的,可菅一不听他的,硬是带上了全部护卫队。

    一起九十多人,带了一百二十匹马。马袋里都装上了两天的肉干、清水和酒。

    萧隽笑道:“你这不是去打猎,你这是去宿营。”

    齐家兄弟俩更是兴奋。

    关外的草原、戈壁、大漠风光早就听父亲描述过,如今不仅能亲眼看见,还能打猎、露营,这让他俩几乎一夜没睡。

    护卫队员大都来自京城,这样的风光也是没有看见过,而且听说还有可能与匈奴人作战,这让他们更加兴奋。

    帝国边境曾被匈奴人袭扰的苦不堪言,边军里曾有过这样的惯例:只要有三个匈奴人的脑袋便可由兵士升级为伍长,而匈奴人女人、孩子、牛羊马匹谁抢到的就归谁。

    在卢龙镇子上,许多退役的老兵家里有好几个女人,很多都是外族,匈奴、鞑靼、蒙人甚至西域人。生出的孩子往往也有外族的特征。

    可是真正出关之后,大家的兴奋劲很快就过去了。跑了两个时辰,除了打了几只沙兔,一只黄羊,别说人,连戈壁滩上最常见的狼都没看到一只。

    到了一块草地,菅一发出号令,让大家都下马休息,让马吃草饮水,而大家围坐在一起,将仅有的一点战利品烤着吃了。

    一只沙兔在远处探头探脑,警觉的注视着大家。萧隽看了,不觉想起在山谷里的日子。对着三个徒弟说:“看为师给你们表演一个节目。”

    说完,几起几纵便追起了兔子,那兔子见有人追来,倒也并不害怕,只是左边跑跑右边跑跑,却想不明白,自己离这群人越来越近。

    萧隽驱赶着兔子往人群中来,喊着:“齐虎齐豹,该你们两个出手了。”

    这兄弟俩跟着兔子追了会,总算抓住了出关以来的第一个猎物,大家在一边呐喊助威,气氛很是热烈。

    忽然,警戒哨来报,西边黄沙滚滚,像是来了不少匹马。菅一吹响了警报号角,全体急速上马,列阵做好了战斗准备。

    没想到过来的竟然是打着边军旗号的百人马队。那旗子上有个斗大的“李”字,真人投注:为首一人虎背熊腰,横担着一根铁矛,老远就哈哈大笑道:

    “钦差大人,带着一帮小的在这里抓兔子玩呢?”

    “李参将,你们这是干嘛去?”

    “我们也去抓兔子,抓两条腿的兔子。”

    “钦差大人,一会有母兔子我们送你两个让你尝尝鲜。”

    这帮边军狂笑着一溜烟的跑了,留下一路的风尘。

    “继续前进。”菅一发出号令。

    “菅偏将,咱们也跟上去瞧瞧?”一个什长大声建议道。

    “对啊,咱们也跟上去瞧瞧,兴许也能捞着点啥。”

    菅一看向萧隽,萧隽不置可否。

    “那咱们就远远的跟着。”菅一虽说是偏将,在边军也没待过,对于同外族交战,只是听说过,他的好奇心也起来了。

    这一跟,就到了下午,马鬃山已经在眼前了。

    “晚上去山里扎营,休息一晚,明早回去,别管他们了。”

    萧隽命令道,现在离嘉峪关口至少有六百里路了,自己以身为饵的计划看来是失败了。

    找了个谷口,全部人马开进去,正在寻找避风的地方宿营,却听到外面一阵阵马蹄响,一个边军打扮的传令兵便纵马边喊,

    “占领谷口,结成防御工事。”

    萧隽和菅一跑上山坡,只见不远处李大鹏带着马队边打边撤,后面尾随着黑压压一群异族骑兵。

    “战斗警报,弓箭手迅速占领两侧山坡。其余人伐木运上来。”萧隽回头看了一眼。

    “两人一棵树,别心痛刀了,枝丫也别削,速度砍。”

    护卫队员每人配了把长匕首,近战用的,好多人还没在实战中用过。

    萧隽看了下谷口的地形,可供六七人并排骑马进来,如果时间够用,还来得及用树木将谷口堵起来。现在需要的是赶紧伐木,再用弓箭延缓进攻,拖到天黑就有时间加强防御工事了。

    至于这条山谷是不是条死路,那只能听天由命。

    五十多人第一轮伐木已经结束,扛到谷口却不知道怎么办,李大鹏他们还在尽量的拖延着时间。

    “先堆在一边,别堵,再去砍。”

