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88章 互市之争
    “萧将军,您是回军中还是继续走?”

    “继续吧,我还期待着下一个更精彩的节目。”

    “估计刚才这一仗,马匪们也不敢出来了。马匪的消息可是太灵了,这一路到玉门关可就无惊无险了。”

    “这样吧,我们先去酒泉郡等。一旦有潜入到马匪巢穴的斥候消息,快马到酒泉郡来找我。”

    “就你们两人啊?这太不安全了。”

    “你就放心吧,我们还是化装前往。”

    “思思,你还是改扮成书童。你这样一个花枝招展的大美女跟着,一路上我们不找麻烦,麻烦是会找我们的。”

    “叫美女姐姐。”俞思思忍不住笑。

    “我才不要扮着书童,你不是买了两件长袍两件大氅吗?咱们都装扮成书生,走千里路读万卷书的书生。”

    “也好,这样咱们到客栈各住各的,互不相扰。”

    俞思思撇了撇嘴。

    “既然你改男装,名字也得换下,就叫俞敏吧。”

    “谢萧将军赐名。我以后都叫俞敏,思思这个名字太女性化了。”

    “好,那就随你吧。”

    “哎,我猜测下你为何明知路上出现马匪的情况很小,却一定要走下这条线原因。”

    “好,你说说看。”

    “那天许参将来找你,建议你养贼自重。只要有马贼在,卢龙军便有源源不断的资金进项。你当时含糊其辞,不置可否。事实上,你一出手便先剿灭了彪爷这股人马,而且杀鸡给猴看。几颗人头足以震慑一片蠢蠢欲动的小马贼。”

    “嗯,分析的不错。继续说下去。”

    “我当时是赞同许参将的意见的。你想啊,以后每家商队行走在河西走廊,只要派出一个什的部队,打着卢龙军的旗帜,一路上便畅通无阻。这样来钱多快啊?”

    “是啊,这么容易挣钱我干嘛不做呢?”

    “因为你想的更远。你不仅想卢龙军可以借助这条商道做生意,还想着把中原的物产输往西域,甚至更远的西边。你是站在朝廷的角度在考虑问题,商道通了,老百姓能挣更多的钱,老百姓能吃饱穿暖了,谁还想着造反啊?”

    “知我者,美女姐姐也。今晚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一杯,没想到我还能找到一个红颜知己。”

    “滚,谁要和你喝酒?”

    “说真的,有时我在想,就是匈奴人,他们虽然凶残,但是年年征战他们也是吃不消的。如果我们能在嘉峪关外开一个市场,用我们的丝绸、茶叶、粮食、铁器去换他们的牛羊、兽皮。他们也未必会非打仗不可。”

    俞敏也在沉思,匈奴人得不到他们所需要的物质,我们又不肯卖,他们只有动手抢啰。

    “这话咱们说说,别在外面说了,跟匈奴互市可是要砍脑袋的。其实吧,禁止互市也有他的道理,这些马上民族太凶悍,如果把我们汉民族好的东西都学会了,他们强大起来迟早会打进我们中原的。”

    “哎,前面就是酒泉了。快,骑了几天的马,身上一身的风沙,我可是太想念热水澡了。”

    萧隽用力一夹五花马的马肚,飞奔起来。

    在酒泉街上转了一圈,萧隽居然发现有家客栈有个羽毛的标记。情报司的产业居然开到酒泉来了,这让他有些感慨,这杨宁儿确实是真有手段。

    要了两间上房,萧隽赶紧催促店小二烧热水,两间房都要,就手给了五两银子的小费。

    全身洗浴完毕,肚子又饿了,敲敲隔壁的房门,俞敏却还在梳洗。

    “我在后面的酒楼等你,你梳洗完毕直接过来找我。”

    俞敏答应着。

    萧隽独自来到后面的酒楼,在临窗的位置要了一个座位。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的万里黄沙,金黄色的沙浪在远处翻滚着,说不出的壮观、大气。

    要了一壶酒,点了酒楼里的特色菜,独自一人在慢慢喝着。

    这事,上来一对中年夫妇。男的穿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袍,真人投注:扎着书生巾,腰里悬着一柄古铜色的宝剑。女的则穿的一身宝蓝色的裙钗,头上结了一个髻,髻上插着一支万步摇。

    这对夫妻气质高贵,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男的威严庄重,女的美丽妩媚。

    好一对神仙眷侣!萧隽暗暗赞道。

    那男人也点上几个菜,要了一壶酒,伸出一只干干净净的手为妻子先倒上酒,然后,自己再添满。

    这动作很温暖,以致妻子露出了两个迷人的酒窝。自始至终,两人没有对话,都是眼神在交流。

    萧隽不敢再看他俩,把脸移向窗外,生怕打扰了他们的温馨。

    自己的父母当年是不是也想他们一样的恩爱?是不是也常常这样携手出游,在酒楼上会这样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对方?

    不知何时,俞敏已坐到了他的对面,轻声的问:“看你在沉思,是不是还想着刚才互市的话题?刚才洗澡的时候我思考了下,我们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

    萧隽回过神来,微笑着说:“你说,你怎样想的?”

    “这个世界上有飞禽有走兽,有肉食动物,也有食草动物,每种动物的活法是不同的。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生活习性也是不一样的,游牧民族以肉食为主,咱们汉人吃五谷杂粮。反过来,农耕民族可以以肉食为主,而游牧民族,他能整天吃五谷杂粮吗?”

    “你的意思是说,游牧民族迟早会消亡,而农耕民族则不会。所以,游牧民族的生存危机远远高于农耕民族。”

    “对,我想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游牧民族要么回归到农耕民族,被农耕民族所同化,否则他们的生存环境会越来越恶劣。”

    “这就是游牧民族富有侵略性的原因?”

    “对。为了改变他们的侵略性,只有逐步同化他们。比如把我们的丝绸、瓷器、美酒、精美的珠宝首饰、手工艺品卖给他们,让他们体会到奢侈的生活享受。然后他们会用一匹骏马去换一头瓷器,用一头牛换一段丝绸,互通有无嘛,最后他们就会走下马来。”

    萧隽哈哈大笑:“说的有道理。咱们再告诉他们。之所以我们会生产出这些精美的东西,是因为我们读的书多。然后,再教他们读书识字,知礼仪懂廉耻,最后不就成为我们一样的人了吗?”

    “好见识,好见识。两个小伙子好见识。”

    那个白衣男子鼓着掌走了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