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磊是被萧隽赶回去的。

    “你跟着我,也许会很快从校尉升到偏将、参将,甚至将军,但你永远不会独立的思考。我希望你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将领,你就必须要学会用好自己的头脑。”

    萧隽将一张纸递给他:“这是我开列的一张书单,去京城后,一本本的阅读。每天坚持读一些,养成读书的好习惯,遇上事情你就会独立思考了。”

    “你必须要多摔几跤才会理解生活的意义。摔跤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得知道为什么会摔跤。只有这样,你才会慢慢的长大。”

    “师父,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不舍得离开你。”石磊很纠结的扯着自己的头发。

    “你都多大了?回去之后你还得帮师父做件事,督促齐豹好好练功。这次师父在为他请功的事上做的有些过了,对他不一定是好事。回去后尽量把他带在身边,适当的时候让他经受点挫折。”

    “我知道了,师父。”

    “功法我也都传给你了,最后一式我还没悟出来。身法是你以后的主要练习目标,你的快刀已成雏形,多多加强身法练习,会让你的刀法更加神鬼莫测。”

    石磊的眼圈有点红。

    “别去跟你飞燕姐打招呼了,以后我去说。好了,滚吧。真有事就去找杨首领,但要记着,别入情报司,你不适合在那里干。”

    “嗯。”

    徐克、李芳、赵大标等羽林卫的军官们一个个上来敬礼,告别而去。

    最后,只剩下陈宪一干护卫队员,出来时九十五名,归去时只剩下七十七人。

    七十七人笔直的竖立在那里。

    “我们是什么人?”

    陈宪突然声嘶力竭的喊道。

    “我们是护卫员!”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用自己的生命护卫首领的安全!”

    “忠诚!忠诚!忠诚!”

    “全体军礼,向首领告别!”

    萧隽的眼圈红了,他抬起手,庄严的向这些与他生死与共的兄弟们回礼!

    东方的天空上已是彩霞满天。

    ……

    “站住,你要找谁?”门口传来许义瓮声瓮气的声音,今天是许义和另外一名护卫队员的岗。

    许义已经彻底的放弃他的那对铜锤。

    他现在是两届培训班里投枪掷的最远、掷的最准的一个人。而且,他把萧隽在横山山寨教给他的身法已经练完,虽然,没有心法做基础,但是他现在灵活的像只在急速奔跑中能突然掉头的鹿。

    “我,我找萧将军,我是他的故人。”

    “报上名来。”

    “你去通报下,说是马诚让我来的。”

    “许义,让他进来。”萧隽听到马诚的名字,知道这是马帮大掌柜马诚派来的。

    一个穿着狐狸领大衣,头上包着头巾,长的眉清目秀的年轻人站在萧隽面前。

    看上去眉眼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我姓俞,你还真不记得我了?”

    那人掀起头巾,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散落下来。

    是个女人,那个黑龙会的杀手,俞思思。

    “哦,是你啊,坐下吧。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那天我按照你的吩咐,到了潞州客栈,养了几天伤。后来伤好了我要走,马掌柜不让我走,非得说你安排我住那儿一定有什么安排,我怎么解释都没用,后来他就派人送我来这儿了。”

    这个马诚,真是自作聪明!

    “那你有什么打算?你想去哪里。我写张条子你带给马掌柜,他就不会再误会了。”

    “我也想不出该去哪里,都是被你害的。”

    “什么叫被我害的?”

    “你当时一刀杀了我该多好,弄得我现在像丧家之犬一样,无处去,也没处躲。”

    俞思思的眼圈红了。

    “打住打住。”

    萧隽现在就怕女人掉眼泪。

    “你看啊,这里是军营,都是大老爷们,没有一个女人,你留在这儿也不方便。”

    话音未落,乌日娜一头窜进来,手里拿着块蓝色布料,“衣服,给你的。”

    说着,就往他身上比划。

    “停!”萧隽对着俞思思尴尬的笑了笑,刚说完慌,立刻就被人戳穿了,就是这表情。

    “这是,这是从匈奴人那儿抓的俘虏,没地方去。暂时帮我烧烧饭。”

    “家务活我也会做,我还会抄抄写写。我,我也是你俘虏,我也没地方去。”

    乌日娜好像才发现屋里还有个女人,一步插在两人中间,像母狼护着狼崽子一样,瞪着眼睛质问俞思思:

    “你是什么人?”

    “滚开,干你的活去。”

    萧隽在她屁股上揍了一巴掌。

    债多不愁,虱多不痒。有个乌日娜已经够乱的,现在又来了个俞思思,以后再头疼吧。

    “乌日娜,你搬到厨房边上那个房间,你住她那间吧。”萧隽对着乌日娜比划着。

    “不行,不行。”

    一瞬间,乌日娜觉得自己的领地被人侵占,立即像护食的母鸡一样,咆哮起来。

    “反了你,说话又不听了。”

    萧隽低头在床边找戒尺。

    “喏,给你。”

    乌日娜主动把戒尺递过来,一躬身趴在桌子上,伸手去解腰带。

    “看什么看,还不把她拉出去。”

    俞思思“哦”了一声,伸手拿住乌日娜的手臂麻穴,乌日娜大叫起来,挣扎着又踢又抓。

    “你不肯搬是吧?那个,俞思思,你搬到我房间里睡。”

    俞思思的脸刷的红了。

    乌日娜听明白了他的意思,高声叫道:

    “不行,不行。”

    “那你搬不搬?”

    “搬。”

    乌日娜撅起了嘴。

    “哦,对了,马掌柜还托我给你带个话,说是他在京城的家已经搬妥了。”

    “我知道了。”

    从腰囊中拿出一百两银票递给俞思思,说道:

    “你带着她去街上采购点铺盖被褥,房间里需要的东西,再买点菜回来。再让人带信给马掌柜,让他到我这里来一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