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72章 有信心才有勇气
    兄弟们,今天我必须要告诉你们实话,我们已经陷于了绝境。此地是绝地,除了谷口,我们无路可走;我们的饮用水也没了,只有明天一天的量;我们也没有食物了,除非我们杀马。

    可是,堵在我们面前的有二千凶残的匈奴骑兵,在嘉峪关下,还有二万人正在和你们的兄弟们争夺着关口。如果马没了,匈奴人会像追杀兔子一样追杀我们,还有寒冷的天气还有风沙,没有马,我们死路一条。

    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不,我们宁可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只要有信心,我们就有勇气,只要有勇气,我们就一定能杀出一条血路。

    大家都记得匈奴人围困我们的第一天。站在那边的十三岁的孩子勇敢的提出了:我们去敌营放把火!他们六个人成功了,大家要知道,其中两个一个十三岁,一个十四岁;

    后来,你们也知道,我和李参将两人两匹马,我们在敌营杀了两次对穿,我们两个人面对的是上千的敌人。

    为什么我们还活的好好的?因为我们有信心,因为有信心我们才有勇气。

    今晚我们将全体出动,我们将夜半袭营,我们将在敌营中杀无数个对穿,直到把匈奴人杀干净!

    为什么我敢怎么说?因为匈奴人他有两千人,他做梦都想不到我们二百人敢于袭击他的大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所以我们能胜,这就是我们信心的来源。

    今晚过后,也许我们中间的一些人会把鲜血长留在这片土地,但是,你们的袍泽,你们的家人会永远记住,在二百人冲击匈奴二千人的营寨中,有一个名字是你!

    今晚,你们还要记住,我们这支队伍里只有两名参将,是这支队伍里的最高将领。今晚,我,萧隽参将和李大鹏参将,还有羽林卫的一名小小的什长石磊将会徒步翻山,潜入敌营。到时,你们会看到我们在敌营的火光,那就是你们冲击敌人大营的命令。

    今晚,无论边军还是羽林卫,你们都是帝国的军人,你们代表着帝国至高无上的荣誉,你们都是生死与共的袍泽兄弟。

    今晚,你们将统一听从菅一偏将的指挥,等待着他发出进攻的命令。我们三人的生死也同样寄托在你们的勇敢和无畏上。

    我萧隽在此立誓:只要我还活着,我将在这块土地上为今晚的战死者立下战功碑,让后人永远记住你们今晚所做的一切,让后人永远记住你们的荣耀!

    说完,萧隽立正,庄严的向在场的每一个人行军礼!

    “我,参将李大鹏也在此立誓,我将誓死维护我军人的荣誉,誓死维护帝国的荣耀,我将和匈奴人作战到底,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我们都在此立誓,我们将誓死维护我们军人的荣誉,誓死维护帝国的荣耀,我们将和匈奴人作战到底,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二百多人,一起单膝跪下,右手抚胸,发出了血战到底的誓言。

    中午的会议上,萧隽提出了这个谁也想不到的建议,他提出了自己的理由:

    在围困后的第四天,面对对手的火箭攻击,谩骂挑衅,我方一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给了敌方一个错觉,我们准备死守到底。

    匈奴人已经懈怠。这从几个方面可以看出:监视他们夜间行动的由五十多人变为二十多人,基本的巡逻都已很少,都在围着篝火打瞌睡。

    晚上大营里经常灯火通明,喝酒声唱歌声经常到半夜。

    白天的火箭攻击已经停止,甚至有成群结队的匈奴兵外出打猎。

    敌人的懈怠便给了我们成功袭营的可能。

    见大家没有提出异议,萧隽又提出了方案的关键:由自己带着徒弟石磊翻山,夜晚潜入敌营,在马厩放火,必然会引起混乱,趁乱这边突袭大营就更有了把握。

    这个放火方案大家也认可,但在谁去的问题上又发生了争执。后来,又是萧隽提出,我带着石磊进出,即使失败也可以全身而退,你们谁能做到?谁敢说,他的武功高于我也可以去。

    李大鹏不干了,他说上次就是我们俩穿营的,这事我们熟门熟路,他坚持要去,别人也没办法。于是,菅一再争也没用了。必须要有位将领指挥大部队冲击敌营,这才是胜利的保证。

    下午的时候,就开始正大光明的清理谷口。将烧焦的木头抬走,将马的残骸清理干净,粗大点的木头被移到最边上,然后,又扛来新砍伐的木头架上。

    外面执勤的匈奴兵以为在整理防御工事,也没当回事,有的拿弓箭比划着吓唬着,有的甚至打着口哨,没有一个引起警惕,都没发现地面上已经干干净净。

    所有的饮用水,所有的干粮全部发到了个人,帐篷里的行李已全部收拾好,而帐篷一个不动的就放在那里。

    这是事先考虑过的细节,万一匈奴人也在附近山上设了瞭望哨呢?

