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74章 乌日娜的天性
    “李参将,以往年的历史看,嘉峪关破关的次数多不多?”

    “这个怎么说呢,可以说吧,嘉峪关在卢龙军也就是吕侯爷手里,破关的次数是最少的。”

    “那破关的原因呢?”

    “一般来说是兵力悬殊。比如卢龙军就一万五千人左右,如果来犯的匈奴超过五万人,那么关卡什么的就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如果组织防御的好,拖到别的边军来助,五万以下的匈奴还是可以挡住的。”

    “我看这嘉峪关年久失修,好像确实抵挡不了大规模的进袭。”

    “还是刘汉以前的底子,后来到武帝时大规模修整了一次,以后都是小修小补,无济于事。”

    “那要破关了,又该咋办?”

    “没办法。只能尾随着他们袭扰,他们抢够了捞足了就回去了。破关的事经常发生,朝廷也知道,但是没钱啊。始皇帝修个长城把王朝都修没了,现在谁敢那么干?”

    萧隽扔了一袋酒给他,换了个姿势坐着,嘴里嚼着肉干。酒和肉干都是匈奴人的,战利品。

    “还是得向汉武帝学,想想冠军侯那个年龄就封狼居胥,真是令人神往。”

    李大鹏一生的偶像就是冠军侯霍去病,他常常想着要像他那样纵横草原,建功立业。

    “汉武帝能对匈奴连续作战,那是文帝景帝给他留的底子。现在新朝才多少年?国内处处烽烟,盗贼满地,还有复兴盟为了一己之私时时梦想复国,问题多了。唯有国内安定了,国力强大了,才能出兵和异族作战。”

    虽然萧隽和李大鹏并肩作战,有了生死与共的战斗情谊,但他仍然不能断定李大鹏的身份。

    很多人都是这样,内部争权夺利是内部的事,有外敌当前还是会联手抵御外敌。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嘛。萧隽当然不会傻到看李大鹏战场的表现就认定他与复兴盟没关系。

    他现在就这话题提出复兴盟也是试探李大鹏的反应。

    “那天你问我吕侯爷为何选中郑茜而不是我,昨天我是听了你对兵士们说的一番话才悟出来的。的确,我的格局太小,我只是站在将兵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昨天你说的那番话我是说不出来的。

    我能让手下的兄弟们跟着我去拼命,那是我赏罚分明带兵如子。你昨天的话让我瞬间明白了,我们还有荣誉,帝国还有荣耀。我们当兵应该有更高的追求。昨天的誓言是发自内心的。”

    萧隽也明白,李大鹏说这番话也是在向他表示,他与复兴盟无关,他的心里还有帝国的荣耀。

    萧隽拍拍他的肩:“你比我大,我应该叫你大哥。李大哥,我相信你。”

    “哎,好兄弟!”

    两人正说着话,派出去的斥候回来了。

    “报,匈奴兵关下结寨,堵住了我们回程的路。”

    “可以绕过去吗?”萧隽问李大鹏。

    “可以,但要走很远,进黑山,绕道河西走廊。”

    “黑山有地形可用吗?扎营的地形。”

    “有。再干他一场?”

    “对,再干他一场!”

    李大鹏选择的这条山谷,是个绝佳的设伏地点。两边是高山,中间是条蜿蜒的山道,山道的边上有条小溪。

    山道仅能并排通过两人,要走进去十余里才有平地可以扎营。

    关键它不是块绝地,一直走过去,能到祁连山脉。

    只要在山林里放上几个弓箭手,敌人就攻不进来。即使封锁了谷口,有水源,还有众多的马匹可杀。

    在这里坚守个几个月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扎下营寨,安排好瞭望哨,再派出斥候去了解敌营的状况,萧隽立刻干了一件事。

    “乌日娜,跟我走。”

    萧隽向乌日娜招招手。

    “噢。”

    乌日娜顺从的跟在萧隽后面,向山里走了四五里,下到小溪里。

    “把衣服脱了。”萧隽比划着动作。

    乌日娜明白过来,又是“噢”了一声。

    马上三下五除二的将外衣脱下扔到河滩上,又开始脱内衣。

    “慢点慢点。”

    萧隽拿出一把扎好的马鬃递给她,做了一个擦洗的动作,然后掉头去山道上。

    溪水很浅,乌日娜坐在水里,溪水只漫过她的腰肢。将全身擦洗了一遍,又躺在水里,把头发揉洗干净。

    “哎,哎。”

    萧隽回过头,见乌日娜一丝不挂的站在溪水里,直向他招手,用手指着她的后背。

    萧隽一阵炫目。白花花的身子,坚挺的胸部,傲人的双峰,线条简洁的大腿和结实的屁股,让他一阵热血上涌。

    赶紧回过头去,摆摆手,嚷道:“自己想办法。”

    乌日娜见他不肯过来,嘴里嘟囔着,又躺在溪水里。不一会她唱起了蒙族的民歌。

    “雄鹰永远盘旋在巍巍的高山顶上,鲜花只会怒放在阳光明媚的草原,多情的哥哥,为何深夜徘徊在姑娘的毡包外面……”

    乌日娜洗完,又将衣服在溪水里揉搓了一番,摊在鹅卵石上晒干。

    穿上内衣,乌日娜又在喊:“哎哎!”

    萧隽走了下去,乌日娜指指萧隽,又指指溪水。

    萧隽脱了外套,赤着上身也坐到溪水里,乌日娜将他的衣服泡到水里,拿起马鬃将他的后背细细的擦洗一遍,然后开始扒他的裤子。

    萧隽将她的手打开,连连摆手。

    乌日娜撅起嘴,哼了一声,将马鬃摔在他身上。自己掉头洗衣服去了。

    洗完,萧隽穿着湿漉漉的裤子,躺在河滩上。

    “乌日娜,过来。”

    萧隽嗅嗅她的头发,她的身上,皱起了眉头。

    “嗯,嗯,还有味道,再去洗。”

    将那马鬃扔给她。

    乌日娜自己左右嗅了嗅,气鼓鼓的将胸脯抵住萧隽的鼻子,嘴里嚷嚷道。

    萧隽的脸被两团柔软的东西包围了。鼻子闻到一股浓浓的奶香,奋力推开她,一掌打在她的屁股上。

    “快去!”

    乌日娜嘴里嘟囔着,拿起马鬃,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扔到萧隽脸上。

    萧隽赶紧翻过身去。

    乌日娜格格的笑着,一会扔个石子过来,一会往他身上泼点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