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94章 真相大白
    这天,萧隽正在房里写发往情报司的密报,这期主要是汇报在西域打通商路的事。

    许义进来说:“周天雷回来了,他发出了暗号,等急着要见你。”

    石磊回京城以后,萧隽与云飞燕的联络主要是通过许义来完成的。现在云飞燕已经租下一个门面,在卢龙镇正儿八经的开起了药材店。

    周天雷是他刚来不久派出去的。半年多了,这才刚刚回来。

    萧隽只带了许义一人到了云飞燕的药铺。

    许义留在大堂里,萧隽只身和云飞燕上了木楼。半年不见,周天雷明显瘦了,人也憔悴多了。

    一见面,周天雷便一脸的愧意:“萧先生,在下无能,耽误你的大事了。”

    “无妨,先说说结果。”

    “这封信是萧志给你的,这封是老爷子亲笔写的。”

    萧隽先将萧志的信放在一边,那边的结果他早已知晓。他最需要的是老爷子的信,匆匆看过,将两封信都塞进口袋里。

    “说说吧,这两件事都不是容易办到的。”

    “我接到你的命令后,先去了祁连山马场。跑遍了整个马场也没见到人。后来打听到,有个像萧志的人只在这儿待了一个多月就走了,大概去轮台了。我又赶去轮台,在轮台呆了一个多月。没找到人,又去玉门找,我打算一座座城镇找过来的。”

    “后来,到了酒泉,倒是他先找上我的。我给他看了你写的纸条,他二话没说就写了封信让我带回来了。还告诉我一个地址,下次有事就到那里去找他。”

    “再后来,又去了潞州。根本进不了萧家的大门,别说找老爷子了。后来万般无奈,我只好找到了都监,是他介绍我到萧府去做庄丁。这样,才有机会见到老爷子。我把你的信给了老爷子,老爷子第二天给了封信给我,什么也没说。”

    “做的不错,过去我还真小看你的能力了。这边已经没事了,你们俩回京城吧。京城西山我有个庄子,我临走的时候让他们在种药材,现在也不知怎样了,你们回去替我照应着。”

    “这就让我们养老啦?”云飞燕大惊小怪的说道。

    “想得美!这里有五万两银票,带回去在京城买个宅子,再开家药铺。我身上就这么多钱了,这些钱也够你们办事的。入职手续我会找人替你们办好,你们现在正式属于情报司的人了。”

    “哇,五万两银子,你真是大财主啊。”

    萧隽苦笑,这五万两银子还是他将二十万银票交给马诚时,马诚给他的。他开了二十万的收条,只收了十五万两银子。现在,他的腰囊中还不足一万两。

    “这次出来,你们俩也够辛苦的,回京城好好休息休息,说不定哪天我还会有事找你们去做。”

    “真拿了这么多银子去做生意,我还真有点怕。你不怕我都给你败光啦?”

    云飞燕将那张银票翻来覆去的看。

    “多屯点药材,会有人上门找你的。你的熟人,马掌柜,他很崇拜你的。”

    “啊?”

    出了药店的门,萧隽想,该是把事情了结的时候了。

    “乌日娜,去买点羊肉,今天我要请客。”

    乌日娜现在已经彻底放弃了那看不见腰身的蒙古式袍子,她的衣服现在就是一个字:紧。买回来的成衣她会改,自己做的就更不用说了,整天穿成前凸后翘的在萧隽面前晃,连俞敏也跟着学。

    上次带回的白府绸,乌日娜给每人做了两套衣服。她把俞敏的做成宽大的袍子,自己的还是紧身装,里面真空,一到晚上总找借口往萧隽房间跑。

    俞敏嘲笑她:“你真是有股顽强的劲,你赤身裸体的他都视而不见,这样会有用?”

    乌日娜不屑的说:“你不懂,雾里看花知道不?”

    这乌日娜极有语言天分,模仿能力极强,她现在已经能在集市买菜可以和小商小贩讨价还价了。

    “你即使是花也是残花败柳。”

    “你不懂,男人都喜欢熟透的。你是小青桃,我是大甜桃,又红又甜的。你说,这两桃子放这儿你选哪个?”

    “你是烂桃子!”

    说不过她,俞敏对付乌日娜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上手,一会儿就能让乌日娜乖乖的求饶。

    萧隽这时候一般是不敢插嘴的,只要他一开口,两女人马上结成联盟,一起攻击他。

    两人经常拌嘴打闹倒也是萧隽放松休息的时间。他常得意的想,闺房之乐,不过如此尔。

    俞敏自从在沙洲客栈与他共钻一个被窝之后,回到卢龙军,再也没有刻意的撩拨他。两人平时办公都是一板一眼的,又回到出去前的那种状态。

    有晚,萧隽酒兴来了,又想抓住俞敏喝酒。俞敏动了坏脑筋,怂恿乌日娜上。

    她从来没看过乌日娜喝酒,就等着她出洋相。

    谁知道这豪爽的蒙古女人喝酒却不豪爽,连连推脱。拿起一个小酒盅,一小口一小口的呡,连俞敏都不如。

    喝的萧隽意兴索然,俞敏无奈,只得陪着连干几杯,不一会就趴在桌上动弹不了。

    乌日娜将她扛回房间,然后,外套一脱,真空上阵,拿出酒碗来,和萧隽划拳比赛。

    萧隽早就发现乌日娜有诈,起了防备心理,一边喝一边赖,最后,实在抵挡不了乌日娜猛烈的攻势,佯装醉酒,将乌日娜撩拨了一番,趁她不能自己,一连声的叫道洗澡洗澡。

    乌日娜进了澡盆,萧隽也躲进了房间,任凭乌日娜怎么敲门,却再也不开了。

    睡到半夜,俞敏发现自己上了乌日娜的当,赶紧起床,想要人赃并获的时候。两个人,一个在房间里打呼噜,一个在澡盆里呼噜震天。

    至此,萧隽再也不敢在家里找乌日娜喝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