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我们再去看看。”

    斥候报告,匈奴兵已经攻打关口两天了。进展不顺,现在营里正在加紧打造攻城器械。

    外面扎了三个大营,左营一万人左右,这是攻城的主力。右营大约五千人,好像是预备队,攻城器械主要是在他们右营建造。

    再有就是后营。粮食库、马料库、马场都在后营,后营的守备兵力至少有五千人。

    萧隽、李大鹏、菅一带着两个哨的护卫,出了山谷,远远的绕着匈奴大营跑了一圈。

    一队百人的匈奴巡逻兵发现了他们,远远的尾随着,时不时的冲上前来射几箭。

    “咱们还是故技重施,晚上我们三人来,继续放火烧他娘的?”

    李大鹏建议道。

    “潜入不难,放火难。你看他们的干草堆,点与点之间散布的太开了,要全部点燃要多少人,花多少时间?”

    “咱们就烧粮食库。”

    “也难。你看,守卫的匈奴兵帐篷,都是设在栅栏的边上,一二十步就有一个。这密度,即使点燃了一两个粮食库,想脱身就难了。”

    “嘿嘿,我有法子,咱们也学匈奴人。回去做火箭,半夜里我们就在后营外面,一起向里射火箭,能烧多少是多少。”

    菅一活学活用,用匈奴人围困我们的法子来对付匈奴人。

    “这是个办法,别跟匈奴人正面对抗,射完就跑。白天我们睡觉,晚上不断的袭扰,跟他们打疲劳战,拖死他们。”

    “走,我们就回去做火箭,越多越好。”

    他们先向北跑了一段路,匈奴的巡逻队跟了会,然后掉头回去了。

    他们再向西回到山里的营地。

    菅一马上布置下去,全体砍树枝做火箭。

    又是鬼精灵的齐豹出了个主意,箭头上用破布裹上松明,这样烧的更耐久,火力更大。

    黑山上,满山的松柏,取松明倒是很简单。

    萧隽依旧拿了一小捆马鬃,对乌日娜说:“走,洗澡去。”

    乌日娜噘着嘴,嘴里嘀咕着,一脸的不情愿跟在后面。

    到了昨天洗澡的地方,萧隽却没有停留,一直沿着小溪往上走。到了溪水出来的山口,那里有个泉眼,这便是小溪的源头了。

    萧隽将马鬃扔给乌日娜,真人投注:指了指泉眼,说:“你就在这儿洗。”

    乌日娜立即脱了衣服,跳到泉眼里,口里用生硬的汉语说道:“一起洗,擦背。”

    萧隽没理她,蹲在泉眼旁,看着泉水发呆。

    乌日娜闹腾了会,见萧隽在那专心摆弄着石块,也生了气,只顾把泉水弄得哗啦啦响。

    萧隽顺着泉眼流出的水往下走了一截。

    再回头,乌日娜已经洗好衣服摊在石头上晾晒,自己赤裸着躺在大石块上晒太阳,见萧隽回来,指着自己白花花的胸脯说:“闻闻。”

    一边用指头对着萧隽勾手。

    萧隽将衣服抱起扔向她,口里笑骂道:“你个骚娘们,一天没男人就不行。”

    “骚娘们,骚娘们,我是骚娘们。”

    乌日娜一边学舌,一边穿着衣服。

    入夜,只留下陈宪带着二十人守在谷口,作为接应。其余的人全体出动,背着白天做好火箭,带着松明子的火把全体出动。

    出了山谷,将马脚用毡布裹上,又给马带上辔头,到了匈奴人的后营外面,点着了松明子的火把,一起将火箭射了进去。

    一时间,帐篷上,干草堆、粮食库一起燃起火来。匈奴兵营顿时炸了营,牛角号、战鼓一起报警。

    “敌袭,敌袭!”

    “走火啦,救火啊。”

    有敌将在高喊,发布着命令。

    那边的左营右营也传来了一阵阵的号声、鼓声。

    等到匈奴兵整装骑着马出来,萧隽他们早就跑的没影了。

    隔了两个时辰,萧隽他们又来了。

    又是一番喧闹。

    如此一晚上折腾了三四次。

    到了下半夜,萧隽他们用完了火箭,又跑到营边自己吹号,大声喧哗了一番。

    “就这样干,每天晚上出来骚扰一夜,匈奴人天天睡不好觉,白天看他如何有精力攻城。”

    石磊兴高采烈的说。

    “火箭制作的还是太少。明天分工,削箭杆的专门削箭杆,采松明的专门采松明,还有一班人专门制作。”菅一到底是干过制器工场的,马上想到了提高制作效率。

    回到营地,萧隽刚刚睡下。

    乌日娜便溜了进来,在他床边淅淅索索的脱了衣服,一头钻进被窝。

    滚烫的身体紧贴着萧隽,一手将挺拔的**塞到萧隽的嘴上,口里念叨着:“闻闻,闻闻,骚娘们。”

    萧隽将她翻过身去,在她屁股上猛击一掌:“滚,骚娘们是你,你是骚娘们。”

    乌日娜又扑了上来,猛的咬住他的嘴,手一把抓住他的命根子,紧紧的握住。

    萧隽奋力推开她,“滚,再不滚我把你送人了。”

    乌日娜用力抓了一把那根铁棍样的东西,嘴里吃吃的笑着,爬起来穿着衣服跑了。

    天亮了,菅一走进来。

    “昨晚乌日娜在你这儿睡的?”

    “没有,我把她赶走了。”

    “哎,我也没啥说的。只是提醒你,首领是那么精细的人,不会只让我一个人盯着你的。我回去是不会说什么,难保有别人会说。”

    “哎,我真是冤枉啊,守身如玉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

    菅一摇摇头出去了。

    乌日娜送早餐进来,嘴角挂着笑,哼着蒙古小调,对着他下身努努嘴,吃吃的笑着出去了。

    “滚!”

    李大鹏闻着香味进来,自己倒了一碗粥,一边喝着一边嬉笑着:“上手啦,那蒙古马你吃得消吗?”

    “都是你干的好事,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了。这么多人盯着,我能拿她怎么样?”

    “别装了,刚才进门,我看她眉目间含情,定是处在发情期。悠着点,兄弟,蒙古女人发起情来,一般男人是吃不消的。”

    “哎,我他妈的还没吃羊,已经沾了一声的羊膻味了。”

    萧隽也开始说粗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