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73章 谁敢阻我!
    菅一带着护卫队冲到大门口时,一名值日的百夫长正在大声的喊道:

    “都给我回到原位,守住大门,弓箭手,给我放……”

    菅一的箭正中他的咽喉,堵住的他最后一个字。

    已经四散开去的守卫们却清醒过来,重新聚拢,弓箭手们拉开弓弦,开始瞄准飞驰过来的护卫队。

    不等下达命令,第一批人已经飞出了手中的投枪,然后迅速向两边散开,把位置留给后来的人。

    这是培训班上的一个固定科目:马上投掷。

    它与原地固定投掷的区别在于,后者是投掷完立即下蹲,而马上投掷的要求是投掷完两边分流。

    三批人的投枪扔出去,大门口已经没人了。第四批人上来跳下马,立即搬开拒马,清出一条通道出来。

    陆续赶来增援的匈奴兵又堵了上来。

    这时,边军的人上来了,急着往里冲,一边冲一边往里射箭。可他们没想到,护卫队的三十多杆投枪还插在地上,成了新的拒马。

    原本菅一跟边军校尉协调的时候是这样说的,护卫队用投枪将门口守卫解决,搬开拒马,让边军冲进去,可是,都忽略了护卫队投枪的因素。

    几名边军的马蹄当场伤了,干脆跳下了马,拔出刀来硬拼。这样原来设计好的投枪、弓箭攻击全都派不上用场。其他人也只能下马,加入混战中。

    这样一来,双方都堵在大门口僵持不下,连菅一都没办法了,只能用弓箭不断的打击敌方的后援。

    石磊自己都数不清到底戳了多少马屁股,他看着至少有几百匹马进入了营区,才收起匕首,拔出刀来,杀了进去。

    萧隽在点燃中军帐敲响中军鼓后,就听到大门口的嘈杂声,见己方的人半天冲不进来,知道攻击受挫,纵马赶往前门,从匈奴兵的后面开始发起攻击。

    李大鹏在陆续点燃食堂、粮食库后,想到石磊匆匆赶去马厩,立刻边放火边去接应他。

    匈奴兵都是马上将,对步战不是很适应,遇袭后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去找马,结果正碰上从里面杀出来的石磊。

    石磊更擅长的是步战,见涌过来的匈奴兵多,干脆弃马,使出了自己快刀法。

    自从见识了吴金刚和白五的刀法之后,石磊的心境已经上了一个台阶,刀上的多余动作没有了,加上已经打通了四条经脉,他运气于刀,不一会,身边便躺下了七八具尸体,其中还有两名百夫长。

    当李大鹏杀过来的时候,石磊正在以一斗四,正面是身高近两米的千夫长和他的三个护卫。

    这四人配合熟练,相互补位很是默契,一时石磊找不到突破口。

    李大鹏手持铁矛,从斜刺里插到,一矛便挑起一名护卫向那千夫长砸过去。

    那千夫长正手持长杆大砍刀凝神贯气的与石磊游斗,猝不及防的一个物体向他砸来,忙挥刀去挡,却忽略了对面石磊虎视眈眈的刀。

    石磊第一刀削在他的右腕上,没等他丢下大砍刀,第二刀便到了他的咽喉。剩余两个护卫那里见过如此悍勇之人,掉头拔脚就跑。

    石磊正待要追,李大鹏叫了声,快随我去接应萧参将,两人掉头便向前门跑去。

    萧隽已经被后来赶到的匈奴兵团团围住,里三层外三层足足有五十多人。很多匈奴兵都认出了他就是穿营的其中一人,知道他手上那把剑的厉害,只是远远的围着,并不敢靠近。

    萧隽左劈右砍已经杀了几十个兵,却还是突不到大门前。正在这时,一矛一刀杀过来了,匈奴兵让开了一个缺口,三人合到了一起。

    萧隽道:“护住我身后,别跟他们缠斗,直接杀到前门。”

    二人明白他的想法,齐齐的答应着。

    三人成组,威力大增,萧隽只管向前开路,身后全都交给李大鹏和石磊。如此,效率大增,一会儿便杀到前门。

    在前门缠斗的队员们看到他们三人安然无恙,还有余力前来接应,勇气大增,战斗力飙升。

    两边夹击之下,驱散了阻击的士兵。大队人马终于突进来了。

    菅一高声喊道:“边军向左,护卫队向右。”至此,总算把两支部队分开。

    护卫队立即恢复了惯常的突击队形,以五人为组,成扇面向右突进,只要面前出现匈奴兵,不管是单人还是群体,五支投枪立即飞出去。然后,又拔出新的投枪在手。

    什长徐力的五人组是沿着栅栏边沿向前推进的,迎面撞上了一伙二十多人的匈奴兵。

    “投枪五连击。”

