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83章 思思的差事
    来了个俞思思,萧隽轻松多了。

    还是情报司的老办法,各级官员送来的情况汇报先到俞思思手里。

    俞思思将他们全部整理出来,然后摘要汇总到一张纸上。萧隽看过之后,觉得有必要的,再找出原件细细分析。

    俞思思很聪明,许多事情只要说一遍,她马上就能记住。

    现在萧隽的书房里,摆放着两张桌子。俞思思在门口,萧隽在里面。

    乌日娜探头探脑看过几回,见他们都是各管各的,这才放心去了。

    俞思思一开始对萧隽和乌日娜的关系没弄明白。说是两人有苟且之事吧,但一到晚上,萧隽便插上房门,在房间里看书写材料。

    偶尔,乌日娜去送水洗脚或者送夜宵,房门都是大开着,偶尔会传来两人的调笑声,但,不一会,乌日娜就进房间睡觉了。见的最亲密的动作,就是萧隽偶尔会在她屁股上打一巴掌。

    说是两人清清白白吧,这乌日娜晚上睡觉从来不关门,不仅不关门,她还裸睡,一丝不挂的大张着身体躺在床上。

    最让她面红耳赤的是,乌日娜经常的把大门一关,就在客厅里用个大木桶洗澡,边洗边唱。有时还会指使萧隽帮她拿这拿那,而萧隽进进出出熟视无睹,看着她白花花的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也让俞思思开始怀疑萧隽是不是那里有些障碍性的问题。她虽然没有经过男女之事,可经常外出跟几个已婚师姐在一起,对这些事也都了解的七七八八。

    验证的机会很快就到了。

    护卫首领徐力送来了一份情况报告。

    这是前一段时间派到河西走廊的护卫队员们陆陆续续传回来的消息汇总。据他们侦探,真人投注:现在河西走廊马匪多如牛毛,大的有三股。规模百人以上的两股,还有股四十多人。小的就无法统计了,两三人的,十几人的。

    报告中说,现在已经有护卫队员已经打入了一股百人的匪帮,正在追踪他们的老巢。

    最后,徐力还附上了第一步的行动计划,叫引蛇出洞计划。即抽调一部分护卫队员和一部分边军化装成商队的伙计、护镖人员,主动引诱匪帮来袭,然后围歼。

    萧隽看了报告,认为可行,让徐力开始做准备,他还要等许强五和武威商人协商结果。

    过了两天,许强五回来了。

    他带回了商人们的建议:

    如果边军能确保从长安一直到轮台的商路畅通,他们沿途的几大商家每年将提供五万两银子酬劳。

    如果边军人手不够,能确保河西走廊的安全,他们也愿意每年拿出三万两银子。

    不过,许强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卢龙军只负责河西走廊的安全,而且,我们按次收费,每次按照货物价值抽一成。

    许强五见萧隽微笑不语,又解释道:

    “商人运送货物从天水到玉门,数倍之利,如果抽一成觉得不够,咱们再和他们谈,二成如何?马匪是清剿不得的,那就是我们的聚宝盆。有马匪在,才有我们源源不断的财源。这可比我们垦荒强多了。”

    “行吧,辛苦了,你先回去休息。具体的事情等我们到了武威视情况而定。”

    “哦,对了,顺便让李参将来我这里一趟。”

    ……

    “思思,改扮下男装,跟我去趟武威城。”

    乌日娜见萧隽和俞思思都在装扮,忙问:“去哪里?带我,我去。”

    “添什么乱,老老实实在家呆着。”

    看见他们俩出了门,乌日娜在后面咬牙切齿的骂了句:“狗男女,一对狗男女。”

    这是她才学会的一句话。

    俞思思嘴角弯了下。现在乌日娜很有点怕她,这个女人常常一伸手就让她动弹不得,像是会什么魔法。

    萧隽和俞思思两人都将剑藏在马鞍后的包裹里,一个装扮成教书先生,一个扮成书童模样。

    骑着马一路奔武威城而去。

    一路上,三三两两的护卫队员都装扮成形形色色的人员,都在向武威城集中。

    进了城,跟着一名乞丐打扮的护卫队员到了事先预定好的客栈,要了一间房。

    房间里只有一张炕。

    俞思思欲言又止,一副窘态。

    “武威城里有马匪的暗线,不然他们怎么路上设伏?你见过教书先生和书童一人开一间房的吗?”

    俞思思哑然,萧隽若无其事的将包裹扔到炕上。

    “走,上街去转转。”

    先逛到一家胭脂水粉店,萧隽进去买了一包,付完账,嘴巴向俞思思努了努,俞思思上前拎起包裹;

    又逛到家点心铺子,又买了一堆点心,付完钱,掉头就走,俞思思上前又将点心包子拎到手里。

    又转到家成衣铺子,萧隽先为自己买了两套书生袍子,又买了两件黑色大氅。

    然后回过头来打量着俞思思的身材,扭捏不安的俞思思红了脸,自己上前选了两套裙装。

    又给乌日娜选了两套,萧隽又拿起一卷白色的府绸,对着掌柜说:

    “让伙计将这些一起送到某某客栈某某房间。”

    说罢,带着俞思思上了来时遇到巴特尔的酒楼,点了几盘菜肴,一壶酒,给俞思思也倒上一杯。

    “我们不是要去打马匪吗,带上这些东西去啊?”

    “明天我们出发时,让掌柜的派伙计送回军营。你以为是让你喝毒药呢,一小口一小口的呡?”

    “我不会喝酒,一喝多就醉。”俞思思小声辩解着。

    “没劲,早知道换个人出来的。”

    俞思思瞟了他一眼,端起酒杯像喝临刑酒似的,悲壮的一饮而尽。

    “哎,这就对了嘛,喝酒就应该这样喝,爽快。来来来,再干一杯。”

    俞思思咬着牙又干了一杯。

    不一会脸上就像胭脂没擦匀似的,红的红,白的白。

    “你该不会是想把我灌醉,做点什么吧?噢,我想起来了,你好像不行,哈哈。”

    俞思思一头栽倒在桌子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