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老爷子没几天,又接到两封快马送来的信。

    第一封信是菅一写的,信的内容只有两句话:老虎巡山,闲杂回避。

    第二封是石磊写的:本校尉率勇字营奉命护送巡阅使已于京城出发,陈宪卫队随同。

    “我操,巡阅使是杨宁儿,杨宁儿来了!”

    萧隽被自己吓了一跳。这两封信虽然都没敢提她的名,这意思再明确不过了。

    许强五那天说的话又浮现在脑海:你在你护卫队员中随便找个人出来,他要发自内心的说你清白无事,就算我没说。

    不行,得赶紧毁尸灭迹。不对,转移罪证?也不对,还是让她俩销声匿迹。

    “你们俩过来。从今天起,我们要调整房间。你们俩一个搬到东边,一个到西边。”

    见二人一头的雾水,又说道:

    “不仅是你们,其他人也搬。隔壁要腾出来给巡阅使住,还有她的护卫、侍从。还有,你们俩的装扮也要改。俞敏,从今天起,你改成男装。乌日娜,以后这些衣服都不许穿了,以后只许穿蒙古袍子。”

    “你那位长公主要来?”俞敏到底聪明,一下反应过来了。乌日娜则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她压根还不懂是什么意思,反正她就一个心愿:领土神圣,寸步不让。

    “乌日娜,这次来的巡阅使官职比我大,权力也比我大,她说杀人就杀人。她最不喜欢女人,尤其是你这样身材好,又风骚的女人。她一看就会生气,一生气就会杀人。你以后的头发得这样,胭脂水粉一律不许用。”

    萧隽伸手将乌日娜油光水鉴的头发弄乱,拿起一根布条将它扎起。

    “以后看人得这样,低眉顺眼的。还有,检阅使在的时候不许饮酒,一滴都不许喝。我不跟你说话,你绝对不可以和我说话。”

    “为什么?为什么?”乌日娜对萧隽说的大致明白了,还是心有不甘。

    “杀头!”萧隽做了个砍脑袋的手势。

    “哎,你没事再教教她。你呢,以后就穿男装,牢记自己的身份。你是个书办,而且是个男书办。她要起疑心,查你的底,你明白后果。”

    俞敏似笑非笑:“你这个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的人,不至于如此胆小如鼠吧。拿出你在匈奴大营穿营的气概来!”

    “没办法,我这人天生怕老婆。”

    萧隽干脆耍起了无赖。

    “我们本来也没有苟且之事,这点我们可以证明的。”

    “你信吗?你信吗?我们三人在一个房间待这么久,说出来谁会相信?”萧隽挨个指着鼻子问过去。

    “你活该啊,羊肉没吃到,惹得一身骚。你看看现在,哪个男人没个三妻四妾?”

    “哎,早知道,吃也吃了,就是这儿过不去。”萧隽摸着胸口,一脸的无奈。

    “好了,收拾吧,赶紧搬。”

    “至于嘛,他们到这里至少还有十几天吧?”

    “临战状态,现在就进入临战状态。”

    接下来几天,萧隽明显进入了焦虑状态。

    “这么多天,大家为了巡阅使的到来,打扫卫生,粉刷房间,大家都辛苦了。再过几天,巡阅使就要到来,她很可能会找一部分人谈话。我们朝夕相处几个月了,做什么事大家都看在眼里,问什么你们都实话实说,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萧隽看看面前的护卫队员们茫然的样子,一点心领神会的样子都没有,又接着点拨道:

    “说实话是做人的秉性,但是,有些事就不能乱说了。咳咳,这个比如俞敏书办,对吧,记住她现在的模样,啊,还有乌日娜,啊,她就是个厨娘。有些事情,传闻是不可信的,要亲眼看见才有发言权。”

    护卫队员一副恍然大悟又糊里糊涂,开始议论纷纷:“这朝廷巡阅使还管男女之事?”

    “这巡阅是检查将军的私生活啊?”

    “哎,听将军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好带我们出去杀匈奴人的,这巡阅使一来,岂不是出不去了?”

    “大家都静静。”一旁的徐力说话了。

    “你们有些人笨头笨脑的,非得把话给你们说明白。我问大家,萧将军的房子一直是几个人住的?”

    “一个,萧将军来了之后,就是一个人住的。”终于有脑袋聪明的抢先答道。

    “对,对。就是一个人住的,一直都是一个人。”大家终于统一意见了。

    “那俞书办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一群人抢答。

    “那乌日娜又是什么人?”

    “厨娘。”大家一起抢答。

    “是李参将从匈奴人那里俘虏过来的厨娘,送给萧将军做饭的。”一个护卫队员将答案补充完整。

    “嗯,嗯,大家都是不错的嘛。这两天辛苦,晚上我个人掏腰包,买五头羊给大家加餐。”

    欢声雷动。

    ……

    “乌日娜,谁让你把蒙古袍子改出腰身的?”

    萧隽看到弯腰在地上拿东西的乌日娜露出浑圆的屁股,不禁勃然大怒。

    “我没有啊。”乌日娜一脸无辜的的看着他,在他面前转了一圈。确实没改,看上去上下一般粗。

    “嗯,下次捡东西不要把屁股撅着,很不雅观。”

    “有的人风骚是在骨子里,靠一件袍子是遮掩不住的。”俞敏在一边幸灾乐祸。

    “还有你,胸大了不起啊,你就不能裹小点?”

    俞敏把胸一挺,示威一般凑到他眼前:

    “要不我把衣服脱了,你来帮我裹?”

    “你就不能穿大一号的衣服!”

    ……

    出去了一个多月的李大鹏终于凯旋而归。

    他们在马鬃山以北袭击了三个匈奴部落,全歼了两个,打溃了一个。带回了几百匹马,还有一大群的牛羊、女人和孩子。

    而自己的战损才十几人。

    卢龙军一连好几天都沉浸在欢庆之中。

    更多的兵士现在醉心于马术的学习。虽然,卢龙军出台了新规定,今后战场的缴获按照三七分成,个人拿三成,部队得七成。大牲口由部队统一调配,直接支付给个人现银。

    就是这样,每个出征的士兵最少的也分到了一百余两银子,这是他们平时几年都积攒不了的钱。

    而俘虏的女人则是按照兵士年龄大小,没老婆的优先配给。这些匈奴女人倒也能随遇而安,她们已经习惯了被掳掠的生活。卢龙镇本来就是异族女人多于汉族女人的地方,她们也能很快的融入。

    只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安居不再漂泊的日子就会很快洗去她们脸上的高原红,露出原来的白嫩。

    乌日娜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

    (本章完)