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80章 垦荒行动
    派出去募集民役的小组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他们先后带回来二千多青壮。最大的四十多,最小的只有十五岁。很多人都是冲着每月管吃管住还能往回带三十斤小米来的。

    萧隽将人分成两拨,一拨人去挖窑烧砖修补关卡,另外一拨人则带到一大片芦苇丛边。

    萧隽指着眼前的几千亩土地说:“这就是我们新的战场,我要你们把它变成良田。这曾是祖先耕作的土地,因为战乱,现在已经荒芜了,我要你们把它恢复成昔日郁郁葱葱的模样。

    这只是一个开始。将来,我们卢龙军将会有自己农场、自己的果园、自己的牧场、自己的鱼塘。而这一切,都将要靠我们自己的双手去创造。”

    萧隽拟出了一个庞大的垦荒计划。

    他曾思考过卢龙军的现状,主要就是缺钱。因为缺钱,李大鹏想建一支像他护卫队一样的投枪队,都不敢做梦。因为边军全靠朝廷拨款,拨的款项也只能是仅仅养活这支一万五千人的军队。

    而卢龙军,最不缺的就是人和土地。

    因为年年边患,很多人都背井离乡,远迁内地,留下了大量的熟地无人耕种,这都是无主的耕地。

    要想解决卢龙军的困境,只有像古代很多将领做过的那样:屯田。

    萧隽有更大的抱负,他不仅想通过屯田来解决粮食自给,他还要通过办牧场、开鱼塘解决肉食自给。这样边军的最大一部分开支便省下了。

    有了这笔钱,他可以再购置马匹,打造武器,将卢龙军建设为一支出击时候是马军,守城时候是步军的全能型军队。

    李大鹏的梦想不是想像霍去病一样封狼居胥吗,有了一支五千人以上的马队,至少可以纵横千里草原。萧隽深信,每年加固关隘,等待着匈奴人来攻击,这绝对是个被动挨打的方略。

    唯有主动出击,在大草原上与匈奴人决一死战,这才是真正解决边患的办法。

    作为迈出这个雄伟计划的第一步,他募集了民役,组建了一个一千多人的垦荒集团。

    每个按照功勋可以晋升为伍长、什长而又暂时没位置的,他给每个组发了一百名民工。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军官,那么你就从这一百名民工的管理开始。

    当然,必要的物质还是要提供的。大牲口,这次缴获的很多,除了留下一批精壮的战马,其余的都租借过来。租金,等到粮食有收成了再付。

    农具。将库房的、缴获的一批质量不好的兵器全部融化,改成农具。

    每个小组除了规定任务,然后,每多开垦一亩地奖励三十斤小米。

    农闲时,募集民工,农忙时,则交由士兵们开垦。

    这个计划的描述引起了大家的浓厚兴趣。

    当时,就有一个校尉问道:“如果我们自己组织兵士垦荒,是不是也可以?”

    “可以啊,留下一半人战备值班,另外的人可以外出开垦。”

    萧隽正希望有人自己提出来。这个计划起初的构想就是让兵士参与的,一是没有边军屯田的先例,二是怕大家思想有抵触,没有积极性。

    这几天,看到垦荒军团开始热火朝天的烧芦苇、定边界、平整土地,很多人都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特别是校尉一级的军官,他们直接控制着部队,手下有大批的人力。

    “如果土地有了产出,这产出归谁?”

    “三七分成。交给军队三成,其余七成各部队自主分配。”

    这种事情像瘟疫一样,情绪也是会传染的。校尉回去对各哨一布置,每个人马上想到自己的利益,都在盘算自己个人能得到多少好处。

    “如果开了这口子,恐怕各级官长会自己中饱私囊,到时会引起矛盾。”许强五忧心忡忡的说。

    “水至清则无鱼。任何一项事情的推动,总会有各种想法。你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是为了卢龙军的发展壮大去做这种事。先做起来,有问题再解决问题嘛。先乱再治理也未必不是解决问题之道。”

    “如果大家都想着垦荒屯田,真人投注:我在担心会不会影响到军事训练。”李大鹏想的还是自己训练这一块。

    “有担心就会有对策。可以让各部队报出年度训练计划,我们多加检查督促就可以了。如果有人弄虚作假,还有军法军纪嘛。”

    各部队都被未来的利益所诱惑,各自选了一块地,都开始垦荒了,最远的地已经到五十里开外了。

    有些精明的,已经圈地开始养羊,搞小型牧场。

    转眼农历新年过去,根据斥候的报告,方圆五六百里地的范围都没有匈奴人的踪迹,看来这个冬天是不会再来侵袭了。

    萧隽开始筹划让羽林卫捷字营以及菅一带着护卫队先回京城,但是,在他们回去之前,还要一件大事要做。

    那就是萧隽曾经答应的,在马鬃山脚下为战死的将士们树立战功碑的事。

    碑文早已刻好,黑色大理石的碑面,花岗岩的基座。碑面是萧隽书写的柳体字:为国捐躯者生命不朽!

    背面是本次马鬃山战斗过程的记载,八位烈士的姓名事迹。

    在坟墓边上,山谷的石崖上,还刻有几个大字,用红漆描出来的:萧隽率二百勇士大破匈奴二千人于此!

    这是李大鹏特意让人做的,他说,死的人我们要纪念,活的人功绩也要铭记。

    终于,从京城跋涉几千里,新的一批护卫队员也到了,许义也赫然在列。

    萧隽让菅一将新老护卫队员混编,让老队员在这剩余的时间里好好带带新队员。

    三天之后,卢龙军举行了盛大的祭祀立碑活动。五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开到马鬃山下的山谷,按照单位肃立。

    由参与作战的全体人员竖碑,各单位献上野花编制的花圈。

    萧隽主祭,李大鹏、许强五副祭。三声号炮响过之后,萧隽读祭文,李大鹏带领大家读誓词。

    由护卫队员、卢龙军的代表讲述战斗经过。

    最后,五千人一起向着英灵行军礼。

    为国捐躯者,生命不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