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77章 智退匈奴大军
    一大早,萧隽起床。

    守在门口的乌日娜听到动静,赶紧进来送上早餐。这会,她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只是低着头,脸上再也没有那种风情万种的发春模样。

    萧隽板着脸,也不对她看,大刺刺的坐在那儿喝完了粥。乌日娜又赶紧收拾了,将餐具收拾出去。

    “陈宪,你带一哨人守住谷口,有敌情速速派人进山来报,其余的人将所有的空水囊都带着,跟我进山去。”

    一直走到那处泉眼旁边。

    “大家看到了吗?匈奴大营的用水都来自那条河,他们在下游筑了坝,将水积起来,形成水塘。两万人马的用水全靠那条河,而那条河的源头就是这处泉眼。”

    “大家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们这次火攻不行,我们就用水攻。我们要断绝他们的水源,两万人马没有地方取水,不出三天,匈奴大军必然败退。”

    “对对,把泉眼堵起来!”

    大家恍然大悟,立刻欢腾起来。

    “不仅要堵泉眼,而且我们还在设立几道拦水坝,让匈奴人一滴水都得不到。”

    “现在我们做下分工,真人投注:菅一,你带人堵泉眼。先用石块堵,缝隙处用木棍,一定要加固支撑好。千万不能冲开。”

    “李参将,你带人修第一道拦水坝。位置我都看好了,就在那棵树那里。坝要修的高一点,坝后面多用黏土将缝隙处补平。”

    “你们几个去修第二道坝,你们几个去修第三道。修完之后如果还有渗水,那就修第四道第五道。”

    “报告,我还有个主意。不如我们现在分几个人到前面将马粪都倒进溪水里,从现在开始就让他们喝马粪水。”说话的是齐豹。

    “好主意,再给你记上一功。齐虎齐豹,你们跟着赵大标带上一个哨的人,将马粪都倒进溪水里,越多越好。现在,大家都把水囊灌满,立即行动起来。”

    堵泉眼是个技术活,找石块就用了好大一会。大了,塞不进。小了,堵不住。后来,还是菅一想出了办法,让人回去取来了毛毡一层层将石头裹上,外面再用几根粗大的木棍顶住,才一下断了流。

    上面断了流,下面修拦水坝的就简单多了。李大鹏不放心渗水问题,又让兵士们在拦水坝前面挖了一个大坑,渗水水必须要把水坑灌满才会漫到堤坝。

    三道拦水坝修好,溪水彻底断流。

    留下一个什人队负责看守,其余人全都赶到谷口,设置了三道阻击线,准备着匈奴人强行进谷。

    还不到谷口,就闻到溪水臭气熏天,齐豹他们用马粪在溪水中堆起一座马粪山,溪水都是带着马粪淌下去的。整条河都被马粪污染了。

    中午的时候,远远的来了一支匈奴骑兵。为首的擎着一杆大旗,上面有一直张牙舞爪的豹子,一个身材魁梧的匈奴大汉端坐在一匹白马上,四周是装备精良的护卫。

    “这家伙是个万夫长,这支匈奴骑兵应该就是他统领的,只有万夫长才会有这样的标志旗。”李大鹏在一边介绍道。

    “可惜,不能真刀实枪的同他打一场。”石磊在一边惋惜道。

    堵在谷口的千夫长手持着盾牌,后面跟着几百个同样装束的盾牌兵,全都步行着迎接那个万夫长。

    千夫长在万夫长面前激动的比划着,那万夫长摇摇头,径直走到离谷口一箭之地的地方,看了看地形,又看了看溪水。

    萧隽抽出弓箭,拉满弦,一箭向那万夫长射去。

    万夫长抽出腰刀,一刀将箭磕飞。

    扭身从箭壶里抽出一箭,取下背上的大弓,对着来箭方向嗖的射出一箭。萧隽他们早有防备,让过那箭。那箭直接射中边上一棵大腿粗的胡杨树,箭头从树的一端露出来,箭尾的羽毛在另一端急速的摆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

    “好强的臂力!”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夸奖道。

    那万夫长依旧站在那里,嘴里说了一番话。

    一个汉人模样的站出来翻译到:“我们大统领赫连单于问,在马鬃山下大败我二千匈奴军的是不是你们?”

    “不错,两百人大败你们两千人的正是我们干的。”

    “我们大统领又问,领兵的是何人?”

    “参将萧隽、李大鹏!”

    “大统领说,他记住这两个名字了,后会有期。”

    “你们这是要退兵了吗?”

    “大统领说,是的,恭喜你们。你们用勇气和智慧逼退了我两万匈奴大军,明年他还会来的。”

    “我们会用钢刀等着你们的。”

    那万夫长学着汉人的姿势,在马上一抱拳,带转马头。那支绣着豹子的大纛在风中飘舞着,直奔大营而去。

    “他们真是要退兵了吗?”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万夫长绝非像他长得那样,他是个胸有韬略的人。一个懂得尊敬自己敌人的人是个可怕的对手。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菅一,你留在这里,继续观察匈奴人的动向。一旦他们撤军,要派人尾随,防止他们杀我们一个回马枪。”

    “是。”

    “李参将,我建议你回去之后找郑茜将军报告。这里以后要常设两个寨子,河的两边一边一个。只要能守住这个水源地,任何人来打嘉峪关都会有芒刺在背的感觉。”

    “是,回去我就落实这个事情。”

    傍晚时分,萧隽正在帐篷里和李大鹏、石磊、齐家兄弟喝着酒吃着烤羊肉,这是从匈奴营寨缴获的最后一批羊肉了。

    “报,菅偏将让属下前来报告,匈奴人退兵了。”

    一个护卫队员在门口大声的说道。

    “菅偏将人呢?”

    “他已经带人尾随跟上去了。”

    “走,我们都去看看。”

    谷口的匈奴营盘已经撤走,一地的狼藉。估计他们是最后撤走的。

    “师父,你太神了,小小的一个计策竟然逼退了两万匈奴大军。”齐豹兴奋的说。

    “你也有功劳,不是你出的马粪计,匈奴人至少要到明天才会退兵。甚至有可能今天会猛攻关口,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萧隽摸摸他的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