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78章 郑茜自杀
    “李参将,真人投注:你派人回关里调兵来接防。我们该回去了,兄弟们这几天辛苦,该休整了。”

    “好的,我让任校尉立即回去连夜带人过来,多带箭矢。”

    “石磊,去告诉其他人收拾行装,天亮后打道回关。”

    一转眼,看到乌日娜还是畏手畏脚,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心有不忍。挥手把巴特尔叫过来:

    “告诉她,我还没来得及送,匈奴人已经跑了。送不成,她只能跟着我回关里了。”

    巴特尔把原话翻译出去,乌日娜将手中的瓦罐一扔,刚想跳起来,一看萧隽,马上又老实下来,只是嘴角有抑制不住的笑意。

    天快亮的时候,首先是菅一率队回来了,他们一夜之间跑了来回四百多里,证实了一个消息:匈奴人大概是没有饮用水,竟然连夜行军直接奔马鬃山去了。

    萧隽让人立即把溪流里的马粪清干净,通知看守水源的将泉水口打开,构筑的堤坝却不要毁。

    又过了会,李大鹏和任校尉回来了,带回了一个哨二百五十人的队伍。同时也带回一个怪异的情况,匈奴大军到的时候,郑茜将军就没有再出现,据参将许强五说,郑茜将军病重,不能起床视事。这几天,在关上指挥与匈奴兵作战的都是许参将。

    任校尉还告诉他,许参将让他带话,自己重任在肩,不能亲自前来迎接钦差回关,他将在关上恭迎钦差回关主持大局。

    任校尉主动表示,自己将留下来带着接防部队熟悉情况,安排好防御事宜。

    任校尉的一番话说的萧隽疑窦顿生,他们离开时郑茜身体好好的,咋就转眼病重起不了床?

    萧隽一行回到嘉峪关,还未到关口,许强五便带着几位偏将出关来迎接。

    互相寒暄了下,许强五目视萧隽,萧隽会意,两人避开众人,走到一边。

    许强五低声说道:“郑茜自杀了,留下了一封遗书,他在遗书中坦陈了一切,他就是你要找的人。这消息我谁都没说,只是我和他的几个亲卫知道。”

    “尸体在哪里,遗书又在哪里?”

    “尸体在办公室里放着,遗书也在那里,门锁了,钥匙在我手里。”

    “好的,一会叫上李参将,我们去办公室,然后再商议后来的事情。”

    郑茜是割喉而死,用的是一把锋利的短刀。李参将说:“这是卢龙军军官以上标配的制式短刀,人手一把。”

    在遗书中,他说到,自己本是军中一小卒,受吕侯爷知遇之恩,简拔于行伍。只因一时的糊涂,被权势财富所迷惑,铸下大错。吕侯爷遇刺后,常常为噩梦所困,难以入眠。

    钦差查案,是他指使白五借比武之名企图暗算,事情败露后,时常胆战心惊。不堪重负,只得自裁以谢吕侯爷栽培之恩。

    “两位参将,你们都能确定此乃郑茜亲笔所书?”

    两人皆点头。

    “好吧,复兴盟一案到此结束,结案了。通知所有校尉以上的军官到中军大帐议事。”

    三声中军鼓敲响,众将官齐聚中军大帐。大帐之上端坐一人,正是钦差大臣、宣慰使萧隽参将,身后一左一右站着参将李大鹏、许强五。

    “各位,今天请大家来,是有封信要宣读,前卢龙军将军郑茜的遗书。”

    众皆哗然。萧隽也不制止,眼神从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过了会,他才敲了下桌子:“肃静,请许参将宣读遗书。”

    许强五缓慢的将遗书读了一遍。

    众人更是议论纷纷。

    “既然有郑茜的亲笔供词,我以钦差身份宣布,卢龙军有将领暗通复兴盟一案至此结束。本钦差会以八百里急报直报朝廷,并奏明此次匈奴进犯中所有立功人员。许参将,你们守关的战绩报告出来了吗?”

    “回禀钦差大人,报告已经拟就,末将这就呈上。”

    “那就散了吧,各位回去要做好安抚手下的工作,在此期间,谁的部队出了事,本钦差一定会严格追究,绝不宽恕。”

    李大鹏留到最后,才和萧隽一起出门。

    “有一事我实在是想不通。白五是最瞧不上郑茜的人,最后他两人居然会勾搭在一起,而且,白五居然还会听命于郑茜刺杀你。只能说,白五实在是太会演戏了。”

    “此话怎讲?”

    “白五原来与郑茜同为校尉时,他很看不起郑茜,许多场合当面让郑茜下不来台。后来郑茜提拔为将军,他还是在背后称呼郑茜为那个泥腿子。按照郑茜遗书所说,白五是被郑茜拉进复兴盟的,这个真是匪夷所思。”

    “故意演戏也是有可能的。”

    萧隽轻描淡写的说。

    “回吧,出去这么多天,赶紧的,回去看看老婆孩子。”

    回到营房,偏将徐克给他送来了几天前就到了的八百里急报。

    杨宁儿告诉他,根据萧志的口供和信,王掌柜已被抓获,他承认了是他指使杀手刺杀了吕方,吕方那个做县尉的远方侄子前去收买吕方也是他指使的,但,其他一概推说不知,第二天,还没来得及提审,他已经在狱中咬舌自尽。

    京城的线索又断了!

    萧隽起草了两份报告。

    一份是郑茜之死的报告。要求朝廷立即指派一位将军前来卢龙军主持大局,或者在两位参将中临时指定一位代理。

    另一份是此次作战的详细报告。附上了有功人员的战绩列表。

    另外给杨宁儿附上一封私信,说自己还在等一个消息,等这个消息到了,他就即刻回京。

    两份报告写完,已是深夜。

    菅一却匆匆过来敲门说,李参将带着一个人在他房间,他让你过去下,说你这边怕是不方便。

    萧隽疑惑的问:“他带的是什么人?”

    “他没说,我也没问。”

    “你将这个公文袋安排两名护卫队员即刻八百里急报送京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