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86章 审讯手段
    马车就停在客栈的院子里。

    按照萧隽的安排,他的五花马和其他两匹马都被用来驾车,而驭手则是徐力。

    萧隽穿着一身月白蓝的长衫,头上戴着书生巾;坐在他边上的是簪花戴珠一副少妇模样的俞思思,她时不时的撩起车帘左顾右盼,引来路人一阵阵好奇的目光。

    “你可以去倚门卖笑,生意一定不差。”

    萧隽嘲讽道。

    俞思思将车帘门一甩,唬着脸说:

    “这主意不是你出的吗?你以为我愿意啊。”

    “好好,我错了,我说错了。把车帘门撩起来,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萧隽换上了一副笑脸,伸手拍拍她的肩。

    两人坐在马车上招摇过市,一直到了城外,这才放下车帘。

    城外路边早停了几十辆马车,还有一二十个带着刀枪,镖头、趟子手打扮的人。

    “徐力,马车上都装的是什么?”

    “药材,孙掌柜送到玉门的药材。他说了,如果遇到马匪,我们能保全这批药材,就给我们一万两银子。如果马匪没出现,只要到玉门,也给三千两。”

    “我们打进马匪的斥候有消息了吗?”

    “没有。估计不是一伙的,不然,他会来传递消息的。”

    俞思思将两柄剑从包裹里抽出来放在腿边,嘴里嘀咕着:“骗子,昨天又是珠花首饰胭脂水粉又是新衣服布料,还说让掌柜的送到卢龙军,以为真是善心大发,原来都是道具,唱戏的道具。”

    “我一个堂堂的将军,有这么无聊嘛,带你这小女人去逛这种地方?再说了,戏唱完了,这些道具不都归你们了吗?”

    “哼,稀罕。”俞思思撅起了小嘴。

    “什么不好学,跟乌日娜学这个。”

    俞思思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自己原来可真没有生气噘嘴的习惯。

    “萧将军,目标出现了。两边山崖上有四个人,车队后面还跟着两个,估计他们埋伏在前面的林子里。”

    “你指挥吧,不用问我。”

    俞思思显得有些紧张,伸手抓住了萧隽的手臂。

    “你一个做杀手的,这种阵仗你会紧张?”

    萧隽好奇的看着她。

    “嗯,我是小女人嘛。”

    俞思思贴的他更近,一边的胸紧紧挨着他的臂膀。

    萧隽微笑着:“嗯,发育的不错嘛。”

    俞思思反应过来,手掐了他一下,脸又红了,可是却没有离开他的手臂。

    “吁”徐力一拉缰绳,车停下了。

    两边树林里,哗啦啦的一阵马蹄声。

    “孙掌柜的真是客气,知道兄弟们快断顿了,又给咱们送银子来了。”

    一个豪壮的声音传来。

    “咱们掌柜的今年不是交了买路钱吗?几位爷怎么又拦?”

    徐力在前面说道。

    “看清楚了,今儿是彪爷的人马。你们上次是给虎爷拜的山,太不拿我们彪爷当回事了。”

    “几位,原来是彪爷的人马,好说好说。今天车里都是些便宜的药材,值不了几个钱,彪爷,你请开个价,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白走一趟。”

    徐力在故意拖延时间。

    “呵呵,孙掌柜的什么时候怎么大方了?好吧,也省了我们的事。一起五十二辆马车的药材,外加马车里那个漂亮的娘们,就算三万两银子吧。”

    “哎,你不是没地方去吗,那边有人请你去做压寨夫人呢。”萧隽调笑着。

    “你就会欺负我们女人。”俞思思在他手上又掐了一下。

    “三百两银子还好说,三万两,怕是你还没睡醒吧。兄弟们,动手。”

    “第一哨,前出!两轮冲阵。”

    萧隽用剑撩开帘子,只见马车两边群马奔腾,空中黑压压的飞过一批批的投枪。

    马贼们猝不及防,刚才还在谈判,说的有滋有味,瞬间变了脸,空中一下飞出五六十支投枪,瞬间便躺下二三十人。

    “是边军,是边军,快撤。”

    一个身影冲到最前面,真人投注:许义,背上的伍杆投枪只剩下两杆,他正紧追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马贼。

    “车队继续向前,抓几个活口过来问问。”

    徐力站在马车上发布着号令。

    后面的药材马车绕过萧隽的马车,继续向前行。

    萧隽跳起来,“走,我们也去看看,找他们的巢穴。”

    一个护卫队员抓了一个马匪送到萧隽面前,萧隽问道:“你们彪爷呢?”

    “没看见,刚才跑散了。”

    “那你们老窝在哪里?”

    “我新入伙的,不知道啊。”

    萧隽向俞思思努努嘴:“你来问。”

    “举左手,举高一点。”俞思思对那个马匪说。

    那马匪一看是个惯匪,看见俞思思是个漂亮女人,这当下还敢调笑:“是,小娘子,左手是这手吗?哎哟,我的妈呀。”

    只见剑光一闪,那马匪的左手已经掉在了地上。

    “你答对了,这就是左手。现在想起来老窝在哪里了吗?”

    “哎哟,我带你们去,我带你们去。快给我包起来包起来。”

    萧隽看着俞思思:“我只是让你点他的穴道……”

    “这是最有效的逼供手段,一开始就让他没有任何侥幸心理。我们师父教的,我们都是这么干的。”

    “如果他还是不说呢?”

    “再断一只手。”俞思思简洁的说。

    “如果他是真不知道呢?”

    “那只能怪他运气不好。”

    “你们黑龙会的太邪性了。”

    “别再提这个名字好不好?就如你不愿提到那个名字一样。”

    “说定了。”

    到了前面一个小村子,那人指着说:“那就是我们的老窝,平时我们都住在那儿。抢来的银子和货物都在彪爷的房子里,最东头的那家。”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人骑着马,后面还带着两匹,手里提着一个魁梧的汉子跑过来,那人大腿上还插着一支投枪。

    “萧先生,这人就是这伙马贼的头,彪爷,前面村子就是他们的巢穴。”

    现在队伍里,就是许义一个人还叫他“萧先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