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90章 心向西域
    两人骑着马往玉门方向走着。

    这时一阵悦耳的驼铃声响起,迎面过来了几十峰骆驼,背上都驮着货物。

    以前在嘉峪关附近也见过骆驼,只是一下看见几十匹骆驼组成的商队还是感到很震撼。

    天蓝地黄,早晨间连一丝微风都没有,远处的沙丘一个个隆起,孤寂的像是守候这片荒漠的卫兵。骆驼走过的地方偶尔会让流沙缓慢的移动着,清脆的驼铃、移动的流沙,偶尔间飞过的孤雁一两声长鸣,更显得空寥、沉寂。

    “我们走吧,这风景莫名的让人感到忧伤,仿佛自己独自一人跋涉在艰难的人生路上。”

    俞敏的情绪十分的低落。

    “看来你有诗人的潜质,从古至今,很多边塞诗留下的都是这种情绪。要么是羌笛声声、征战思乡,要么是玉门送别,知己远行。”

    “哎,你说很多玉门关送别的诗句,这人都是要往哪儿去?”

    “在玉门关送别的多是被发配到轮台充军的人。有时一个人被认定有罪,然后整个家族都被发配充军,从内地到轮台好几千里地呢。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死了,剩下的继续前行,往往到了轮台,一个家族十不存一。而这些人在当地扎下根去,很快又开花散枝,汉文化也开始在当地繁衍。”

    “轮台不是异民族的地域吗?按照你的理论,那迟早还是会被汉人融合。”

    “没有比咱们汉族人生命力更强的,到那里都能扎下根去。将来只要条件允许,迁移个几十万人过来,迟早还是农耕文明会战胜游牧民族。”

    “哈哈,前面有座佛塔,我们去看看。”

    “昨日红尘一觉去,缘来缘去终有时。”

    萧隽的脑海里又出现了那个大和尚的面容。

    “你说什么?”

    “一个大和尚说了两句偈句,我好像渐渐有些感悟了。”

    到了禅寺门口,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正在四处寻人,看见他俩,忙走过来打招呼:“两位莫非就是昨日在客栈与我们家主夫妻饮酒之人?”

    “好像是我们。”

    “家主一早派我到客栈邀请你们到家小聚。去了客栈,才知二位出门看风景了。我想,这禅寺是到酒泉之人必来之处,果然把二位等到了。”

    “管家劳心费力了,请前面带路。”

    这细柳庄活脱脱的就是一座江南园林。一走进去,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恍惚中来到了会稽府的舞柳庄。

    两座院子名字差不多,里面种的的柳树也差不多。只不过这里的柳树要较舞柳庄的树龄要短,想来是这夫妻俩来后才栽的。

    白衣男人见萧隽神情恍惚,问道:

    “这园子是不是让你想起了江南的日子?”

    “前辈何以知道我曾在江南待过?”

    “容貌会变,习惯也会变,可口音却总会带着故土的味道。”

    “前辈说的是。”

    “尝尝这绿茶,这也是我费了好大劲从江南带过来的。”茶,是江南的高山云雾茶;桌上的细点,是淮扬名点。

    “都是故乡的味道啊。”萧隽端起细瓷杯,深深的吸了一口茶香。

    “昨日分手时,我曾说,英雄不问出处,有缘自会天涯相见。只是昨天小兄弟的一番话对我触动太大,回到家中左思右想,我伉俪二人做出了一个决定。”

    一直温润如玉的中年美妇第一次开口说话:“决定是你做出的,自然是你到哪里我便陪伴着你。”

    浓浓的恩爱扑面而来,竟然让俞敏一时痴迷。她看着萧隽,心里就一个念头:

    罢了,罢了,不管你心里有没有我,我总是你到那里我陪伴着你便是。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姑且你称我为朱先生吧。抱歉,真实姓名不说也罢。我家族也算是中原的大家族了,因为我忤逆被家族除名了。”

    “啊。”萧隽不由得大感惊奇,这朱先生的身世竟然和自己的父亲如此的相似,都是豪门大族,都是被家族开革,只是他的年龄比起父亲来要小上十几岁。

    “小兄弟何以如此惊奇?”

    “我只是想到我至亲的人相同的经历。冒昧的问下,真人投注:莫非贤伉俪也是情投意合,未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私自结合在一起,而被家族赶出家门?”

    “哈哈哈。”朱先生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我忤逆被赶出家门倒不是因为这事,是因为年轻时性格叛逆,没有按照父亲的意志去走他规划好的路。至于我们俩,算是我将她从家中拐出来,私奔的吧。”

    “原来是这样。”萧隽也觉得尴尬,不过对这夫妻俩的好感更深了。

    同时,心也放下大半。早上之所以会向客栈掌柜打听他们,他是想到莫非这夫妻俩是周家的子孙,跟复兴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夫妻俩浪迹江湖十几年,从江南到塞北,也挣下了如此大的家业。我夫妻俩从别人手里买下这座园林,本想就在这里优哉游哉的安度一生。可昨天被你一番豪情所感动,我们的人生路还很长,就此终老也太早了点。所以,我们想着,也做点有意义的事。”

    “愿闻其详。”

    “我们准备举家西迁,在西域之地寻一安身之所。”

    萧隽和俞敏对视一眼,皆微笑点头。

    “贤伉俪气度识见皆异常人,果然出手不凡。”

    萧隽击几称赞道。

    “今天冒昧请二位来,是对二位的身份有所猜度。小兄弟是豪情之人,想来也会坦陈相见。”

    “朱大哥有话请说。”

    “数日前,在张掖围剿彪爷马匪一战是否是小兄弟所为?”

    “是。”

    “卢龙军新任的主将萧隽将军?”

    “是。只是暂代而已。”

    “如此我的计划便有了着落。我去西域,本是经商为名。我要将西域的大宛马、波斯的刀具、金银器、农作物传回中原,再将中原的丝绸、瓷器、纸张卖过去。这河西走廊需要军方的安全保证。”

    “朱先生,咱们一拍即合。我在河西走廊剿匪目的也是为了这个。你放心,即使我将来回到京城,我也会把河西走廊经营好,确保这条商道畅通无阻。”

    “行,具体的细节咱们边吃边聊。来,让你们尝尝久别的江南菜肴,回味下故乡的味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