    李大鹏带的这一百多匹马队看起来像是经验丰富的老兵,面对几倍于己的敌人围攻,丝毫不乱,只是不停的用弓箭射击逼近的敌人。

    第二轮伐木也结束了。

    “菅一,用号声联络他们,让他们撤进来。”

    菅一吹响了集合号。李大鹏他们开始加快撤退的步伐。

    “下面的注意了,待最后一名边军撤进来,一起用木头将谷口堵起来,然后,准备投枪攻击冲进来的敌人骑兵。”

    萧隽突然感觉到,自己从未参加过这样的军事活动,但应对起来还是有板有眼的。平时没事喜欢读兵法书,这时候不知不觉的就排上用场了。

    “弓箭手,别直挺挺的站着,半跪式。瞄准领头的,射击。”

    最后的边军已经进谷,护卫们开始向谷口堆积木头,只是五十几根树木太少了点,对面一批悍不畏死的匈奴人已经开始加速冲锋,这些横七竖八的树木障碍他们还未放在眼里。

    “五排列队,投枪准备。”

    陈宪已经成功的指挥了一次类似的防御战,他的声音更加沉稳、冷静。

    “弓箭手注意隐蔽,没有掩体的撤下去。”

    萧隽看到对方几百人拿起了弓箭,准备仰击山坡上手持弓箭的护卫队员。射箭并不是他们所长,所以,萧隽果断指挥一批没有掩体依托的护卫队员们撤了下去,只留下七八人观测,打击靠的太近的骑兵。

    “你们二十多人去砍树枝,编盾牌。”

    萧隽对着那些撤下去的弓箭手们喊道。

    而撤进谷里的边军,一部分人在包扎伤口,另一部分人在李大鹏的带领下抽出马刀,准备反冲锋,打击冲进来的敌骑。

    第一排骑兵开始冲锋,而边军也开始跃跃欲试。

    “边军给我让开,闪到一边去!”

    陈宪厉声呵斥了几个马头已经向前的边军。

    “第一排,预备,攻击!”

    十把投枪一起飞向谷口。

    意外的发现,投枪攻击骑兵比攻击人的效果好多了。第一批冲进来的五匹马齐齐的倒在谷口,两人被翻到的马压住,还有一人受了伤,在另外两人的搀扶下向外跑去。

    边军们刚才被陈宪呵斥,还想骂人,一看投枪有如此的战果,立刻欢呼起来。

    “第一排撤下,第二排上前,投枪射马。”

    对方只冲了三批人,丢下了十四匹马尸,七个负伤的人便再也不冲了。

    两个边军一看马尸下面还有活着的匈奴人,纵马上前就要去割脑袋,李大鹏吼了一声:“给我滚回来,你们俩他娘的丢人不?”

    敌方见攻不进来,便停留在外,既不进攻也不撤退。

    “陈宪,打扫战场,重新加固工事。”

    “李参将,这是怎么回事?”

    “妈的,捅了马蜂窝了。以为是个小部落,准备搞一下就回撤,谁知这是先锋部队,后面跟着几万人呢。看来,我们要困守山谷了。”

    “徐什长,带着你的人往山谷里面探下道路,天黑之前赶回来。注意查看水源。”

    那个原来的徐哨长徐力吼了一声:“带上所有的空水囊,跟我走。”

    “别去了,我知道这里的地形,是个死谷。”

    徐力没理他,带着人马出发了。

    萧隽早就查看过地形,如果在这里坚守,食物问题倒还可以克服,没水就麻烦了,马是不可以杀的,毕竟还有六百多里呢。

    “别编了,你真够笨的,把一头削尖,挨排插过去不比你用绳子捆更简单。”

    齐豹正在对几个编盾牌的护卫指手画脚的比划着,那几个护卫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的应承着。

    “留点空隙,前后两排,再硬的弓也射不进来了。遇上石头就别挖了,反正也得留空,你还得还击别人呢?”

    齐虎则在几个护卫的怂恿下,提着腰刀走到一个被马压着不能动弹的匈奴人跟前,闭着眼睛,用刀割开了那家伙的喉咙。齐虎看着滴着血的腰刀,再看看怒挣双目的匈奴人,竟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这兄弟俩,将来一个带兵打仗,一个当参议,绝配。”

    天渐渐的黑了。

    那徐力也带人回来了:“报告萧参将,是绝地,出不去,也没水源,连积雪也没有。不过,我们在树荫里阴凉潮湿的地方,挖了两个坑,在慢慢的浸水。只能明天再去看看了。”

    “善于开动脑筋了,不错,明天去多刨几个坑试试。”

    入夜,谷口外的匈奴兵也开始扎下营盘,点燃篝火,准备野炊了。

    看来,是要围困我们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