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特尔,问问她叫什么名?”

    “她说她叫阿伦乌日娜,阿伦在蒙语中是洁净的意思,乌日娜代表灵巧。意思就是她是洁净灵巧的姑娘。”

    萧隽笑了,典型的名不符实啊。

    李大鹏将她扔给他的时候,萧隽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羊膻味。那时浑身是血,血腥味还能盖得住。现在换了衣服,人坐下来,乌日娜身上的那股羊膻味几欲令人作呕。还洁净还阿伦?

    从帐篷里拿出间袍子和内衣,对巴特尔说道:“你叫她去林中把衣服换了,她身上的味道我实在受不了。你再问问她什么时候洗的澡?”

    “她说是去年冬天过新年的时候。”

    “我去!难怪。”蒙古人都不这样啊,没听说一年才洗一次澡的。巴特尔也爱吃羊肉,他不就干干净净,身上没有任何味道。

    乌日娜莫名其妙到林中换上萧隽的衣服,手里拿着换下来的衣服正要走过来,萧隽连忙捂着鼻子叫道:“扔了,扔了,都扔了,扔远点。”

    乌日娜摇头,嘴里说了一串蒙语。巴特尔翻译说:“这是她卖了两头羊才换来的新衣服,不肯扔。”

    “你去,巴特尔,把她衣服都扔进火里。你告诉她,她要不肯,连她一起扔进火里。”

    巴特尔走过去,同她叽里咕噜的说了半天,乌日娜总算是同意了。将那衣服扔进火里时,火焰呼啦一下窜上来,发出耀眼的光,像是在火里加了一瓢热油。

    “你怎么跟她说的?”

    “我跟她说,你是汉人中的大官,最大的官,不听你的,要杀头的。”

    “呵呵,还是这个好使。”

    李大鹏裹好伤走过来,在一边笑道:“咋样,蒙古的女人够味吧。”

    “我算服了你,你口味太重了。我说你咋这么好心。”

    “你可别误会我,我是真心拿她当礼物送你的。”

    “巴特尔,你再问问她,她是怎么和匈奴人混在一起的?”

    “她说,昨天他们部落被匈奴人袭击了,她的家人、丈夫都被匈奴人杀了,牛羊也没了。匈奴的一个大官看中了她的美貌,将她留下了,准备给儿子成亲的。”

    “我去,她能称得上美貌啊?这口味都重。”

    “哦,好了。跟她说,老老实实在这呆着,这里没人会欺负她。石磊,你们仨去跟巴特尔挤挤。把你们的帐篷搬到下风口,让她一个人住。”

    怎么打发这蒙古女人还真是个问题。

    “现在没水,如果有热水,我愿意花一百两银子让她泡两时辰。”萧隽对李大鹏无奈的摇着头说。

    “看样子,对面要折腾一晚上了,估计明天他们也要撤。明天早上我们是走还是坚守?”

    萧隽对匈奴人的作战方式不熟悉,还是决定听听李大鹏的意见。

    “匈奴人狡猾着呢,我估计明天他们会撤,而我们一出谷就会被他们咬住。按照我的经验,他们主力就在附近,这六百里路我们赶不回去,都会死在路上。我的意见是坚守。”

    “那行,你对匈奴人作战经验丰富,我们就坚守。”

    第二天一早,面前的匈奴人不仅没撤,而且还增加了一千多人。果然如李大鹏预计的,他们大军就在附近。不过一直没看到踪迹,估计已经开拔去嘉峪关了。留下这两千多人,是心有不甘,想报昨晚穿营之仇的。

    一上午,匈奴人没有进攻。他们在整修营寨,加固栅栏,大营门口增加了许多拒马,巡逻的兵士也增多了。

    正如萧隽估计的,昨晚烧营的点子是齐豹出的。巴特尔带着两个朋友来找石磊喝酒,酒喝高了,巴特尔就和两个朋友说起在边关作战的事,言语间就扯上了边军和羽林卫,一个说边军是实战中磨砺出来的,另一个说羽林卫军纪森严,训练有素。各说各的,

    然后,齐豹就开始激将他们,说,既然都这么勇敢,那晚上敢不敢去敌营放把火?