    不等第三批投枪出手,剩余的十几个匈奴兵已经扑了上来。

    “护卫队,有进无退,手弩攻击。”

    狼牙堡一战,徐力带人放吊桥,慌乱之中吊桥被卡住,延误了进攻,造成己方八名人员阵亡,自己也从哨长降到什长。

    这对萧教官亲自圈定的首批十大优秀学员的徐力,一直引为深深的耻辱。他知道,这耻辱唯有用敌人的鲜血来洗刷,不然将会成为自己永远的负累。

    五名队员结成环形,前面的以投枪格挡,后面的用手弩直接射向突上前的匈奴兵面部。十米的距离,手弩可以洞穿咽喉,这强劲的射力虽然不能直接击破脑袋,但击中了也有如中枪。

    手弩用完了,徐力接着拔出长匕首。

    “匕首出鞘,近战攻击。”

    一手投枪,一手匕首,滚地攻击。匈奴兵那里见过这样状若疯虎的拼命打法,一个兵发了一声喊,众人四散而去。

    徐力在这一刻如释重负,他知道他挺过来了,他还是教官钦点的优秀学员。

    萧隽他们贯穿的是中间道。

    依然是三人组合,萧隽的戎氏重剑开道,后面是李大鹏和石磊一矛一刀,只杀阻挡的,也不追击。

    一路所向披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中间道成了真正的血流成河。他们气势如虹,手下几无一合之将。

    “谁来阻我?谁来阻我!”一声声凌厉的吼叫吓破了匈奴人的胆,也让全体将士的热血澎湃。

    “谁来阻我!谁来阻我!”全体一起高喊。

    一次穿营,二次穿营,不,这不是穿营,这是扫荡!是秋风扫落叶的扫荡。

    匈奴兵早已溃散,跑的漫山遍野。

    大营中一片哀嚎,一地的死人,一地的伤兵。被突击队员们杀的、被疯马践踏的、被火烧伤的,二千多人的大营几乎没有组织起像样的还击就彻底溃败了。

    “全体清扫战场,允许烧杀掳掠,一个时辰后整队出发。”萧隽的声音在大营上空回荡着。

    欢声雷动!

    “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我们二百人居然打败了二千匈奴人!”

    在欢庆喜悦之后,边军的老兵们最先反应过来。首先抢马,马匹不仅值钱,而且它还是驭夫。

    石磊反应也很快。他首先找到了那具千夫长的尸体,将他的印信首先收入囊中。这不仅是战后论功的凭据,更是一个重要的纪念。这是他在战场上杀的第一个将级人物。

    徐力没有去抢东西,他在一边哇哇的哭着。这一仗,他直接手刃了三十一个异族人,他不仅做到了以一当十,而是以一当三十。他卸下了自己的包袱。

    齐虎齐豹是后来加入战场的。

    他们俩被菅一安排了一个特殊的任务:

    “你们俩有个重要的任务,你们负责保护好乌日娜的安全。她是你师父的女人,她要是有个闪失,你师父饶不了你们。”

    齐虎齐豹是他们在第一个穿插之后进入大营的,他们也加入了打扫战场的行列。齐虎抢了一堆宝石首饰,一把锋利的刀。齐豹抢了一匹漂亮的火红的马驹,他发现这匹马不像是蒙古高原马,也和祁连山的马种不一样。

    乌日娜捡了一根铁矛,她骑在萧隽的五花马上,用这根铁矛至少戳死了二十多个匈奴伤兵,身上的衣服又变的血迹斑斑。

    一个时辰过去了,等到集中时,这支队伍已经不像一支军队了。

    边军们基本是都是一人三马,每匹马上都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有个家伙居然马上还捆了一大卷毛毡,有的马上横卧着手脚被捆的女人。

    护卫队员们稍微好些,每人都背了一个大大的包裹,另外一匹马上基本上都是各类兵器。

    连乌日娜也骑着匹马,手里还牵着两匹,马上也是挂满了包裹。

    “我们还要行军,还有六百里的行程,前面还会随时遭遇敌人。现在我命令,每人只准带一个包裹,必须空出一匹马随时准备换乘。开始整理。”

    经此一仗,萧隽已经在边军的眼里敬若天神,他说的话有若圣旨,命令一下达,都立即行动起来。

    再次整队完毕。

    全体来到山谷边一个大坟墓,这是这次战斗中牺牲的十一名将士,其中边军八人、护卫队员三人。

    全体静默。军礼!

    嘉峪关,卢龙,我们回来了!

    就这短短的几天,恍若隔世。

    等待我们的又是什么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