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93章 军制变革
    “怎么会,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才跟踪到他们的巢穴,而且他们都半年多没出来活动了。”

    宁伟一脸的不相信。

    “大隐隐于市,你只是躲在乡下的小庄园的,可他们可是在郡治边上。马场比你的马场大,庄园比你的要豪华气派。还要我说下去吗?”

    宁伟这才一脸的震惊。

    “你是说朱先生他们是那股神秘的马贼?你怎么发现的?”

    俞敏一脸的疑问。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们如此的排场如此豪奢岂能是一个马场所能维持的,如果他们真是发现了高昌古国的财富,又怎么会把这消息泄露出来,明显是欲盖弥彰嘛。”

    看着俞敏一脸崇拜的目光,萧隽更显得智珠在握神秘莫测的样子。

    其实,他在武威酒楼把俞敏灌醉时就已经知道细柳庄的底细了。因为萧志在里面做三掌柜的,他给的联系地址就在酒泉。

    而且他将二十万银票交给马诚时,马诚还转交了萧志的信,他希望萧隽允许他将家属迁移到轮台,委托马诚照顾。

    萧志当然知道马诚现在已经是萧隽的人。

    宁伟颓然。

    “我手头还有一个全是胡姬组成的歌舞班子,有十几个人,都是绝色。她们不在庄园里,在长安培训,我愿意都献给将军。”

    “宁伟,你做了马贼,祸害了这条商道怎么多年,论理当诛,家人全部货卖,所有资产全部没收。这点你没有疑义吧?”

    “是,我愿赌服输。”

    “现在,我给你指条路,你仔细听着。你现有的资产我全部没收,给你留下的是这栋庄园,还有一个空壳马场。这些已经足够你家人过日子了。”

    宁伟抬起头,眼里看到了一丝希望:“只要能保全我一家的性命,我任凭你处置。”

    “我也不要你的命,但我叫你做的这件事必须要有人质。所以,你的子女连同你的胡姬班子将会送到京城,五年之后,如果你按照我的吩咐在行事,我自然会解除你子女的质押。”

    “萧将军,我一定按照你的吩咐做,风里来雨里去我在所不辞。”

    “我要你集合你的马贼,前去投靠朱先生,一切听从他的安排。这个有问题吗?”

    “我能问问去干什么麽?”

    “去西域,到那里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混的好,弄个国王做做也是有可能的。当然我的目的是要打通那里的商路。”

    “明白了,我前半生已经赌输了,后半生我再去赌一把。”

    “你去写封信,我会让人将你的儿子和胡姬班子一起送往京城。我也给你写封信,你拿着去找朱先生。”

    “你把胡姬班子送哪儿去?”俞敏好奇的问。

    “羽林卫大将军府。”

    “报告,李参将来了。”一个护卫报告说。

    “李参将,你们战果如何?”

    “报告萧将军,按照你的要求,除了几个负隅顽抗的,其他人都活捉带来了。好家伙,一千多匹马,这下发达了。”

    李大鹏兴奋的直搓手。

    “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回去后,专门成立一个马营,把卢龙军里马术好的都集中起来,根据军马数确定这个营的人数,营官由偏将担任,抓紧时间训练,春天已经来了。”

    “你的意思?”

    “水草丰茂之时,就是匈奴人分散放牧的时候,也该我们大显身手了。总不能年年到冬季等匈奴人来打我们吧?”

    “明白了。我马上回去,一边训练马营,一边派出斥候侦查匈奴人的去向。”

    “嗯,回去之后,让许参将拿出一个整编方案,开始调整各营的人员配置,一切以马营为先。”

    回去后统计了下一个月的剿匪战果,连许强五都张大了嘴,光现银都缴获了三十余万,还有一千五百多匹军马。

    这三十万现银,萧隽当即拨了二十万给李大鹏掌握。让他不管通过什么手段,先将马营的装备先配置起来。马刀、铠甲、马鞍这些东西花起钱来如流水一般。

    然后,让许强五尽快的拿出部队整编方案,将年龄偏大的、身上带伤的编成三个营,专门从事垦荒生产。

    去年底招募的民团,在开垦了七千多亩荒地之后,大部分人已经回家开始准备春耕,只有六百多人愿意留下来继续生产。这些人全部被编入了后勤营,也算正式吃起了兵粮,算着卢龙军的一员。

    成立了一个工匠营,所有的工匠都编入进来,专门负责兵器、守城器械、马具等的制造、维修。

    抽调了两个营的兵成立了一个一千五百人的马营,另外还专门成立了一支五百人的斥候营。本来,真人投注:按照萧隽的意思,这个斥候营的编制也安排在千人左右,只是马营的成立,使的军马数又捉襟见肘了,只得将这个计划延迟执行。

    如此一来,只剩下的十个营八千余人专门从事守城训练,守城的兵力又显得不足了。

    一万五千是朝廷给卢龙军的定额编制,想要突破还需要层层审批。

    萧隽开始打起府军的主意。

    府军是各地府衙自行招募的兵丁,兵源定额由各府根据治安情况和财政情况自己确定,分为常备府兵和预备府兵。

    像武威府兵的常备定额在千人左右,而敦煌的府兵则在二千左右。

    萧隽想出的点子是以各府衙的名义招募府兵,名额都记在府衙的名下,而这部分府兵的待遇全部比照卢龙军正式编制发放。

    如此,又招募了五千新兵,编成五个营。半天训练半天从事生产,基本上候补的军官全都安排下去了。

    这期间,天水、武威、张掖、敦煌的几大商号联合起来到卢龙军来劳军了一次,送来了五万两银票、牛羊肉和几大车酒水。

    至于事先谈好的,如果卢龙军如果能保证天水到轮台的商路一直畅通,每年都提供五万两银子的承诺,竟然没有人再提起了。

    奸商!奸商!许强五愤愤不平的骂道。

    萧隽则哈哈一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