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听说萧将军白捡一个好厨子,今天终于能一饱口福了。”

    “呵呵,定是李大鹏把他后悔的事到处在传扬。稍微等等,他马上也到。”

    俞敏负责桌上倒酒传菜,乌日娜主攻厨房。

    许强五看的直摇头,嘴里啧啧称奇:“萧将军,你这是坐享齐人之福啊。”

    “我是徒有虚名,背了偌大的名声,实际上惭愧惭愧。”

    “莫非是京城那位余威已经覆盖到西北?嗨,我说萧将军,你只是求得个心安而已。其他人我就不说了,你把你护卫队员随便找个出来,他如果发自内心的相信你清白无事,那就算我多话。”

    萧隽苦恼的点点头:“连我都不相信我是清白的。”

    一旁的俞敏不动声色的为桌上三个碗都倒满了酒。

    “还没进门都闻到烤肉香,乌日娜,今天你可要多烤几斤。想当初,不是我,你怎么会过上如此幸福的日子。”

    “放心,李参将,今天管够,我买了一条羊呢。”

    “就等你了,快快入座。”

    1

    “这第一碗酒,我敬你。匈奴一战,我和李参将被困马鬃山。郑茜不在,是你指挥着卢龙军坚守了三天四夜。我替卢龙军和嘉峪关后成千上万的百姓谢谢你。”

    说完,萧隽一口干了碗中酒。

    李大鹏有点莫名其妙,许强五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但还是站起身干了。

    “这第二碗酒,我还是敬你。这段时间,无论是维修关隘还是军制改革,你都做的非常出色,你的能力无可挑剔。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动机,但是,事情确实做的没话说。”

    萧隽又干了碗中酒。

    “萧将军,你好像话中有话啊?”

    许强五的脸有些发白。

    萧隽坐下来,吃了口菜,然后缓慢的说道:“京城翰墨书店的王掌柜已经招供了,京城传来的密信其实两个月之前都到了。”

    许强五脸色大变:“他定是胡乱攀咬,我是清白的。”

    “我也不愿相信这个事实,所以,我一直在等我的情报人员从另外渠道证实的消息。很不幸,昨天他也到了。”

    “我到卢龙的第二天,你和我密谈了一上午,我得承认,你确实有很缜密的思路,我差点就相信了你的说法。实际上,我是为了证实你的清白才派出情报人员收集你清白的证据的。”

    “那你怎么解释吕侯爷给我的亲笔信?”

    “没有吕侯爷的亲笔信,那封信确实已经毁掉了。我的情报员找到的第一个证人是,组织拦截并杀掉王顺的人。在他们拦截到王顺时,王顺毁掉的只是信的内容,封面还在,封面上写的是郑茜将军收。”

    “你胡说!明明是写给我的。”

    许强五刚想站起来,俞敏一把拿住他的穴位,他立刻瘫软在椅子上。

    “你跟随吕侯爷多年,模仿他的笔迹应该对你不是难事。但你忽略了一个细节。郑茜也在第二天就把他和吕侯爷之间的来往信件都交给了我。其中,有封信上吕侯爷特意和郑茜约定,他们之间的信件往来都用的是长安竹轩斋的专用纸。”

    “这个细节你忽略了,吕侯爷早就开始怀疑你会模仿他的笔迹。”

    “来自前顺平侯萧威的证词也证明你说了假话,真人投注:你的父亲并不是太祖爷安排在吕侯爷身边的,他不过是跟随吕侯爷一起反正的将领之一。京城的宅子更不是太祖爷酬功赏的,是你父亲私放前朝一个官员的酬谢。”

    “你没有想到的是,你当时撒下这个谎,是因为我爷爷根本不认我,我无法去证实。但是,你忘了,我们家老爷子在大是大非面前从不含糊。”

    “在我和李参将被困马鬃山之后,当时就是你和郑茜在城里。你知道我在白五一案后并没有宣布案件就此了结,你知道我还在找幕后指使白五的人。所以,你自作聪明的将郑茜杀了。”

    “你伪造了自杀现场,伪造了郑茜的遗书,但你又犯下了错误。都知道郑茜和白五几乎水火不容,你却在信里暗示是郑茜收买了白五。此外,你用你的短刀割开了郑茜的喉咙,却发现自己忙中出错。”

    “郑茜的佩刀不见了。他在前一天让亲卫拿去重新锻造,你情急之下,便找来了白五的佩刀。当你拿走自己佩刀换上白五的,恰恰被亲卫看见。所以,尽管亲卫没有看见你杀人,但他却看见了杀郑茜的刀被你装进腰间。”

    李大鹏看了萧隽一眼,但没吭声。

    “由此我也判定,卢龙军就是你和白五被拉下了水,因为按照你的个性,如果还有其他人,你是不会亲自动手的。你投靠复兴盟的原因不用我说,你早已给了我答案,就是野心和怨气。”

    “你一直都在怀疑我,你一直都在放烟雾弹。是,我是有野心,他和郑茜都不是带脑子的人,凭什么吕方要重用他们俩?我父亲跟随他那么久,到退役才是个参将。我哪一点不比别人出色,为什么我一直是个参议?”

    “刚开始我就说了,你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可惜,你的才华都被你用到邪门歪道上去了。你性格偏激,这是你自己最大的敌人。”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别牵扯到我家人。”

    “你的脑子也是一盆浆糊,有时候也并不那么清醒。朝廷对你这种谋逆的大罪什么时候宽恕过?何况你一门两参将,都是军方的人物啊。”

    许强五瘫坐在椅子上,头上黄豆大的汗珠。

    “你没了自首的情节,你知道的复兴盟的成员都被我抓起来了。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立功的情节可以帮你减轻罪名。好好想想吧,把你加入复兴盟的前后,跟那些人接触过都写出来,我看看有没有能保全你家人的办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