    石磊还想到军纪问题,犹豫着是不是要报告一下。结果,还是齐豹的道理占了上风。去报告,肯定没我们的事,师父不可能让我们去的。

    不如,先斩后奏,只要放火成功,就是大功一件。即使回来受到责罚,也不枉来卢龙一趟,回去也有了吹牛的资本。

    结果,他们还真有了吹牛的资本。齐豹一人点了五处帐篷,齐虎趁乱杀了两个人,石磊收获人头七个。

    赵大标记下了他们的功劳,也记下了军棍数。考虑到现在非常时期,这军棍要留到回去之后再执行了。

    被萧隽骂的理由倒不是违反军纪,萧隽想到的是这种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这种善于开动脑筋的做法是应该鼓励的。

    事实证明,后来齐豹为将,每每喜欢烤人,也是萧隽鼓励的结果。

    萧隽骂的是,放火都不会找地方,大营中什么最重要,粮食、马料、器械仓库、中军大营。

    骂完之后,将李挺送他的两本兵法书给了齐豹,孙膑兵法和魏公子兵法。

    乌日娜虽然人跟阿伦这个名字相差甚远,但跟乌日娜还是挺配的。

    早上起床后,先将五花马的伤口换了药,又将马牵出去吃了草。回来以后,用肉干和小米熬了一罐香气四溢的粥,又割了几条马肉,烤的里焦外嫩,这香味把菅一、李大鹏都吸引过来了。

    李大鹏喝了粥,吃了烤肉,后悔的直跺脚,说:“萧参将,她作为女人你看不中。作为厨娘,你算捡到宝了,我活了这么大,就没见过谁能烤出这么香嫩的肉,而且用的还是马肉,如果是羊肉,我去,想想就得淌口水啊。后悔了,后悔了,下次我去抢两个,不,抢五个跟你换。”

    中午时分,匈奴人吹响了号角,进攻开始了。

    这次他们的进攻,既不是来送人头,也不是来送马肉。而是,按照兵法书上说的:困敌于绝境,当以火攻为上。

    在树林里砍下一根根树枝,削成箭矢的模样。一头缠上破布浸上油,在一箭之外的地方架起火堆。然后,一个个纵马点燃箭矢,全向谷里射过来。不求伤人,只求纵火。

    不能不说,在目前的状况下,对于进攻方来说,这是最有效的攻击手段。

    成千上百支火箭射进来,谷里面乱着一团。浓烟四起,火苗乱窜,马匹开始疯跑,四处践踏。一半以上的帐篷被烧毁。又没水源,只能用树枝四下拍打火苗,一个个烧的焦头烂额。

    火箭射完,匈奴兵也不进攻,就在一箭之外大声的嬉笑、谩骂,做出各种挑衅动作。

    萧隽一面安排人监视匈奴人的动向,一边指挥着人将马匹归拢,向山谷里面转移。另选宿营地,将剩余的帐篷重新安置好。

    一时无计可施,以二百多人对战二千多骑射娴熟的匈奴人是毫无胜算的,只能等待夜晚,寻找奇袭的机会了。

    可匈奴人也聪明了。

    入夜,他们在谷口前面一溜烟点起七八堆篝火,将出口照的灯火通明,就是一只兔子也跑不出去。

    一连两天,每天上午下午,必然飞进来几百支火箭。虽然有防备后不再会造成人马的损失,但每天的灭火的功课还是得做,不仅让人憋屈,而且造成饮用水的消耗。

    两天之后,饮用水已经明显不足了。

    一定的想出办法来。坐等援兵是不可能的。也许。嘉峪关那里鏖战正急,正在苦苦支撑。

    唯有自救。

    哨长以上的军官都在一起开过两次会了,所有人都是一个念头:只有老天下一场大雪才能救我们。

    思考良久,李大鹏提出两个方案。

    一,趁着黑夜,打开谷口。所有人一涌而出,然后,分散突围。是不是能逃过匈奴人的追杀,全凭个人运气。

    二,弃马。只留几个人迷惑敌人,其余人翻山,翻过山脉走回去。把马杀了,粮食和水都能解决。但留在谷里的人要能迷惑匈奴人至少六天以上。

    没有人附和,这两种方案都太冒险。

    萧隽站起来了。

    “首先,我得告诉大家一个严峻的事实。饮用水只能用一天了,接下来,我们只有不断的杀马。马是我们的腿,等待我们的还有六百里行程。没有马,我们逃脱不了匈奴人的追杀。即使我们能避开眼前的这股敌人,大家别忘记了,嘉峪关下还有二万多匈奴人在等待着我们。”

    萧隽顿了一下。

    “我们为什么都想着逃呢?因为匈奴人有二千兵马,而我们只有两百,面的面厮杀我们确实没有丝毫胜算。而且这次我们逃了,以后就会畏敌如虎。只要碰到人数比我们多的敌人,我们还是会避战,我们的战斗意志就会丧失。”

    “萧参将,你就说吧,大不了拼死一战,我们听你的。”

    “对,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就说出来。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杀几个鞑子痛快。”

    “我说的这个办法会有人牺牲,会有人受伤,但更有可能敌人会被我们打垮。”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信心,有信心就有勇气;以一当十的信心,就有以一当十的勇气。”

    -----------------

    分割线。

    说明一下,因为是架空历史,所以让匈奴人和蒙古人并存。真实历史上,匈奴人强大的时候,蒙古人这个民族还未出现。按照作者设定的历史背景,此时的匈奴人改为突厥族更加合理。

    不过,考虑到匈奴这个民族对中国历史的影响,还是把匈奴人拿出来吊打一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