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85章 同床不共枕
    “思思,思思,醒醒,醒醒,该回客栈了。”

    “嗯,别动我,晕。我就睡一会,一会就好。”

    萧隽见她伏在桌上,确实睡熟了。

    立起身来,拿着酒杯,走到另外一张桌边坐下。

    那人一个人占了一张桌,正在喝着酒,头上戴着范阳斗笠,将头压的低低的。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见到我派去的人了?”

    “见到了,你要的东西我托他带回来了,你没见着?”

    “还没有,大概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不是让你呆着祁连山马场吗,跑到这里来干嘛?”

    “实在放心不下家里,刚回了趟潞州,在家里住了一个晚上就出来了,总得跟老婆孩子交代下。放心,没遇到任何人。”

    “这事不可以再做,你的海捕文书贴的到处都是。”

    “知道。跟他们交代完了,我就安心的做我的马匪去了。在玉门以西,结识了一批马匪,现在在里面挂三号掌柜。以后有事就让周天雷来找我,他知道我住的地方。”

    “我托他找你的那件事到底是怎样回事?”

    “我把当时详情再说一遍……”

    “哦,对了,银牌你现在没用了,还给我吧。”

    萧志告辞而去,俞思思依旧还未醒来,睡的头发都散乱了出来。

    萧隽将她头发重新包好,然后拎起,扛到肩上,拍了她屁股一掌,软软的,跟乌日娜感觉全然不一样。

    回到客栈,见徐力正在大堂上喝着茶,使了个眼神,直接进房间。将俞思思放到炕上,拉过来被子替她盖好。

    “都安排妥了,明早出发,一拨人扮伙计,另外一拨人跟着商队。马匪一直盯着孙掌柜的商队在装车,真人投注:已经派人回去报信了。”

    “我明天坐马车跟着商队走,你去把拉车的马换成我的坐骑。”

    “萧将军,这点小事就不用你出马的吧?我们能做好。”

    “我只是了解下河西走廊马匪的状况,放心吧,这小股马匪估计也轮不到我出马。”

    俞思思一直睡到半夜才醒来,她首先看看被窝里的自己,见衣服还穿的好好的。再看萧隽,已经在炕上另一边睡的正香。

    不觉有些欣慰又有些失望。

    悄悄起身,见炕头上扣着一只碗和一茶壶热茶水。碗里是几个包子,就着茶水吃了两个包子。

    又到火塘边,将吊壶里的热水倒出来洗漱了一番。往火塘里和炕里都添加了一些柴火,把火烧的旺旺的。

    坐在那里发了会呆。

    以后不知道会怎样,都在说这个男人是未来的驸马爷。驸马爷可以三妻六妾吗?他家那位长公主会不会好相处?

    蓦然一惊,都想到哪儿呢,脸又有些发烧。看他这样子,对自己完全没感觉。好像还不如乌日娜亲厚,两人可以随时便便的玩笑,打闹,对自己却是始终温文尔雅的,除了今晚逼自己喝酒。

    灌醉了又不干些什么,想想就有些气恼。

    萧隽在炕上翻了个身,大概是太热了,被褥全翻到一边。

    俞思思走过去,将他被子理理好,无意间看到一个高高的隆起,像是一个帐篷一样。屏住气息,再仔细看看,居然他是正常人!

    面红耳赤的退回到火塘边,又开始发愣。

    这世上还真有这样的男人,美色当前居然还真能坐怀不乱,他是在为谁守身?若兰,还是那位公主?

    这种自制力也太可怕了吧?

    思绪纷乱的在火塘边一直坐到天亮。

    “嗯,你怎么起的这么早?昨晚酒醒了吧?”

    “我说我不能喝酒,你非逼着我喝,喝多了丢死人了。我怎么回来的?”

    “扛不动你,我把你从地上拖回来的。”

    “瞎说,我衣服都是好好的,干干净净的。”

    “你没发现我帮你换了身衣服啊?”

    萧隽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

    俞思思一惊,赶紧看自己身上,才发觉自己上了他的当。

    “就剩下一张嘴。我来伺候你穿衣。”

    俞思思走过来,伸手掀他的被子。

    萧隽赶紧将被子一卷,滚到一边。

    “不用,你到厨房去叫早餐上来,我们就在房间里吃。”

    俞思思一时童心大发,“我伺候好你穿衣再去。”伸手抓住被头的一角,使劲掀开。

    萧隽一抬手将她手隔开,俞思思一把扣住他的肩井穴。

    “好一手小擒拿功夫,认穴位还挺准,可惜对我没用。”萧隽肩膀一怂,从她手里逃脱,反手拿住她的腰肢,俞思思一下歪到在他身上。

    萧隽赶紧松开手,将她推到一边,坐起身来:“别闹了,今天还有一堆正事要做。”

    从包裹里拿出昨天买的套裙扔给她,

    “明天别扮书童了,扮成少奶奶,我扮成少东家。今天还要指望你使美人计,钓大鱼呢?”

    俞思思羞红脸,背过身去,将那套裙子换上,又用胭脂水粉涂抹了一番。

    转过身来,问道:“这样行吗?”

    “嗯,好看,还真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我咋看不像是少奶奶呢?哦,对了,头发也得弄,要扎成发髻。女人结婚后,都是要扎发髻的。”

    忽然下,萧隽泱泱的没声音了。他想到了若兰。那天在死牢里见到若兰时,她就是梳着少妇髻。

    “她婚后过的不快乐吗?”

    “你说谁?没头没脑的。哦,她结婚后,两人都性情大变。大师哥脸上再也没了笑容,也不爱理人了。她也是常常郁郁寡欢。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你在心里还想着她?”

    萧隽烦躁的甩了下头:“费什么话,你的废话怎么这么多。快点,我们下去,马车在等着。”

    说完,自己率先出了房门。

    “又不是我先提起的,是你自己要问的。冲我发什么火,真是莫名其妙。”

    俞思思小声嘀咕着,跟着出了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