    山坡上木制的栅栏被悄悄移开了更大的缝,这是除了谷口的第二条冲击道路。

    菅一和边军的校尉在手绘的地图上一遍一遍的确定着人员分工,出击的位置和路线。边军的人在预定时间都守在谷口和山谷上面,等信号发出后,由护卫队的人负责打开谷口的木头,然后,边军里最好的箭手率先而出,两边夹攻守在篝火边的巡逻队。

    而护卫队员则不管边军的战果,直接冲击大营的营门,负责搬开拒马,射杀守门的兵士。

    每一个细节都反复推敲,包括万一巡逻队有漏网之鱼追不追的问题都考虑到了。

    天色已渐渐暗下去了。萧隽、李大鹏、石磊出发了。他们身上,本人都配了两把手弩、一把长匕首,在马厩没有烧起来之前,尽量不能打草惊蛇。

    翻过高高的山脊,又沿着山边走了几里路,这个位置已经绕到了大营的后门。

    三个人在黑暗中静静呆了两个多时辰,直到把巡逻队的巡逻时间,马厩里有多少人,每个人的位置,后门口巡哨的时间都搞清楚了。

    已经子时了,大营的喧闹慢慢的沉寂下去。

    萧隽看准了时机,趁守卫的卫兵回屋后,从木栅栏的缝隙中溜了进去,又接应他们俩进了大营。

    萧隽蹑手蹑脚的来到守卫帐篷,确认了里面只有两个人,正在喝酒,直接冲进去左手勒住一人脖子,真人投注:右手挥刀割开了另一个人的咽喉。左手松开时,那人也断了气。

    再到马厩,三个人一人抢了一根火把,开始在一个个干草堆点火,待干草堆点着以后,打开挡马板,然后一人抢了一匹马,翻身上马,各自奔向另外的目标。现在开始,就要各自为战了。

    石磊的目标是粮食库,李大鹏的是食堂,他们在一个方向。那里有很多易燃的柴火、干牛粪和动物油脂,而萧隽的目标是中军帐,他将在那里四处放火,并等着千夫长出帐,然后偷袭他。

    石磊走到半道忽然想起齐豹下午说的话,也顾不得的和李大鹏打招呼,掉头又回到马厩那里。

    最先发现异常的是个马夫,他晚上喝了不少酒,睡的比较早,半夜时候却酒醒了,耳朵里传来噼里啪啦的燃烧声,披起衣服,掀开帐篷一看,几十个干草堆冒着浓烟,火势已经起来了。

    他现在只能做一件事,扯开嗓子开始大叫。

    同时发现火情的还有巡逻队,急忙跑向马场,便跑边吹起了牛角号。

    这时,马厩里的马也开始疯跑起来。

    石磊正在马场里,骑着马,手里拿着长匕首,在马场里来回奔驰。他没有继续放火,而是看到每一匹马就在马屁股上戳了一刀。

    有了刺痛感的马都在马场里奔跑起来,撞倒了干草堆,将火种洒满一地,如此一来,更多的马受到了惊吓,终于,开始冲破马场栅栏向外跑去。

    惯常进出的后大门却是关着的,于是,受伤且受到火惊吓的马开始在整个营地里乱窜起来。

    一直在等待火光信号的护卫队员早就趁夜幕降临之后,开始偷运木头到边上,一看到信号,立即动手,一会儿便清出通道,这边马匹刚启动,山坡上的弓箭手已经开始冲出去射杀篝火边打瞌睡的巡逻兵了。

    菅一带着护卫队冲出去的时候,正是牛角号吹响的时候,李大鹏一边到处放火一边在高喊:“穿营的又来了!穿营的又来了!”

    那边萧隽干脆直接将中军鼓急促的敲起。

    石磊还在一刀一刀的戳着马屁股。

    整个大营彻底乱套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